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星期天,小小的四合院很热闹,吴媛媛准备了一桌好菜。

    她现在已经休学,在附近饭馆先实习一下,为以后开店做准备。

    她原本也是想去四季青饭店,但是那边距离有点远,坐公交车都差不多要一个小时,就干脆在附近找了饭馆,反正她要学习的是饭馆的制度和管理,在哪也一样。

    10月28号是星期一的早上,唐宝今儿没课,自己在家制药。

    她原本是想做降压丸的,可是因为火候没掌握好,她报废了一锅药材。

    原本她以为自己是天才,还忍不住沾沾自喜,可是这又被现实打击的让她认清了现实,发现自己靠着空间作弊才能在看病的时候无往不利。

    心情不好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出去逛街,吃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就能恢复好心情。

    她看了时间已经十点多了,赶紧收拾一下就出门了。

    和遇到的几个街坊邻居打了声招呼,唐宝来到巷子口,就看见有两辆轿车停在边上。

    别的地方现在小轿车还不多见,可是在京都,这桑塔纳和面包车就是随处可见了,唐宝也不以为意,自己越过小轿车往前走。

    她心里琢磨着,自己现在只有一个人,就不用去饭馆吃了,干脆去找些小吃店,先去前面的小巷吃爆肚。

    那家的爆肚味道好极了,香辣有嚼劲的爆肚,味道好吃的让唐宝百吃不厌。

    她现在一般都是吃了还要兜着走,毕竟大白蟒是一条追求美食的蛇,连带着现在的小白也变得爱吃了。

    一想到空间里的两个小吃货,她觉得自己等下还要去买些豌豆黄什么的。

    现在唯一能让唐宝觉得安慰的是,大白只要不打架,消化的还是很慢的,每天吃的也和正常的人差不多。

    而且人家还不挑食,就算是主人不让吃香的喝辣的,它吃些黄瓜,西红柿,还有水果也行。

    不过唐宝觉得自己以后万一要用到人家呢,这空间里的糕点和各种美食就没有断过。

    她琢磨着自己等下多打包几份香辣爆肚,反正空间里有保鲜功能,这个时候,一辆小轿车停在她的面前突然踩住了刹车,随即有两个五官普通,神色严肃的中等个男子下车来到唐宝的面前:“你,跟我们走一趟。”

    唐宝眼角的余光看见自己后面也跟着一辆小轿车,脸色微微一变:“我要是不愿意呢?”

    她已经发现这路上现在没人,被这两辆车前后一堵,自己便被夹在了中间,进出不得。

    左边的男人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冷笑:“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不别怪我们兄弟粗鲁!”

    唐宝也想不到这种只在电视里出现的场面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不过她并没有吓的六神无主。

    她的神色很镇定:“谁让你们来的?你们要带我去哪?”

    自己这么乖巧可爱,除了纪家姐妹嫉妒自己美貌与智慧并存,应该没有什么人对自己不满啊?

    “不该问的别问,等你跟我们走了,自然就知道谁要见你。”男人的眼神阴森,看着就不是好说话的。

    唐宝却对他咧出一个明亮的笑容,肤白貌美的小姑娘杏眼如同秋水,这笑得甜蜜蜜的娇俏小模样,让面前的两个汉子都被晃了一下神。

    就在这一刻,唐宝快速出手,闪电般抓住了左边男人的手腕,随后用巧劲一掰,咔嚓一声,男人的手腕瞬间脱臼的使不上劲,紧接着唐宝一脚踹向他胸口,男人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忍不住发出痛呼撞到在自己的同伴身上。

    唐宝就趁机快速的往侧边的小巷子跑,她知道,自己的力气还是不够,现在只能安慰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可是,唐宝冲进小巷子里,就和一个男人撞了满怀,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有他伸手搂住自己的腰的健硕有力的手臂,让唐宝有一刹那以为是顾行谨搂着自己。

    她猛然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却是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韦宥德。

    唐宝心里就明白,说不准外面的就是他的人,淡淡的道:“韦二公子,真的是好巧,麻烦你先松手。”

    “不好意思,是我冒犯唐小姐了。”韦宥德似乎有些歉意,他已经尽量克制了,没想到力气还是这么大。

    第一回见面,唐宝只是让他觉得有点好奇,回去后就让人去查唐宝,确定她是有真本事的时候,他才准备上门拜访。

    可是他来到门口,才觉得自己这样贸然上门不好,自己又让司机去买一些水果,自己找地方抽烟,顺便打了两个电话,没成想却看见了这么神奇的一幕。

    看见她动手的那一刹那,让他瞬间有了心动的感觉。

    她那一刻的浅笑,犹如明艳的海棠;特别是她那干脆利落的出手,让他都看的恍然失神,如同回到了自己涉世未深情窦初开的时候,看到心里喜欢的姑娘,也是如同此刻一样,心跳的快的不行。

    看着她如同蝴蝶一样奔向自己的那一刻,他就顺心而为的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在她撞到自己怀里的时候,自己心里冒出来的想法就是自己这辈子都想这样搂着她不放。

    他恋恋不舍的松开她,一个眼神过去,后面追过来愣在那的手下就赶紧退出去了。

    唐宝退后两步,心里盘算了一下,既然他都找上门了,自己去看看他亲妈也无所谓,免得他盯着自己不放。

    哎,这就是自己医术美名远扬的烦恼。

    虽然大都病人都懂得感激,可是她就怕遇上这种肆意妄为的病人家属,明着不行就来暗的,让她真的是怕自己夜路走多了遇上鬼。

    她抬头看着他:“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等一下,”他的手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快速的伸手拉住她纤细柔滑的手腕,见她那波光潋滟的杏眼看着自己,心里又是一跳。

    他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她,只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着她才会有越看越喜欢的感觉。

    他的身边并不缺女人,娇媚可人的,清纯可爱的,可是在这一刻,他都记不住她们的面孔,唯有她在自己的脑海里深深的扎根。

    唐宝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古怪,瞬间警惕起来:“还有事吗?”

    “你何必和我装傻,我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请唐小姐给我家老太太看病。”韦宥德看着她笑了笑:“请吧。”

    唐宝看着他的大手皱了皱眉,带着点不悦的道:“松开!”

    韦宥德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傻,就连看着她皱眉的小模样也觉得可爱,他干脆手一用力,把她带到自己的面前,带着点戏谑的低笑:“不松开又怎么样?”

    他自认为自己高大俊朗,又有权势,很是招女孩子喜欢。

    现在他认定了唐宝,就自然盼着她被自己吸引,以后心里眼里只有自己一个。

    唐宝不喜欢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一般,抬着下巴不悦的道:“那就去……”

    快速的抬腿曲膝。

    “啊……噢……”

    韦宥德的主意力都在她说什么话,还真的没提防她会下腿这么狠。

    他痛苦的叫了两声,整个人弓成了虾一样,看着唐宝远去的背影,反倒是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眼神:“唐宝,我记住了你了。”

    外面守着的人听到他的痛呼,赶紧进来,大家都是男人,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是受到了什么伤害。

    两个人面面相觑,才小心翼翼的问:“二公子,要不要我们去把她绑来?送到您的床上?”

    “胡说什么?”韦宥德不满的瞪着他们,一字一句的道:“她以后会是我的妻子,谁准你们对她动手动脚了?”

    “是!”手下觉得他这也想的太开心了,难不成他忘记了唐宝已经嫁人了?

    而且,就唐宝这样对男人‘动脚’,他们又不是受虐狂,完全消受不起啊。

    韦宥德等自己那一拨疼痛过去,这才直起身子,挑眉不满的看着他们:“还不上前带路,我现在就想守株待兔。”

    ……

    唐宝觉得自己的确实要去庙里拜拜了,要不怎么会遇上这种神经病。

    心情不好,何以解忧?唯有美食。

    她要了一盘香辣爆肚和一碗豆腐脑,顺便把网兜里的几个饭盒放在柜台上,让老板准备十份香辣爆肚自己要打包回去。

    胖胖的老板娘对她记忆深刻,毕竟她每一回来都是带十份八份的回去,绝对是大主顾。

    老板娘收了她递来的钱,笑容满面的道:“好嘞,你先坐,马上就好。”

    唐宝坐在一边,看着小店里有几个人在享受美味,自己却陷入了沉思:韦家看着不好惹,自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出现在那,肯定是查过自己。

    自己出门的时候虽然锁了门,可是却是防君子,防不住他们这些小人……

    “你的豆腐脑和香辣爆肚好了。”

    “谢谢。”唐宝闻着扑鼻的香味,看着色泽诱人的香辣爆肚和白嫩嫩的豆腐脑,瞬间食指大动。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怎么着,也要吃饱喝足了,这才能有精神琢磨怎么收拾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