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了然的点头:“没事,你这病说白了,就是肾虚,不难治,就是这药材方面……”

    她还在琢磨自己开价多少才合适,胖子就赶紧低声开口:“再给您贰佰元够了吗?”

    “……”唐宝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心里琢磨:哎呦唉,没想到这胖子这么上道,这么大方。

    她原本是觉得自己先前算是狮子大开口了,那现在就随便收点就好了,没想到人家还上赶着给自己送钱。

    不过,自己要是给他用上几味好药材,那倒是也对的起他给的钱。

    胖子却误会了唐宝看自己的意思,还以为她这是不满意自己给出的价钱,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一脸肉疼的低声道:“叁佰够了吗?我就只有叁佰多私房钱,再多真的没了。”

    唐宝微微点头,好奇的问:“没想到你家里还是你爱人管家啊?”

    胖子连连点头,脸上的表情就是我老婆是最好的:“可不是,我爱人脑子灵活,家里的账她管着挺好的。”

    又陪着笑脸道:“我们家就在京都郊区,家里是做水果罐头的,您要是喜欢吃,下回我给您送几箱子各种味道的水果罐头。”

    “不用了,你明儿中午过来拿药就是。”现在唐宝自己的空间里各种水果多的是,自然不稀罕水果罐头。

    现在她空间里的二十四亩地,除了给小白和大白各两亩,剩下的十六亩地都是各种药材,另外的四亩才是各种蔬菜和水果,足够她自家吃和送礼的了。

    毕竟大白是吃货,让唐宝都有点担心自己会被它吃穷。

    “行,那我明儿十点就在这等您成不?”

    胖子见她点头了,自己才松了口气,向她诉苦:“我这两年经常觉得腰酸腿软,而且还畏寒怕冷,极易疲劳;中医西医也看了不少,吃过很多药,可惜疗效不怎么好……”

    胖子心里觉得可惜的是,这医生是女的,要不自己可以说的更详细点,毕竟身为男人,那方面不大行,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让他痛不欲生。

    “没事,我给你开半个月的方子,就差不多了,不过切忌,服药期间不能碰烟酒,也不能碰冰凉的,就连洗澡最好都是用温水。”

    “是是是,我记住了。”胖子瞬间眼睛一亮,对她千恩万谢,还是看见自己的儿子在病床上动了动,这才不敢说话,生怕吵醒自己的儿子。

    东方栎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确定唐宝没事,自己就赶紧去和刘主任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当然,在没有确定小男孩没事之前,他们是不会宣扬出去的。

    唐宝半个多小时后才过来,见刘主任在忙,自己和他打了个招呼就离开医院去学校了。

    关于制药方面的理论课和实验课她都很喜欢。

    就算是不喜欢,也要逼着自己喜欢,要是考试成绩能是前二十名,还有奖学金。

    当然,现在的课也不多,一个星期最多三天的课程,另外的四天就是实习。

    唐宝对于现在上三天的课,休息四天的课程也很满意。

    自己休息的时候没有去实习,反倒是要辛苦的在空间里种地,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和朋友们逛逛街,睡睡懒觉,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

    时间转眼就到了10月26这天的下午,恰好是星期六,她没课就在家手工制药。

    这牛黄是离殇前段日子凑巧买到的,她准备了另外一些材料,准备做牛黄清胃丸。

    前两天林娟说她妈妈老是上火,头晕目眩,牙龈肿痛的难受的很,去医院开了点药,挂了点滴还是没用,问唐宝有没有什么法子。

    唐宝就想起来这牛黄清胃丸,由大黄、薄荷、石膏、栀子、玄参、番泻叶、黄芩、甘草、桔梗、黄柏、连翘这些入药,具有清胃泻火,用于口舌生疮,牙龈肿痛什么的效果很不错,这才自己开始炼制一些先熟悉一下手感,等过些日子再炼制安宫牛黄丸什么的。

    那些可老值钱了,她觉得自己想要发家致富,就要靠卖药了。

    现在郝家姐妹也去了章之鸿那边的炼钢厂附属的小学读书,家里就只剩下唐宝一个人。

    她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头也不抬的道:“门没锁,进来吧。”

    这小胡同里的几家左邻右舍也都相处的不错,还以为是有人来串门了。

    “唐医生,您好啊!”有点胖的男人端着一个箱子进来,就闻到满屋子的药味,他上前才看见唐宝在搓药丸,也不敢打搅,乖乖的站在边上,眼神闪烁的看着那些小药丸子。

    唐宝忙好了,顺手把药丸装到瓶子里,这才看着面前的男人,有点惊讶:“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在半个月之前,这还是一个有三层下巴的胖子,可是现在掉了两层下巴,眼睛看着都大多了,五官看着也俊了些。

    胖子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原本只有一百三十多斤,这两年身子虚,就吃了些补药,这才变胖了。”

    唐宝嘴角抽了抽:这是要吃了多少好东西,这才能胖成先前那样。

    害的她看见他的老婆那么俊俏,还以为她看上的是他的钱财。

    现在看来,说不准人家当时看上的是他的人。

    她起身去洗了手,这才给他倒了杯茶:“你儿子好了吗?怎么找到我这来了?”

    “好了,多亏您妙手回春。”胖子笑得更开心了,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也好了很多,这才打听了你这地址,特意上门来谢谢您的。”

    唐宝仔细的看了看他的气色,点了点头:“你是好的差不多了。”

    “那个,我能不能请你去替我姐看看病?”胖子眼巴巴的看着她:“只要你能看好,价钱好说。”

    唐宝眉一挑,自己准备买制药的机器,余卿和陈院长他们都在替自己联系,她现在也在琢磨挣钱的事。

    一般的病她也不去治,不准备抢自己老师的饭碗,就准备接一些不会要人命的疑难杂症。

    不是她的思想觉悟高,而是这样的疑难杂症自己才可以狮子大开口的收钱。

    唐宝觉得这胖子家是做水果罐头生意的,这肯定有钱,而现在他敢开口说‘价钱好说’,唐宝的心里的小人就在得意的笑了。

    外面的一天,自己空间里能有十天的光景,因此现在空间里的一些药材都已经采摘了。

    而且因为空间里面的是黑土地,这药效很不错,唐宝又是比较贪财的,这贵一点的药材她自己空间里都种了,现在看病对于她来说就是无本生意。

    不过,没有看见病人,唐宝的话也不敢说的太满,矜持的道:“我要看到病人才知道自己能不能治。”

    “是,是,我明儿带我姐姐过来您这边成不成?”

    唐宝点了点头:“行啊。”

    胖子连声道谢,又看着唐宝低声问:“医生,您能不能再给我开点补药?”

    “我先给你把把脉,”唐宝给他把脉后,犹豫了一会才道:“你明儿再来拿药巩固一下。”

    胖子连连点头:“是,是,那我明儿再来,真是辛苦您了。”

    送走胖子后,唐宝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是一排整整齐齐的水果罐头。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胖子就带着他的爱人,还有一个消瘦的中年女子,现在才农历九月,大家都穿着两件单衣,怕冷的加件毛线背心或者毛线衣,她却已经穿上了棉袄。

    唐宝给她把脉后,才开口:“大姐你是不是经常头痛?或者是胀痛、刺痛?头疼的时候还有一点恶心想吐的感觉?还经常失眠、心里忍不住焦虑?”

    大姐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是啊,您说的真的太对了,我这就是偏头痛,有时候疼的厉害,吃了止痛药才能缓解点,也看了很多的医生,这都没管用,你有法子根治吗?”

    唐宝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可以,我先给你针灸一下,再给你准备半个月的中药。”

    她让大姐跟着自己去客房,给她针灸后,自己才出来把给胖子准备的中药递给他,又去给他大姐配药。

    等到他们离开了,唐宝兜里又多了伍佰元钱的进账。

    她把钱都数了一遍,这才收到空间的箱子里,自己摘了一盘草莓吃的开心又满足。

    不是她舍不得把这草莓拿出来给大家吃,实在是现在不是草莓多的时候,她怕露馅。

    不过,家里现在吃的苹果橘子和蔬菜都是她空间里的。

    她吃了草莓后,一个人也懒得烧午饭,就去空间里收拾成熟的药材。

    像人参天麻这些药材是年数越久越好,可是半夏这些药材是几个月就能收获的。

    而且在空间里种药材好处就是唐宝忘记收药材,大白小白也会提醒她。

    现在小白在空间里有大白和建木作伴,也不嚷嚷着要出去溜达了,一起玩耍,一起修炼,玩的可开心了。

    唐宝的意念进来了空间后,用自己的精神力开始收草药,它们就在边上看热闹。

    建木最是实诚:“唐宝现在的速度比以前快多了。”

    大白在唐宝进来后,就把自己缩的很小:“是吗?那她以前得多慢?”

    “慢的你怀疑人生。”小白忍不住吐糟:“都说笨鸟先飞,她都这么笨了,却又懒得要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