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丹凤最终还是熬不过去,很快就死在了韩风的怀里。

    在苗丹凤死了后,顾行谨就让自己手下盯着申屠春母子把苗丹凤给抬出去埋了。

    申屠春母子平时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现在却连锄头都没有,只能用匕首挖坑,简直快绝望了。

    幸好顾行谨担心要是外面的天色暗了,野兽太多的话,自己的弟兄们会有危险,就让周向斌他们十多个人去帮忙,倒是很快就把人埋了。

    对于唐宝来说,现在苗丹凤死了,申屠他们又被顾行谨的人看着,她自己这个‘孕妇’就可以安心的陪着顾行谨养伤了。

    有顾行谨在自己的身边看着,她也能去空间里看看现在自己的空间变成什么样的了。

    不知怎么的,她的人还是进不去空间,只能用自己的意念进去。

    空间里本来就很大,现在多了那灵木鼎后,空间就更大了,不仅多了十二块黑土地,还多了一个不小的湖。

    唐宝的神魂飘过去,看着光秃秃的新多出来的十二亩地,现在倒是不嫌弃多了,虽然自己会辛苦点,可是这些地方自己可以多种些药材。

    建木现在已经挪到了湖边的黑土地上,看见唐宝赶紧挥舞着自己的树枝和她打招呼,很兴奋的道;“宝宝,这灵木鼎果真是好东西,现在空间里的灵气浓郁多了,这要是再能寻到几样像灵木鼎这样的宝贝,说不准这空间就能全都解开禁制了。”

    “这样也挺好的了。”唐宝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好奇的问:“那灵木鼎现在也没了吗?”

    小白在树上睡懒觉,听到唐宝的声音才探出头来开口道:“自然是没了,这回我们可算是弄到好东西了,以后你可以在湖里多养一些鱼虾了。”

    唐宝有点好奇的问:“没了啊?不过这湖水会很有用吗?水里会有灵气吗?湖水会变成灵液吗?会包治百病吗?”

    小白黑溜溜的眼,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还灵液?还想包治百病呢,这就是比一般的水质好点而已。”

    随即,小白又看着唐宝坏笑:“不对,现在外面的灵气稀薄,这湖水的水质确实比外面的好一些,不过大白早就在湖里游泳了,你要喝大白的洗澡水泡的茶吗?”

    唐宝嘴角抽了抽,这下好了,哪怕这湖水的水质再好,她也不会用了。

    大白发现唐宝的神魂进来空间了,自己赶紧从湖里游过来,恰好听到这话,赶紧反驳:“宝宝,我一点也不脏的,我已经在边上挖了口井,那里面的水质更好。”

    “还是大白乖。”唐宝看见大白游到自己身边就越变越小,现在也不觉得大白吓人了,反而是觉得大白很乖。

    她有点疑惑的问它们:“按说现在空间里的灵气已经是很浓郁了,可是我的身体为什么还不能进来?还有要是有生命的东西不能进来,这湖水里怎么养鱼虾?”

    “上次你弄进来的鱼虾都还活着。”小白抖了抖自己浑身的白毛,跃下树后,围着唐宝的影子有点疑惑:“是啊,按说你也该能进来了啊?”

    建木想了想才软软的道:“是不是因为宝宝的精神力不够?按着小白说的,你以前能进来,现在进不来就只能是因为你的精神力不够。”

    大白在边上倒是很快抓住重点:“我觉得空间里的一切都是受到宝宝的控制的,她养那鱼虾的时候,心里肯定是想着鱼虾千万不要死,所以那些鱼虾就活下来了!要不宝宝你再试试?”

    “你说的没错,到时候我就试一试?”

    唐宝说完,自己在空间里飘荡了一下,就发现这静止空间没什么变化,没有变大。

    看着小白在空间里乱窜,唐宝心神一动,小白就被送到自己跟前,看着小白挣扎的模样,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力什么的还是要好好锻炼一下。

    她把小白用精神力扔到湖里后,自己就又去用精神力收菜,又收一些药材,还把一些蔬菜种子种到新出来的黑土地上,种了一亩就觉得自己有点头疼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用精神力了,自己就出了空间,睁眼就看见自己的男人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我没事,你现在应该多休息。”唐宝起来往外面瞄了瞄,没有人在才低声问:“我们吃点苹果吧?”

    顾行谨笑了笑:“好,这苹果的味道不大,我们吃了他们也闻不出来。”

    唐宝赶紧从空间掏出两个青苹果,带着点得意的道:“这是先前我种了苹果核长出来的苹果,味道还很不错。”

    顾行谨快速的吃了一个苹果后,又把苹果核递给自己的小妻子毁尸灭迹,有点疑惑的道:“里面几个月就顶外面一年多了,可是按说苹果树也要两三年才能结果啊?”

    唐宝眨了眨自己漆黑漾着水儿的杏眼,带着点不解的问:“是这样吗?那肯定是我空间里黑土地的缘故。”

    又忍不住偷笑:“虽然我现在还进不去,可是我现在也是有二十四亩地的农民了,以后我养你。”

    她难掩兴奋的凑到他的耳边,把自己空间里多出来十二亩地和一个大湖的事情和他说了,又说着自己养鱼虾的打算,。别提多兴奋了。

    顾行谨看着她红红的小嘴儿,白里透红的小脸儿,卷而翘的长睫毛扑闪扑闪的,美丽的杏眼带笑,亮晶晶的像是倒映着星河的两汪春水,真是美丽极了。

    他忍不住凑过去,含住她那带着点苹果香甜的嘴角亲了亲。

    唐宝顾忌着他背上的伤口不敢推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嗔了他一眼:“你安分点,小心自己的伤口。”

    他剑眉微挑,勾起了嘴角,眉梢染了笑;“老婆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我就亲亲你,没想做别的。”

    他本来就俊美,如今这一浅笑,更显的他丰神俊朗。

    而且他压低声音说话,低沉悦耳,她居然觉得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当然,唐宝觉得他冤枉自己了,凶巴巴的瞪着他:“我才没有胡思乱想别的,我不会忘记你现在是我的病人,乖乖的听话点,要不我给你多扎几针,疼死你。”

    “我愿意让你随便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