唐宝看顾行谨的脸色还是有点惨白,一脸温柔的道:“你这失血过多,要多吃点补补身子,坐下来慢慢喝。”

    “不用了,我躺的难受,这样站一会舒服点。”顾行谨估摸着身子太虚了,这喝人参野鸡汤的时候,手有点抖,竹节就掉在了地上,竹节里的鸡汤和肉也撒了一地。

    申屠春的脸色一变,随即赶紧道:“没事,没事,锅里还有,我给你们盛。”

    野鸡本来就不是很大,整只也才三斤不到,何况唐宝先前拿出来的也不过是小半只,就算是连汤带肉的也最多只能装四次。

    这边碗筷不够,他们就砍了竹子,就是现成的碗筷。

    苗丹凤是真的很饿了,顾不得烫,一个竹节里的鸡肉和汤也很快喝完了。

    她看见顾行谨撒了这么多好东西,自己都心疼的要命。

    说真的,这些她一个人就能吃完。

    而且现在唐宝对自己有所求,苗丹凤眼疾手快的抢了申屠春手里的勺子,抢先给自己勺满了。

    “你……”申屠春看着找死的苗丹凤,心里有点慌,可是她没有去阻拦,因为自己在里面加了砒霜和蛇毒,她已经吃了那么多,必死无疑。

    现在她只求苗丹凤发作的慢一点,等到顾行谨和唐宝都吃了,她再七窍流血,要不自己就白冒险了。

    申屠春赶紧把锅里剩下的都给装到两节竹筒里,端给他们:“赶紧趁热喝吧?”

    要是再晚点,她就怕来不及了。

    现在她都很后悔,自己不该下这么重的毒药,要不就能多拖延一会。

    苗丹凤一边喝着香喷喷的鸡汤,一边嫌弃的扫了申屠春一眼,觉得她这是在讨好唐宝他们,自己真是太高看她了。

    唐宝接过两个竹筒,把一个递给顾行谨,自己想喝的时候,捂着胸口干呕了几声:“呕……”

    顾行谨见自己的老婆这难受的模样,也顾不得喝鸡汤了,赶紧问:“你是不是着凉了?”

    “我也不知道,也有可能是着凉了!”唐宝抬头羞答答的看了他一眼:“也有可能是怀孕了。”

    哪怕顾行谨心里明白自家小妻子现在说的话是假的,可是还是忍不住傻笑:“那你赶紧坐下歇歇。”

    “老大,嫂子,恭喜你们啊。”站在边上的四个人都笑着恭喜他们。

    唐宝有点心虚的低下头,心里可惜自己肚子里没有孩子。

    但是人家看她这样,那就是羞涩了。

    苗丹凤心里气的要死,顾行谨原本是自己看上的男人,可是他却死也不愿意和自己好,哪怕自己给他下蛊也不妥协,现在却对唐宝笑得像傻子一样,这让她心里越发坚定自己要弄死唐宝的决心。

    申屠春见唐宝夫妻俩还不喝,整个人急的要命,冷汗都流出来了,却还是再劝一句:“你喝点吧?要是怀孕了更需要营养。”

    再不喝的话,这要是苗丹凤受不住倒下,就会露馅了。

    就算是自己死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可是想要再动手就难了。

    唐宝见她这个时候,还不忘让自己喝鸡汤,斜了她一眼,开口道:“算了,我现在是真的不想吃东西,给你吃吧。”

    申屠春一愣,赶紧摇头:“不,不用了,我先前吃了,现在不饿不想吃。”

    “那就留给你儿子吃。”唐宝伸手就把竹筒递给边上的苗丹凤,开口道:“你先回去吧,把这带给申屠老太太的儿子吃。”

    苗丹凤和申屠春的儿子韩风之间确实也有不正当的关系,毕竟苗丹凤美艳热情,在男女之事上也很放的开,很快就和韩风勾搭上了。

    现在听到唐宝让自己给他带好吃的,也伸手去接:“那行……”

    申屠春这辈子三子一女,可是这些年都死的只剩下二子韩风了,现在听到苗丹凤要给儿子送鸡汤,自然是忍不住上前:“我,我给他送。”

    手一用力,就把苗丹凤手里的竹筒挥出去,看着鸡汤都洒在地上,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你做什么啊?”苗丹凤不满的看着她,还想说什么,就觉得自己胸痛、心腹搅痛的难受极了。

    她觉得不对,自己捂着胸口就头旋欲裂的坐在地上,欲吐不吐的难受极了:“不对!”

    她抬头凶狠的瞪着唐宝:“你,你竟然给我下毒?”

    她不仅懂得养蛊,也懂了点毒,知道自己这是中毒了,自然是以为唐宝对自己动手了。

    唐宝看着她的脸色已经开始变青了,也没想到申屠春会下这么重的毒。

    可是,她也不愿意背黑锅,一脸震惊的道:“怎么可能有毒?这是我让申屠老太太煮的啊?”

    申屠春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她自然是一口否认:“我,我可没有下毒,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唐宝杏眼一瞪,冷哼一声:“我知道了,肯定是你不满我男人来这里坏了你好事,你这才给我们下毒,先前你就是故意打翻苗丹凤要送去给你儿子的鸡汤……”

    苗丹凤也不是傻子,现在她觉得自己疼的难受极了,赶紧从怀里的药瓶里倒出几粒药都吞了下去,还是觉得自己浑身的肢体有点麻木,心悸的难受极了。

    她不想自己死,自然是瞪着申屠春怒骂:“你个毒妇,先前就准备下药弄死唐宝他们,现在连我也想一起弄死,还不把解药给我?”

    唐宝乐意看着她们狗咬狗,毕竟现在自己最好是不能杀人,可是苗丹凤这个女人不仅会养蛊,而且还喜欢用蛊控制人。

    都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自己和顾行谨灭了她的父母,让她也当不成小公主,这仇恨已经无法可解。

    可是杀人又是犯法的,现在能借刀杀人,那就最好不过了。

    不过,表面的功夫唐宝也是要做的,她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夺过顾行谨手里的鸡汤一试,就看见银针黑了。

    哎呦妈啊,真的是好开心啊,申屠春这毒下的重,哪怕自己用尽全力也救不活。

    她拿着银针的手有点抖,很震惊的道:“真的有毒?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呢?”

    “救我,唐宝你救我!”苗丹凤现在只想活下去,也顾不得脸面,就向唐宝求救:“我肚子里好难受,我现在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你救救我……”

    唐宝上前给她把脉后,咬了咬唇,很是无奈的道:“应该是砒霜之毒,和蛇毒混合,可是我现在手头没要合适的药啊?”

    她一脸焦急的回头:“快去找乌桕根、白芷、郁金、蓝汁、杨梅树皮汁、稻杆灰……”

    顾行谨听到自己的老婆报了一连串的药名,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唐宝,我的弟兄们都没有懂中药材的啊,你这说了,他们就算是听的懂,也不知道那药材长的是啥样啊?”

    顾行谨边上的几个男人赶紧点头,有人就出主意:“老大,现在去找药材,还不如让下毒的人把解药拿出来。”

    顾行谨点头,冷眼看着申屠春,目光犹如带上寒冰利刃一般:“把解药给我交出来。”

    申屠春现在自然是死不承认,一口否决:“真的不是我下的毒,你们不能冤枉我,我没有解药,不是,是我没有毒药……”

    此刻,躺在地上疼的冷汗淋淋的苗丹凤等不及了,脸色青黑的瞪着她,用尽全力扑向她,伸手想从她的兜里掏东西:“就是你,你还养了毒蛇,怎么可能没有解药?”

    申屠春手腕上碧绿的青蛇也开始护住,从申屠春的手腕上飞射向苗丹凤,快的就像是绿色的闪电,让人几乎避无可避。

    可是苗丹凤却是养蛊养蛇的祖宗,哪怕现在浑身难受,也是一把捏住蛇的七寸,微微一用力,这青蛇就死在她的手里。

    “把解药给我,你这个老不死的,究竟下了多少砒霜……”苗丹凤现在脸色青黑,四肢逆冷,拼着最后一股劲和申屠春纠缠在一起。

    申屠春也拉着苗丹凤的头发,想把她弄开,怒道:“你胡说什么……”

    顾行谨已经让人去把韩风喊来,自己却拉着唐宝退后两步,皱眉道:“以后我们吃的东西,喝的水,都不能让那些人沾上,谁知道他们中间还有没有什么恶毒的人,要是不小心被下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危险了。”

    何继凡他们赶紧点头,要不是他们亲眼所见,又怎么能相信这个年纪不小的老太太,会下这么毒的手段呢?

    韩风很快被人带过来,同时,这边的动静,已经让大家都留意了,还有轮到休息的一些军人也过来看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韩风确实也听到,也知道自己老娘和苗丹凤之间的谋算,现在一看她们扭打在一起,赶紧上前护住自己的亲妈,拉着申屠春起身后,才带着点不忍的看着地上七窍流血的苗丹凤,把自己身上的几颗药给她喂下,低声道:“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很快就会没事的。”

    他对于女人天生多情,现在自然是不忍心让她痛苦,给她的其实也不过是不对症的解毒丸,只是为了能让她安心一点而已。

    毕竟,他看见苗丹凤的模样,就知道她已经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