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蓝又和韦家母子说了几句闲话,就带着唐宝离开韦家,上了车后,这才担忧的看着她问:“你没事吧?”

    “没什么事。”唐宝带着点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他松了口气,正色道:“韦家不是简单的人家,我们这边一直有盯着他们,你进去的时候被我们的人报上来,我这才过来……”

    他担心唐宝轻视韦家,特意把韦家的一些事和她说了。

    韦家的船队独来独往于海上,早些年就不缺火炮什么的,虽然风险很大,可是船队的收获都让他们这些见惯金银的人眼红。

    船队才是真正的暴利,拥有了船队就像是有了聚宝盆,而有了钱财,自然就能收拢一些能人异士……一代代的传下来,现在韦家已经是让人不容小觑的存在了。

    唐宝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自己露馅就好。

    她也不意外他们的人盯着韦家,毕竟无风不起浪,韦家肯定有什么地方让他们盯上了。

    诸葛蓝送她到巷子口,这才停下车,看着她很诚恳的道:“要是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行谨现在不在你的身边,我帮着照顾你是应该的。”

    随即踢了踢自己曾经受伤的腿,看着她笑了笑:“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唐宝笑着应下,看着他离开了,自己才叹了口气慢吞吞的回到家。

    她觉得韦宥德那个疯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自己还是要小心提防才好。

    唐宝也不是故意瞒着诸葛蓝,要是韦宥德真的下定决心想把自己掳走,那就算是诸葛蓝让人守着自己也没用,毕竟没有千日防贼的。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韦宥德吃了这哑巴亏,却也知道诸葛蓝他们盯着他,以后行事会更小心,要是自己猜的不错,他下回肯定会把自己掳到海船上。

    毕竟韦家是海上霸主。

    不过自己有大白在,这要是在海里,或许更容易脱身。

    而且就算是自己真的迫不得已杀人了,这毁尸灭迹更方便,往海里一推就完事了。

    毕竟空间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自己是真的不愿意把讨厌的人收进空间,自己都怀疑自己现在不能进去,就是因为空间不满自己把空间当成了垃圾场……

    “大白,你会游泳吗?”唐宝一回家,就赶紧去房间和大白沟通:“要是在海里你怕不怕?”

    大白听到唐宝的话,赶紧点头:“海里也不怕,你要带我出海吗?我还能捕鱼放到我们的湖里。”

    唐宝这下放心了,一点也不觉得大白吓人了,伸手捞起大白,就在大白冰冰凉的脑袋上亲了一口:“我家大白真是太棒了。”

    她很光棍的想:反正自己现在的身体在外面,现在只是自己精神力凝聚起来的虚影在空间里而已,就算是被蛇咬了一口也不会觉得疼。

    大白进来几个月,还是第一回和主人这样亲近,生怕自己吓着她,都不敢张嘴吐着蛇信来表达自己的欢喜。

    不过大白还是忍不住摇了摇自己的尾巴,心里期待着自己可以早点去海里玩一玩。

    都说龙困浅滩遭虾戏,这空间的湖虽然不小,可是它还是更期待去更宽阔的无边无际的海里遨游一番。

    ……

    时间一晃就到了林娟嫁人的日子,这门婚事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而且新郎和新娘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更是一桩大喜事。

    唐宝已经嫁人了,自然是不能当伴娘,不过这也很合她的心意,喜宴上和郑秀兰,欧阳航他们这些熟悉的人坐在一块,美酒佳肴吃饱喝足后,就跟着大家一起去闹新人,变着法子的折腾他们。

    从两人喝交杯酒,再到两人吃大苹果,五子登科,比翼双飞,举杯畅饮这些节目,看着他们面红耳赤的模样,唐宝笑得嗓子都快哑了。

    唐宝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九点了。

    现在的人睡得早,这个时候除了外面昏黄的路灯,家里的灯火都熄的差不多。

    唐宝他们都悄悄的进去,免得吵醒街坊邻居。

    不仅是离殇喝的差不多了,就连唐宝,媛媛和郑秀兰都是喝了不少,大家回到家就各自回房休息。

    唐宝回房后就先躺到床上,顺手就去拉电灯。

    可是伸手却拉到一只男人的手,那见鬼的感觉是真的不美妙。

    她几乎是像碰到毒蛇一样,快速的把手缩回来。

    察觉到他的手拉着自己的手不放,唐宝的另一只手快速的在他的手腕上一按,他的手就被迫松开了。

    她也是喝了点酒,这才放松了警惕,要是平常她早就能发觉自己的房间里来了外人。

    “你怎么不叫啊?”韦宥德拉亮电灯,揉着自己还有点酸麻的手腕,看着她笑:“我还想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你呢?”

    唐宝看着边上几乎是龟息一样不存在的两个黑衣人,还有自己面前穿着黑色风衣的韦宥德,咬了咬桃花瓣一样的唇,不悦的低声道:“你来做什么?”

    他看着她白皙的双手,指甲饱满圆润,宛若扣在指头上的粉珠,可是他却不会忘记,这双手也能持枪和自己对峙。

    柔顺的女人他也见的多了,现在遇一个敢和自己动手的女人,他觉得格外有意思。

    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整个人也显得温柔雅致,眼带笑意的看着她道:“我想请你出去走走。”

    要是她受到惊吓大喊,那他也不介意顺势把他们都带走。

    可是看她这样镇定,他又觉得很有意思。

    而且京都的治安现在也越来越严,他觉得还是人少点,这才更安全。

    “……”唐宝张了张嘴,却又像是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起身就往外面走。

    “等一等,”韦宥德又伸手拦着她,一脸的温柔体贴:“还是再坐一会,等外面的人都睡熟了,我们再出去吧?”

    ……

    十月的晚上已经是寒冬腊月,唐宝一点也没有反抗的跟着他们悄悄的离开家里,坐上小轿车就靠在一边沉沉的睡去。

    不是她傻大胆,她已经悄悄的把缩的最小的大白放在自己的兜里,这要是有人想对自己动手动脚,就只能先被大白咬一口。

    韦宥德自然也不会这么猴急,再者他觉得就算是唐宝已经嫁人了,自己也要让她感觉到自己对她的珍惜,再者船上已经准备妥当……

    离开京都到韦家港口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唐宝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大海。

    阳光下的海水绿盈盈的,层层叠叠的微波泛起,一道道白色的浪花,从遥远的地平线嬉笑着追逐着奔向岸边,海水锲而不舍地扑向堤岸或者礁石上,溅起数丈高的浪花,确实是很壮观的景象。

    还有停在一边的几艘大船,庞大的让人望而生畏,气势十足。

    唐宝现在睡好了,倒是很合作的跟着他走上大船。

    韦宥德对手下一挥手,就像是出征的将军一样气势十足:“起航。”

    大船很快就破浪航行,铁甲艇头刺破碧波,分开一条水路奋勇前进。

    唐宝就站在船头,看着大船行驶过后,被激起的层层海涛带着银白的浪花掠过船舷,一时之间波涛汹涌,扩大到远处海面上,泛起万顷波光。

    “外面冷,小心着凉。”韦宥德很满意唐宝震惊的神色,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披在她的肩膀上,含笑看着她道:“是不是觉得海上很宽阔,很美?”

    “是挺壮观的。”唐宝站直身体,杏眼明亮的看着他:“你想怎样样?”

    大白已经在她的口袋里欢呼个不停,觉得海里的鱼虾很丰盛,让大白现在就想饱餐一顿。

    唐宝看着不远处身子笔挺的就像是标杆一样站着的几个男人,就知道自己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既然不能明着下手,那她就只能暗着解决他了。

    海风吹在她的身上猎猎作响,金色的阳光下的女人杏眼就像是他最喜欢的海水那样波光粼粼的看着他,让他忍不住笑了笑:“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请。”

    唐宝心想:好巧啊,我也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大白蟒一条,绝对能让你长长见识。

    这巨大的轮船上面有上下两层,上面也有四五十间房间。

    韦宥德带着唐宝来到其中的一间大房间,里面张灯结彩,贴着大红的喜字,还有很多珍贵的摆件,珠光宝气,金玉满堂。

    “这喜服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你喜欢吗?”韦宥德指着铺在床上的精致喜服,看着她笑:“明儿也是好日子,我们就去小岛上成婚好不好?”

    唐宝一开始,确实是想弄死他的。

    可是现在看着一房间的好东西,倒是让她觉得自己有点下不去手。

    毕竟他虽然对自己心怀不轨,可是也不是把自己当成玩意,而是愿意给自己一个婚礼。

    “我已经嫁人了,”唐宝觉得这朵烂桃花还是不能要,义正言辞的道:“我宁愿死也不会对不起我的爱人,你别逼我,你要是逼我,我就跳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