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背上的伤口在唐宝的细心照顾下,过了四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不过,他并没有张扬出去。

    他自己也发现了,自己和唐宝结婚后,体质就有了越来越大的变化,受伤后恢复的特别快。

    就像是自己后背上的箭伤,还带了点毒,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起码要过十天半个月才能好,自己却已经觉得没大碍了。

    事出反常即为妖,他可不想引人注意。

    唐宝也没有出去,而是在辛苦的种地。

    当然,大家都以为她是被吓着了,这才整个人都恹恹的,也都很少去打搅他们夫妻俩,主要是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

    何继凡每天早上和下午都安排弟兄们出去打猎,要是猎物多,那就给周向斌他们一些,要是猎物少,那周向斌那些人就只能出干粮了。

    不过,欧阳爷孙还有吴老爷子,以及剩下的凌家五兄弟,每天多多少少都有点烤肉和肉汤,唐宝还每天都去和他们说说话。

    还抽空把先前收的那五十几只箱子也拿出来,趁着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放到大家没注意的地方。

    当然,她自己也还是留下了两大箱的‘保管费’。

    等到离开的时候,已经是8月5号了。

    这是华国至今发现的最大墓葬古墓群,引起了各界的重视。

    后来赶过来的人,都想象不到这巨大的上万人的秦俑方阵会攻击人,九间石屋的机关门也全都失灵。

    不过他们也只能在一些史料记载中去勾勒这个王朝大致的轮廓。

    而出土青铜器,铭文,石碑,珠宝等等这些都会是珍贵的文物。

    会攻击人的兵马俑,还有突然塌方的高台宝座,都变成了一个个难解的谜团……

    唐明远和苏素他们也收购了不少药材,大家也都算是满载而归。

    相聚的美好甜蜜日子总是过得特别的短,唐宝白天有顾玉郡他们一起进山采药,或者是去县城逛逛,逍遥自在。

    晚上自然是陪着自己的男人过了二十天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就赶紧去学校了。

    唐宝觉得自己可能天生少了一根筋,分离的时候还觉得依依不舍,这回到京都,家里有郑秀兰和丹丹安安陪着,还有确定恋爱关系的离殇和吴媛媛,倒是一点也不冷清。

    有空的时候,还和南宫月林娟她们一起吃吃喝喝,就把离别的伤感也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又开始上学了,依旧每天上课,有时候是理论课,有时候是实验课,也不算是很忙碌。

    别人除了上课外,也都去找医院实习,唐宝却没兴趣去医院,又过起了混吃等死的悠闲日子。

    医学院的陈院长,原本是对中医很抵触的,可是现在自己的孙女的羊癫疯吃了唐宝的药后,就没有复发过,让他觉得自己不能埋没这样一个人才。

    虽然唐宝的中医很厉害,可是他还记得唐宝要是努力,这西医也能很厉害,就让特意给已经是大三的班级多了几堂临床教习。

    还特别和老师说了,让唐宝多点发挥的机会,让她感受到解剖的神奇之处。

    当然,让他们练手的都是小老鼠。

    上解剖课的时候,老师先示范了一遍,问谁第一个来,同学们都举手踊跃参加,气氛很是热闹,唐宝却悄悄的后退了两步想,心里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老师有了院长的交代,就点了唐宝和另外一位男同学。

    老师在一边告诉他们下刀的注意事项。

    男同学利落把老鼠给开膛破肚了,虽然不算很娴熟,却也面不改色。

    唐宝看着灰不溜秋的小老鼠动也不动的躺在那,又看了看对面男同学的已经完工的血淋淋的场面,忍不住就吐了。

    老师的脸色瞬间变青了,瞪着她道:“唐同学,你这样不行,多去医院的停#尸#房走动一下,先练练胆。”

    说完,老师又看着自己的学生严肃的道:“会有人把##捐给医院,医院会联系我们的!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再大惊小怪……”

    老师的话一说完,另一个女同学也吐了。

    唐宝弱弱的道:“老师,我不想做医生,我就是想制药。”

    老师瞬间吹胡子瞪眼睛:“那你就从现在开始想做医生……”

    唐宝觉得他这强买强卖的打算不大好,自己就算临床不及格也没事,反正只要制药的实验和理论课能过就行。

    陈院长听了后,脸色格外复杂,很失望的叹息:“可惜刘主任也对她有厚望,没成想到底是小姑娘,这也太娇气了。”

    说完,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失望,就给刘主任打了个电话过去。

    对于自己的小徒弟娇气,刘主任已经没办法多说什么了,只能打肿脸充胖子:“没事,小姑娘娇气点是很正常的,再者她对于制药这方面有天赋,这制药更是造福百姓的大好事。”

    陈院长瞬间哑口无言,他还能说什么?

    于是,没有被老师和教授盯着的唐宝又继续过上了自己悠闲的小日子。

    ……

    哪怕现在已经是9月,可是太阳很是很热情。

    唐宝下午没课,可是这大热天的也懒得回去,和离殇他们在食堂里吃了午饭后,自己就回到寝室去午睡。

    她一般都是回去住,可是寝室的床铺还留着,万一下雨天,自己也能住一下。

    等到她睡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才回家。

    才出了校门口,就被一个女人拦住了。

    女人穿着粉色的短袖,白底蓝花的长裙,姣好的五官带着温柔的笑容:“你好,请问你是唐宝吗?”

    唐宝觉得她说的完全是废话,这人明摆着是认识自己,还以为她是来找自己看病或者是为家人求医的,矜持的笑了笑:“我是。”

    “我是来找你道歉的,我奶奶先前和你有点误会,希望您不要和她计较。”

    唐宝微微皱眉:“你奶奶是哪位?”

    “我叫申屠娇,我奶奶是申屠家的申屠春……”

    唐宝听到她这话,瞬间板着脸,一字一句道:“我和你无话可说。”

    越过她就快步的往前面走,上了一辆面的就离开了。

    在她离开后,申屠娇闭了闭自己的眼,皱着眉上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冷漠的说了声:“回去!”

    车子很快就稳稳的开了,申屠娇却闭着眼睛休息。

    她是申屠春的外孙女,在父母没了后,就跟着外婆,顺便跟着外婆姓,又喊她奶奶。

    申屠娇还继承了申屠家特有的天眼,她对这方面很有天赋,听到申屠春说她在唐宝的手里吃了个大亏,自己好奇之下,这才过来见唐宝。

    出乎她的意料,自己也没能看清楚唐宝是气运。

    想到这一回,自家偷偷养的老虎也折进去了,真的是损失惨重,她要好好想想,自己怎么才能对唐宝下手,偷了她的气运。

    按着申屠家流传下来的手札,她们看不透人的气运,就是因为那个人气运太好,自然是有借气运的方法。

    按着手札上的记载,这要是男的,那就是在一起后,男女之间自然是融为一体。

    不过,这女人的话,那就凶残一些了……

    申屠家因为能看人气运好坏,这些年也在私底下结交了不少人,她在心里暗暗琢磨……

    她勾扯着红艳的唇角,就连老天都在帮自己,只要自己弄死唐宝,再把顾行谨弄到手,自己肯定会成功的,会成为申屠家的第一人。

    她的目光瞬间锋利起来!

    申屠娇重振心情,她绝不能输,她就不信,自己会失败。

    ……

    唐宝最近一段时间很郁闷,眼看着已经过了10月1号了,她也把自己经手的病人都看了一遍,这要是近的,那是上门复查。

    要是远的,就像是上回跟着贺家姐妹来的,自己也打电话保持联系,可是自己这些日子,都没有生意找上门。

    要是平时,她也巴不得没有人来打搅自己。

    可是在这大学里的最后一年,自己要存钱买机器,半厂,这都一笔很大的启动资金,自己总不能全都找人借吧?

    就算是空间里有不少好东西,可是现在拿出来不仅打眼,而且这价格也不会高,实在不是出手的好时候。

    她觉得要是实在不行,自己还是去搞搞封建迷信吧,去庙里拜拜上柱香,保佑自己遇上几个大主顾,就能钱财滚滚。

    事实证明,唐宝虽然是平日不烧香,可是这临时抱佛脚还是有用的。

    10月9号这天一大早,唐宝还在和周公下棋,刘主任就给自己的小徒弟打电话了:“唐宝你赶紧过来医院,我这边有个棘手的病人,你来瞧瞧有没有法子。”

    “啊,哦!”唐宝听到这人命关天的事情也不敢耽搁,和起来准备早饭的吴媛媛说了一声,让她替自己请假,自己就赶紧去医院了。

    ……

    “刘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三十不到的美丽的年轻妇女眼见自己的儿子脸色越来越难看,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宝儿,呜呜呜,你快醒来啊?”

    年纪有点大的胖的眼睛都要找不到的三角眼的男人也是一脸慌张,急的不行:“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就这破检查,检查来检查去的,赶紧给他治啊,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题外话------

    最近书院里查的严,我这本要改的地方不少,我也更的不多,请大家谅解。

    真的是晕头转向,不知道怎么改好,大哭……

    对不起啊,这几天每天一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