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吃饱喝足,拎着两网兜饭盒回去,在拐弯的无人之处,就把两网兜的饭盒收进空间,自己才慢慢的往家里走去。

    十月的暖阳照在人的身上,暖融融的,很是舒适。

    唐宝的心情却在看见巷子口的三辆小轿车的时候,瞬间晴转多云。

    好啊,先前才两辆轿车,现在还多了一辆,这是明晃晃的炫耀,实在是太气人了。

    唐宝沉着脸进入小巷,看见自家虚掩的大门,心里更是愤怒了,大步走进去,看见韦宥德坐在凳子上看电视。

    现在的电视都是靠天线接收的,白天也都是新闻或者革命的游击战的电视剧,他就在看重播的新闻。

    另外两个男人也都有点拘谨的坐在一边,看见她进来就赶紧起身站在边上。

    韦宥德看见唐宝进来,反倒是笑着招呼:“你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私闯民宅,你这是犯法的。”唐宝很不满他的态度,自己走到电话机边,瞪着他道:“你再不离开,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我是很有诚意的上门求医,”韦宥德觉得唐宝生气的模样挺可爱的,却怕自己把她逗哭了,那反倒是自己心疼,双手一摊,带着点无奈的道:“请你不要生气,我给你道歉。”

    都说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她就算是不怕自己被他们给盯上,可是也要为家里人着想,淡淡的道:“你等一下,我收拾一些东西就跟你走。”

    既然自己已经被他盯上,她觉得自己还是却一一趟好。

    韦宥德没想到她答应的这么干脆,又是忍不住一笑,原来看一个女人顺眼的感觉是这样的,无论她说什么,都是这样的让自己心里欢喜。

    ……

    韦老太太中等个,白白胖胖的,说是五十多岁,可是因为保养的好,看着就显得年轻很多。

    唐宝给她把脉后,正色道:“老太太你是不是喜欢吃五花肉和猪油,猪油渣这些?”

    韦老太太还以为这是自己儿子和她说的,笑着点头:“是啊,五花肉肥瘦相间,酱香或者红烧,还有回锅肉都是挺好吃的,我每餐都少不了。”

    “还有那才出锅的猪油渣,放点盐和辣椒面,又香又脆,真的是好吃的不得了。”

    “我早上吃馄饨或者饺子的时候,就喜欢放一勺猪油,那味道立马就不一样了。”

    唐宝?觉得她说的很对,弄得她都差点附和她的话了,可是想到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赶紧咽下原本想附和的话,正色道:“适当的吃肉确实能让皮肤富有弹性不易松驰,能使皮肤看起来光滑润泽而不易干燥粗糙;。”

    见韦老太太不住的点头,唐宝语气一转:“可是像您这样吃的太多,不仅有高血压,胆结石,那就对身体有坏处了。”

    “你这病又可以说是富贵病,你吃的好、吃的精、营养过剩、偏偏活动量减少,现在高血脂,冠心病、糖尿病、还会有脑中风的危险。”

    原本眉开眼笑的韦老太太听了她的话,瞬间沉下脸,勃然大怒:“你敢咒我?”

    唐宝没成想她翻脸比翻书还快,此刻她沉下脸的模样也确实很吓唬人,却没有吓到唐宝。

    她一脸淡然的起身:“都说忠言逆耳,既然老太太觉得我说的不好听,那我也无能为力,告辞。”

    “站住,”韦老太太从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瞬间变成了罗刹,快速的上前,抬手间就宛若灵蛇吐芯朝向面前的女孩儿出手。

    唐宝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极快闪过一道残影,下意识仰头。

    她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老太太捏住脖子,她那白皙却胖手卡住自己的喉咙,似乎只要轻轻用力便能捏断她自己的脖颈。

    饶是命门被控制,慕唐宝的脸上也不见任何惊慌之色。

    韦宥德一点也不意外自己的亲妈会动手,她性子原本就是喜怒无常,可是却担心她伤着自己看上眼的女人,赶紧起身道:“老太太,你别伤害她。”

    唐宝说不出话,杏眼愤怒的瞪着他们母子,踏马特,这母子俩就没有个是正常的。

    可是她现在不敢轻举妄动。

    她不是不敢反抗,不是不敢动手,而是怕自己动手,这母子俩更来劲。

    而且韦家住的地方是三进的四合院,她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面的人不少,自己不可能全须全尾的退出去,那就只能忍着一时之辱。

    韦老太太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怎么着,她是你的什么人?”

    “只要她肯答应,她就是您的儿媳妇。”

    这一刻的韦宥德愿意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唐宝的面前,虽然他自己都不敢确定,这样的心情能持续多久。

    唐宝觉得自己可能出现幻听了,自己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在心里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桃花?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是真的不喜欢桃花,他的话吓死人了。

    韦老太太听到儿子的话,倒是又从罗刹变回了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钳制住她脖子的手也松了,顺势拉着她的手,眼神锐利的打量着唐宝的模样:“这模样也还顺眼,就是嘴巴不够甜,不会说让我欢心的话,你要好好教教她才好!”

    “多谢厚爱,我已经嫁人了。”唐宝赶紧挣脱了她的手,退后一步,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离开的好,这家人的脑子好像都有毛病。

    “嫁人了?”韦老太太惊讶的看见唐宝对自己点头,就瞪向了自己的儿子,不悦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嫁人了?”韦宥德幽深的眼神落在唐宝的身上,淡淡的道:“那也没关系,离婚不就可以了吗?”

    唐宝觉得他的眼神就像是毒蛇一样盯着自己,让她的心里有了认知,这个人是难缠的疯子。

    “我还有事,告辞。”她拎着一边是背包转身就走。

    “不,你没有想清楚之前,哪儿都不能去。”韦宥德带着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了这一句话,就对着门口的两个男人使了个眼色。

    唐宝懒得在这浪费时间,可是看着拦着自己的两个男人,她也知道自己凭着自己的真本事是躲不过去的。

    她很干脆的伸手从背包里掏出手枪,对准韦宥德的脚边开了一枪,杏眼里亮的惊人的盯着他们:“别逼我,我就算是杀了人,那也是被逼自卫。”

    大家都惊呆了,他们这手里也有枪,可是这完全没有预料到,唐宝的背包里会有枪,而且她的枪法看着还不错。

    韦宥德已经忘记自己多久没有被人用枪指着自己了,现在的唐宝,让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他眼神热切的看着她轻笑:“华国禁止携带枪支,你这样就不怕被我送进牢房吗?”

    “我是遵纪守法的华国好市民,”唐宝挑眉冷笑:“这明明是你用来威胁我的手枪,我只是夺了你的手枪打杀想欺负我的人而已。”

    韦宥德有点无奈的看着她笑了笑,一脸宠溺的看着她:“你啊,真是太调皮了,别闹了,把枪给我,要是你再走火了,我会生气的。”

    “哈哈哈哈,这姑娘有意思。”韦老夫人倒是对唐宝另眼相看:“老二,我认下这儿媳妇了。”

    妈啊,自己真的是招惹了疯子。

    唐宝觉得他们的思想都有毛病,自己还是躲得远远的才安全,她真的有点心里发毛,这样的人让自己感受到了威胁,实在到万不得已的那一刻,她真的会把他们收进空间弄死算了。

    反正自己是不想死的,那就只能让他们死了。

    可是不到万不得已,唐宝还是不想闹出人命的,而且韦家暗处盯着的人不少,她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正在他们僵持的时候,外面就有个中年男子快步进来,似乎没看见唐宝手里的手枪一样,恭敬的弯腰道:“老太太,二公子,诸葛蓝上门来接唐医生了。”

    唐宝松了口气,顺势就把手枪放回背包。

    可是她的心里却又有点警惕,诸葛蓝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难不成自己有什么地方露馅了,被人盯上了?

    韦老太太和儿子相视一眼,皱眉道:“你去把人迎进来。”

    他们韦家虽然不惧诸葛家,可是却也有几分顾忌。

    诸葛蓝穿着皮夹克走进来,和韦老太太笑着打了个招呼:“老太太好,我听说你身子不大好,我正想让我家唐宝妹子来给你看病呢,没成想她就已经来了。”

    随即又看着唐宝叹息:“你现在还没出师呢,回去给我好好读书,在没有毕业之前,不准你出来给人看病。”

    唐宝赶紧点头:“二哥我记住了。”

    韦宥德很不满诸葛蓝出来横插了一竿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要是我没记错,你的腿疾就是唐宝看好的,你这也太谦虚了吧?”

    “我这腿疾是刘主任给看好的。”诸葛蓝睁着眼睛说瞎话也是不用打草稿的:“她虽然懂得点皮毛,和刘主任他们却是不能比的。”

    唐宝还是第一回经历被人贬低还很开心的事,可是她现在是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只要能远离这神经病就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