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的回头瞪着它们,阴恻恻的冷笑:“小白,我明儿就带你去欧阳家拜访一下怎么样?”

    小白瞬间怂了:这是多大仇?多大怨?想把自己送去给捉妖的欧阳航?

    大白蟒虽然是冷血动物,不过对于替自己在主人面前说过好话的小白还是很友好的,顶着唐宝的冷笑岔开了话题:“宝宝,我先前发现荔枝已经成熟了,你要不要去瞧瞧?”

    唐宝顺势借坡下驴,也不吓唬小白了。

    没啥比吃的更重要。

    荔枝虽是很美味,她却不敢吃太多,吃了二十个饱满多汁的荔枝后,自己就继续干活。

    等到出了空间,精神力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倒在床上就睡。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唐宝懒懒的踩着拖鞋去接电话:“喂。”

    “唐姐姐,是我。”宋霏霏的声音带着几分喜悦:“我哥哥和林姐姐在农历的十月二十要结婚了。”

    这消息唐宝一点也不意外:“恭喜啊,到时候我肯定去。”

    手术后的宋霏霏活泼了很多,就连声音也甜美极了:“唐姐姐,我想你了,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唐宝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四点多了,有点犹豫:“你想去哪儿吃?”

    宋霏霏修的手术虽然还算顺利,可是她的身体还是要小心调养,不能太生气,也不能太累,太兴奋。

    而且她看着甜美可人,可是心思却极为细腻,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唐宝和林娟就算是她的好朋友了。

    几乎是每个星期都会和唐宝一起吃顿饭。

    “我们去四季饭店吧?”

    四季酒店是开学的时候开业的,虽然有顾行谨的一股,不过诸葛家很低调,都是请人管理的。

    诸葛蓝的腿现在也被唐宝治好了,就不是在调查组的内勤,而是变成了外派人员;他哥哥诸葛青现在又接管了研究院,研究出来好些国产的电器,实在是太惹人瞩目了,这酒店开业就很低调。

    因此,唐宝也很低调,就是还没开业的时候去后厨和厨师们待了几日,后来开业的时候去吃了顿饭,再以后还真没去过,免得人家以为自己不相信诸葛家请来的人。

    现在想到自己要去四季饭店,这心里突然有点方,有点近乡情怯怎么办?

    ……

    唐宝来到四季青饭馆的时候,已经是五点钟了,这个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一楼大厅里的二十几张桌子几乎是座无虚席,灯火辉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她闻到各种菜肴的香味,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自己赶紧往二楼走去。

    二楼的服务员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您好,请问你是哪件包厢的?”

    “宋霏霏到了吗?”

    “是,宋小姐他们已经到了,您往这边请。”

    唐宝进去的时候,看见包间里已经有好几个人。

    宋家兄妹,林家兄妹和南宫月,还有东方栎和欧阳航也在。

    看见唐宝进来了,大家都和她笑着招呼。

    宋霄就让服务员开始上菜。

    宋霏霏更是起身招手:“唐姐姐,你坐我这。”

    大家都是认识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打趣宋霄和林娟,气氛好极了。

    南宫月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也过了害喜的时候,见林娟已经羞的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就看着唐宝转移了话题:“唐宝,你最近有空吗?我听说韦家老太太身子不大好,你想不想去试试?”

    “是做海上生意的那个韦家吗?”东方栎见南宫月点头,自己就看着唐宝挑眉一笑:“韦家那可是富得流油,我听说韦家是做海盗发家的,你可要小心点。”

    又看着宋霄问:“听说他们还走私?你们有没有耳闻?”

    宋霄很谨慎的道:“我们没有查到过,不过韦家的底子确实有点黑,尽量还是远着点好。”

    南宫月对着唐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你还是别去了,要是遇到不讲理的人家,那后悔都来不及。”

    唐宝点了点头,看见服务员们端着菜上来了,也揭过这话题,开始吃菜。

    “这饭店的酸菜鱼和剁椒鱼头是一绝,还有这辣子鸡也做得很到位。”东方栎吃了几样菜,忍不住感叹:“从开业起,我都来吃了好几回,却还是吃不厌,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想出来的,这把鱼和酸菜一起吃,味道还真不错。”

    唐宝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酸菜鱼,糖醋鱼,水煮鱼,香辣河鲫鱼,剁椒鱼头,白萝卜鱼头汤,番茄鱼,啤酒鱼,鲫鱼豆腐汤,可乐带鱼,豆瓣全鱼这些都是她提出来的。

    一开始的时候厨师们还觉得她乱来,可是在她做出酸菜鱼让大家品尝后,他们就开始努力钻研她所说的每一种鱼的做法。

    事实证明,那些大厨都不是吃干饭的,只要唐宝给他们一点意见,他们就能一次次的实验,直到唐宝点头为止。

    ……

    他们这八个人吃饱喝足后,已经是七点多了,外面的天色也黑了。

    东方栎走在唐宝的身边低声道:“唐宝,我送你回去吧?”

    “好啊!”唐宝和他说话的时候,没留意边上的包间里突然打开了门,就和一个健硕的男人撞在一起。

    “哎呦!”

    唐宝捂着自己的鼻子,疼痛让她的眼睛忍不住红了,男人的身上带着点淡淡的药味,让她有点好奇的看着他的面色。

    要是没看错的话,这男人的脸色红润,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啊?

    “你……”没长眼睛这几个字还没说出来。

    男人看见唐宝肌肤白净,五官柔和,特别是那水灵灵的杏眼十分漂亮,宛如宝石,倒是让他原本想骂人的坏心情都变好了,温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

    唐宝对他笑了笑,就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了男人身后的申屠娇,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申屠娇见唐宝和一个小白脸想离开,眼珠一转就开口挽留:“唐医生,真是好巧啊,我正想找你呢。”

    唐宝原本是想离开的,可是见她先开口喊住自己了,觉得自己要是现在离开,倒像是落荒而逃,干脆站在那神色镇定的对她点了点头:“不知申屠小姐有何指教?”

    东方栎和申屠家走动的不多,和申屠娇的奶奶倒是有过几面之缘,现在听到‘申屠’这个姓,倒是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他们的房间里也还有另外几个男女,见他们在门口说话也不催促,反倒是在里面看热闹。

    而走在前面的宋家兄妹以及林家人,还有欧阳航听到唐宝的话,也都转身看过来。

    在欧阳航的心里,再没有比差点坑死他们爷孙的申屠春老太太更让人讨厌的人了,现在看见申屠娇,也快步走过来,拦在唐宝的面前,警惕的看着他们:“你想干什么?”

    “欧阳大哥,你这可是误会我了。”申屠娇指了指边上高大健硕的男人:“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韦家二公子。”

    “二公子,这位唐医生年纪虽小,本领可不小,是刘主任的小弟子,一手针灸更是出神入化,看病很有一手。”申屠娇极力向韦宥德推荐唐宝:“她的中医更是厉害……”

    “是吗?那请唐医生你先帮我看看看,我有没有什么毛病。”韦宥德对她伸出手腕。

    他也很俊朗,剑眉下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小麦色的肌肤,微微勾起带着几分邪肆唇,眼神里带着一丝压迫感。

    宋霄已经走过来,顺势对握住韦宥德伸出来的手一握,带着点笑意的道:“韦二公子,好久不见。”

    他的心里其实对于韦家很有几分忌惮,可是唐宝不仅算是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还是自己未来老婆的好朋友,他不能放任不管。

    宋家父子管理海军,和韦家在海上讨生活的自然是不可能不认识的。

    韦宥德也不想得罪宋家,笑着寒暄几句,看着唐宝笑了笑:“宋团,我家老太太最近身子不适,我正愁无处可寻大夫,听闻唐医生就是中医,你给我们介绍一下?”

    宋霄听他的口气是真的想请唐宝去给他亲妈看病,微微一犹豫,才开口问:“不知韦老太太身子有何不适?”

    虽然很多人私底下都说韦家是海盗,可是韦家对外都说他们的祖上是异性王,因此儿子称呼自家亲妈是老太太,他们兄弟则是韦大公子和韦二公子。

    不过,前几年韦家老爷和韦家大公子的船队在海上出事故,现在韦家就是韦老太太和韦二公子了。

    宋霄却不敢小觑韦宥德,因为他们父子俩私底下猜测他私底下还有着军火,可是却抓不住他的辫子。

    “我家老太太血压偏高,经常胸闷的喘不过气……”韦宥德说完,看着唐宝笑了笑:“不知道唐医生什么时候有空,我让车来接你去给我家老太太瞧瞧?”

    唐宝却一口回绝:“真是抱歉,高血压是顽症,我也无能为力。”

    她说的是实话,血压高就是要忌口,还要病人配合。

    可是韦家看了不少医生却没有效果,就说明这老太太不肯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