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主任可不是逆来顺受的好脾气,他指着不停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的两位医生,声色俱厉:“你们是瞎子吗?没看见他们在努力吗?不仅是高烧,还得了黄疸,现在才送来医院……”

    刘主任虽然只是中等个子还偏瘦,几乎是只有面前胖子的一半重量,可是这板着脸的时候也是气势十足,噼里啪啦的骂的他们俩都变成了鹌鹑。

    女人反正已经坐在地上,现在见刘主任发脾气,干脆扑过去抱着他的腿痛哭流涕:“刘主任,都是我没看好孩子,要是我儿子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你给我撒手!”刘主任就是吃软不吃硬,瞪着她:“我去找人来瞧瞧。”

    他让护士去请了儿科的医生,就连纪主任和另外几位主治医生也喊来,他对于这五六岁的孩子,本身就不擅长,可是他们这一大早的就给自己打电话了,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寻来自己的号码。

    儿科的主治医生见男孩双眼紧闭,面色发青,眼看快没了生命气息,也是摇头:“情况不好,先给他打退烧针,准备冷毛巾外敷……”

    “陈医生,退烧针已经打了……”边上的医生看着男孩的脸又变得赤红,像是火烧一样,一摸他的额头,担忧的快速道:“孩子又高烧了。”

    “准备点滴……”

    唐宝赶到病房的时候,就听到孩子有气无力的哭声,时不时伴有抽搐和干呕。

    年轻妇人泪汪汪的抱着滚烫的儿子在挂点滴,哭的嗓子都哭哑了。

    “唐宝你来了!”刘主任看到她,有点犹豫,这孩子高烧已经有41度,还有黄疸,这样更容易引起炎症和血液系统疾病,或者会有严重感染、脑炎这些继发病,也是会很快导致死亡。

    而自己的小徒弟这么娇气,连解剖小老鼠都会吐,这要是让她看见死亡什么的……

    这想法在刘主任的脑子里一过,却还是把孩子的病情和她说了。

    唐宝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接着就给孩子把脉,皱眉道:“我也只能试试,先准备温水泡澡,我再给他针灸!”

    这个时候,穿着白大褂的纪清莲带着护士进来,开口道:“先给孩子打一针镇定剂,再给他灌下退烧药。”

    她对于自己的医术,特别是小孩子这方面,十分有信心。

    原本她是不知道这边出了紧急状况,还是听自家父亲说了,这才赶紧过来,恰好她的手里有新出来的退烧药,这要是能治好这孩子,自己就能踩着唐宝了,这让她内心十分兴奋。

    反正她觉得就算是自己治不好也不丢人,毕竟自己面前这么多医生也是束手无策。

    “不能打镇定剂,他并不是简单地发烧抽搐,如果随便注射定剂的话,病情可能会更严重。”唐宝上前制止护士,严肃的道:“孩子的退烧药和退烧针已经过量,任何的退烧药都会有副作用……”

    唐宝说的,纪清莲心里也是清楚的很,双手插兜看着她冷笑:“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还在医学院没毕业,现在就能来治病了?”

    那胖男人瞬间就一脸愠怒的瞪着唐宝:“谁让你进来的?你也太不负责任了,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滚出去!”

    唐宝也不意外他们会更相信披着白大褂的纪清莲,看了看男人后。勾唇讥笑:“你眼角发黄,很容易出现口角炎和皮下出血,我看你肝脏问题不小,甚至会出现凝血功能障碍。”

    说完,不顾他们震惊的脸色,自己和刘主任快速的离开病房。

    敢小看我,敢让我滚出去,老娘就让你来求我。

    本来唐宝可不准备狮子大开口的,可是这被人指着鼻子骂‘滚出去’,她觉得自己脆弱的小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这一定要用很多钱才能让自己受伤的心灵恢复。

    刘主任也觉得自己对不住这小徒弟,带着她来到办公室,自己亲自给她泡了杯茶,又指挥着晚来的东方栎去买早饭。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哄小姑娘,只能悄悄的瞄了她几眼,只盼着她吃好喝好,就不会对着自己哭鼻子。

    唐宝喝着清香扑鼻的龙井茶,笑了笑:“老师,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现在才发现你的小徒弟天生丽质?”

    “你,你可真是……”刘主任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好。

    被撵去买早饭的东方栎端着三个饭盒进来,打了个哈欠:“买了水饺,赶紧趁热吃。”

    现在的水饺自然不会有纯肉馅的,豆腐,油渣和韭菜馅的也很美味,唐宝吃饱了就和刘主任交代一声:“老师,我先去中药房弄几味药材。”

    东方栎先前还不知道医院里一大早出了什么事,还是去食堂买早饭的时候听到了同事们的话,这才知道那小孩子的事情。

    既然当了医生,自然也见多了生离死别,可是听到小生命危在旦夕,还是觉得心里有点堵,闻言好奇的问:“你去中药房做什么?”

    刘主任还在吃,对唐宝挥了挥手:“去忙你的。”

    唐宝转身就快步离开,要是孩子没事,那就再好不过,可是她觉得那孩子的高烧很难退下来,自己这还是做好准备。

    ……

    此时纪清莲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定剂,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又给他灌下了药,这才摸了下孩子的额头,一脸的胜券在握:“好了,等一会儿就能退烧了,你们先去办住院手续吧。”

    那孩子的妈顿时松了口气,满是感激的道:“多谢,谢谢医生。”

    胖胖的男人却问纪清莲:“你们这怎么检查肝脏什么的?”

    纪清莲知道他这意思是相信了唐宝的话,嘴角抽了抽:“先去挂内科的号。”

    她还真的不相信唐宝看着人就能知道人家有什么病,她现在心里也盼着这男人去检查身体,要是没病,唐宝这回是连刘主任也坑了。

    到时候,自己一定会好好的替唐宝宣传一下,她的‘丰功伟绩’,看她下回还敢不敢在自己的面前出现,看她还有没有脸来这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