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一点也不相信唐宝会跳海。

    她这一路这么配合,要是真的想死,这早就挣扎了,不可能道现在才来要死要活的要挟自己。

    他觉得这是她姑娘家的矜持和无理取闹,就是想让自己知道她不是见钱眼开,喜新厌旧的人。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时之间转不过弯,等我们结婚后,你就会知道我对你的好。”韦宥德看着她笑得春风得意:“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免得晚上没有精神?”

    “你,你……”唐宝觉得他嘚瑟的笑容真的很欠扁,拿起博古架上精致小巧的香炉就砸向他:“你滚,我宁愿死也不会和你结婚的,我和你势不两立。”

    她眸底火苗滋滋的燃烧着。

    可惜她自己不知道,愤怒的她看起来明艳极了,让韦宥德的心里更是像是羽毛在撩拨,痒痒的不行。

    “乖,我先出去看看,很快就回来陪你。”韦宥德觉得在这海上就是自己的地盘,一点也不在意她的威胁。

    唐宝见他离开房间,自己才扑到博古架前把兜里的大白,还有空间里的小白都拽出来,惊喜不已:“哇,这是羊脂玉的玉如意,这是纯金的弥勒佛,这颗白玉翡翠真的是极品,还有这……”

    大白和小白看着这么贪财的主人,都很无奈。

    小白抖掉身上的鸡皮疙瘩:“这些东西你空间里不都有吗?”

    唐宝义正言辞的道:“咱们不缺好东西,我也只是欣赏而已。”

    “要是你嫁给他,这些东西就都是你的了。”小白带着点蛊惑的道:“一回生二回熟,要不你就再嫁一回好了。”

    唐宝恋恋不舍的把眼神从白玉翡翠上挪开,瞪了小白一眼:“要是你能化形,我倒不在意让你变成我的模样嫁给他。”

    小白觉得她这样真的很刺激人,瞪着她道:“那这些东西我你要不要收走?”

    唐宝摇头道:“不能带走在,要不会惹人怀疑的。”

    又握着拳头道:“不过,我准备给他下点毒,让他知道我不是软柿子,也让他亲自带着好东西来求我。”

    踏马特,老虎不发威,自己都被人当成病猫了。

    “下毒?”大白游到唐宝的身边,想为她做点事:“我有毒,可以咬他们。”

    “你乖,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毒。”

    小白在一边兴奋极了,嘴里却还是打击他们:“下毒会不会显得太无耻了?”

    唐宝理所当然的道:“我这是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请佛容易送佛难。”

    又看着小白道:“要是你有别的好办法,那我也听你的。”

    小白黑溜溜眼睛满是期待的看着她:“我们可以把他们都弄死啊?可以把他们都扔到海里去喂鱼……”

    这货心心念念的竟然是要人家的小命,让唐宝真的很想问问小白先前说自己下毒无耻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只有要了人家的命这才不无耻吗?

    唐宝觉得自己还是少和小白说话比较好,看着房间里的窗户都不大,自己也不一定能钻的出去,可是大白现在苗条的身体完全没问题。

    唐宝免得自己也被小白带歪,从空间里拿出几味药粉开始动手……

    ……

    等到韦宥德再度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午后的十一点多了。

    他端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清蒸的桂花鲈,还有一碗红烧肉和一个素炒青菜和一碗白米饭。

    他看着在大红喜床上睡得正香的唐宝,心里越发觉得她这是随遇而安了,是认可自己了。

    他生怕吓着她,特意压低声音温声道:“唐宝,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

    唐宝打了个哈欠,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你又来做什么?我还想继续睡一会。”

    “好,那我把饭菜放在这,等你饿了的时候再次吃吧?”他现在对唐宝是真的恨不得千依百顺。

    横竖她很快就是自己的人了。

    唐宝衣服也没脱就躺在床上睡了一觉,现在起来就先不动声色的瞄了瞄香炉里淡淡的烟,见他放下托盘要离开,赶紧道:“等一下,我有话问你。”

    “哦,你问。”他转身就来到唐宝的身边,对唐她温柔一笑:“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唐宝很认真的看着他:“伸出手,我想给你把脉,看看你是不是有神经病,或者是精神分裂,要不好好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韦宥德觉得她实在是口是心非,先前嘴里还口口声声的说着不想看见自己,可是现在又故意说着引起自己注意的话。

    “我现在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着都行。”

    唐宝见他到现在还死不悔改,漆黑的双眸带着古怪的笑意:“你现在是不是很想闭上眼睛?要不要躺到床上休息一会?”

    “这青天白日的,不太好吧?”韦宥德的思想明显是不健康,已经歪楼了,眼神炙热的盯着她:“不过我都听你的。”

    唐宝只想呵呵,他这脑回路太清新脱俗,自己还真理解不了。

    还是这药有让人脑子不清醒的副作用?

    在他脱外套的时候,早就准备好的唐宝快速的扑过去,挥手间,手里的银针就落在他的几处穴位上。

    按着韦宥德平时的反应和速度,这几乎算是花拳绣腿的攻击简直就是小儿科,他随便就能避开,顺便把人给反制住。

    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速度跟不上脑子里的想法,只觉得自己晕晕沉沉的,内心惊恐万分,捂着脑袋满脸震惊的望着唐宝,砰的就栽倒地上,没了知觉。

    唐宝赶紧把床单撕开后,用特殊的绑法把他双手反绑起来。

    她明白,自己能轻易得手,还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房间里比较密封,这就容易挥发药性,再者是他真的是太小看女人了,看自己的时候,就像是砧板上待宰的鱼。

    自己这是让他永远的记住,不要小看任何女人。

    她把人绑的严严实实的,这才从空间里拿出一碗饺子吃了。

    反正他端来的饭菜她是不敢吃的,万一他也在饭菜里做了什么手脚,自己后悔都来不及。

    过了一会,外面想起了敲门声,打断了在苦思冥想找借口的唐宝:“二公子,您在吗?”

    “不在!”唐宝用很不满的口气把人打发走:“说是去给我找咖啡,到现在也还没回来。”

    外面的脚步声很快远去。

    唐宝却知道自己不能让他这么晕着了,他们这找不到人,肯定还会怀疑自己。

    她又不想杀太多的人,只能是让他妥协。

    唐宝拿出银针扎在他的几处穴位上,看见他眼皮动了动,声音冷峻,带着满满的压迫感开口:“别给我装死,要不我不介意真的弄死你,你要知道,大夫能救人,可是也能杀人。”

    这大冷天的,韦宥德却疼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这一刻唐宝的声音竟然让他遍体生寒。

    “你想怎么样?”他睁开眼睛盯着她,脸上浮起了一丝阴狠的神情:“只怪我自己太轻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唐宝心里还是不想和他为敌的,这有了在乎的人,就是有了软肋。

    就算是自己不怕他,可是他要是挟持了离殇他们来威胁自己怎么办?

    韦家现在虽然是黑白还说不清的状态,可是这势力却不小。

    他喜欢自己,喜欢的让唐宝都觉得有些莫名奇怪。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值的他喜欢。

    他现在为了得到自己,使了些手段,这样的疯子,她也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可是要是处理不好,他就会变成自己的噩梦。

    “我不想杀你,虽然你确实让我感觉到了困扰,可是我不想自己草菅人命。”

    唐宝的一双眼睛清亮有神,一点也不惧怕的看着他道:“我不是怕你报复,而是觉得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在广阔的无边无际的海上都能来去自如,辗转在各国之间,也算是为华国的经济做下了了不起的贡献!”

    “我现在固然能轻易的杀死你,可是你家里还有你母亲在等着你,还有这么多手下在靠着你引导他们走向美好的明天……”

    唐宝几乎是搜肠刮肚的把最励志的话和他说了,免得自己放虎归山。

    要是能活着,韦宥德也不想死,。

    听到她说了这么多夸自己的好话,他心里像是打翻了调味瓶,酸甜苦辣俱全。

    他不解的看着她问:“既然你也明白我年轻有为,为什么就不答应和我在一起呢?”

    “我做人就是光明磊落,绝不会抛弃糟糠之夫。”唐宝很是坦荡荡的道:“再者,在我的眼里,我爱人是最好的。”

    “而且,我今天要是能为了名声财富背叛他,来日未尝不会为了别的男人抛弃你!”

    听到她这斩钉截铁的话,韦宥德心里莫名一凛,旋即一回过神,便羞怒了起来。

    唐宝虽然说着话,可是一直打量着他的神色,见他眉眼越来越深邃,心里也是很矛盾。

    自己这一步真的走对了吗?

    要是错了,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她的心里已经决定了,这要是真的不行,自己只能不顾一切的先下手为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