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沉下脸,看着她眼神里已经带着掩不住杀意:“好,我答应你,你现在可以把我解开了了吧?”

    “我就是怕你醒来后太激动了,不能和我好好说话,我这才把你绑起来的。”唐宝上前伸手想解开他的手,却又犹豫的看着他:“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他的脸色越发难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不会,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唐宝点头附和:“我也觉得你这海上一霸,不会说话不算数;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你不要介意。”

    她上前解开他后,就退到一边:“那就劳烦二公子送我回去了。”

    韦宥德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他自然是不甘心自己这竹篮打水一场空,快速的掏出枪对准她的脑袋冷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是不是?”

    唐宝眼神里带着明晃晃的讥诮:“原来你不是男人啊?难怪说话就和放屁一样。”

    他的脸色更是阴沉:“我杀了你,谁又能知道我说话不算话呢?”

    “你想给我陪葬吗?”唐宝神色镇定的看着他:“你没发现你自己现在心脏隐隐作痛,还有心跳加快吗?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小看我这些大夫,随便给你下点毒药,那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韦宥德看着她的眼神几乎冒火,他实在是没想到她真的会对自己下毒。

    自己还真的是小看她了。

    偏偏唐宝还摸着她自己的下巴叹气:“其实我现在也有点后悔了,我要是真的和你在一起后,早把你弄死,你的万贯家财不都是我的了吗?”

    她叹了口气,眼巴巴的看着他问:“要不你就忘记先前我说的话?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结婚?我们正好去别的国家转转,就当是蜜月旅行了,你觉得怎么样?”

    韦宥德现在对她是什么心思都没了,她这不是明摆着想要弄死自己,准备继承自己的家业吗?

    而且他很怀疑她在弄死自己之后,还会把自己的亲妈也弄死,这样韦家的家业就都是她的了。

    唐宝见他不说话,自己上前伸手就勾着他的下巴,娇声细语的道:“宥哥,你喜欢我吗?那你现在还在等什么?还不抱紧我?我现在觉得有点冷?”

    哪怕她现在投怀送抱,可是韦宥德对她是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相反他各国的美女都有过不少。

    如果说先前是怎么看她怎么顺眼,现在是看见她,脑子里就冒出‘谋财害命’几个字。

    她这样彪悍的女人,说下毒就下毒,还能悄无声息的绑着自己,实在是太可怕了,自然是恨不得把她推得远远的。

    唐宝见他不抱着自己,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小样的,想和我斗,我会给你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让你知道路边的野花不能乱采。

    “我,我先前是和你开玩笑的。”韦宥德觉得自己的小命还在她的手里,现在还不敢和她翻脸。

    可是面对她现在靠近自己,让他已经没有任何花前月下的心思,浑身紧绷的恨不得推开她才好。

    只能死鸭子嘴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了不会勉强你,就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先前是吓吓你。”

    “你和我开玩笑?”

    她很不满的看着他:“你不觉得我很美吗?你不喜欢我了吗?”

    见他肯定的点头,唐宝也不气馁,反而是斗志昂扬的道:“你肯定是被我吓着了,我们多相处一会,你就会喜欢上我了。”

    韦宥德觉得除非是自己失忆了,要不绝对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思。

    唐宝端来一杯茶递给他,笑容满面的道:“这是我亲自泡的茶,你尝尝。”

    可惜现在韦宥德对她有着深深的戒备,完全不敢喝她递给自己的东西,有点僵硬的拒绝:“不用了,我不渴。”

    唐宝也不勉强他,自己慢慢的喝着温茶,没有告诉他,自己在茶里没有动手脚,反倒是趁着倒茶的时候,又在香炉里动了点手脚,而茶里就是解药。

    韦宥德在她含笑的眼神里,却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更让他觉得诡异的是,他总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让他头皮发麻。

    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二公子,您在里面吗?要不要下网?”

    韦宥德眼睛一亮,就想往外走:“我去外面处理点事……”

    他迫切的需要自己一个人好好的静静。

    “不行,我现在就需要你陪我,也好增加我们的感情。”唐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而且,你要是在手下面前毒发,那也太丢脸了,你说是不是?”

    他觉得唐宝这话是明晃晃的威胁。

    可是他还是妥协了,要是不出意外,他这辈子就算是躺着什么都不干,也能舒舒服服的享受一辈子。

    “停下来下网。”韦宥德说完,这才看着唐宝问:“你要怎样才给我解毒?”

    唐宝笑盈盈的看着他,眼神温柔极了:“我们结婚后再给你解毒好不好?反正再拖两三天也不要紧。”

    他差点被她这话气吐血,这是自己造的孽,自己现在怎么后悔?

    他正琢磨着自己怎么劝她不要肖想着嫁给自己,却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迷迷糊糊的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他很警惕的捏着自己大腿,觉得自己这是又被她给算计了,现在他对于自己的青白可是很看重的,生怕自己不小心睡死过去,就被她给生米煮成熟饭了。

    半梦半醒时,他发现她躺到了自己的身边,吓得他差点滚下床。

    “你抱抱我啊?躲什么躲?”唐宝一脸幽怨的看着他:“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

    他赶紧翻了个身,装做自己已经睡着了。

    唐宝在他翻身后,自己赶紧悄悄的下床,顺势把大白放在自己躺着的位置上。

    大白迅速的恢复自己的巨大的本身,再贴在他的后背上,顺势一个翻滚,大白就越过他的身体落在他的怀里。

    迷迷糊糊中的韦宥德觉得自己怀里的触感不大对,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看,巨大的白蟒对这自己吐信子,那碧绿的蛇眼盯着他。

    “不,不……来人啊!”韦宥德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声音很小,他想逃离床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都已经被巨大的白蟒给缠住了。

    白蟒的尾巴很有力气,很有技巧的缠着他,蛇眼也很认真的盯着他。似乎在琢磨自己怎么下口才好。

    唐宝和小白就躲在沙发后面看热闹,这个主意是她想出来的。

    哪怕她已经很熟悉大白变小的模样,可是现在看见大白恢复原身,还是让她觉得有点害怕,这蛇粗的都比他的腰还粗,不知道会不会吓死他。

    她就在边上继续配音:“宥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

    见鬼的美。

    他咬着自己的舌头,想从噩梦里醒来。

    可是他能感觉到自己舌头的疼痛,还能感觉到白蟒缠着自己,让自己的呼吸都觉得困难了起来。

    “你现在是不是更喜欢我了?我们以后天天在一起好不好?”

    韦宥德快要被吓哭了,赶紧拒绝:“不,不要,你离我远点。”

    他其实也见过不少蟒蛇,可是这样近距离的却还是第一次。

    要是说自己在做梦,可是这样的梦也太逼真了,让他再也坚持不住,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大白知道自己的主人也很胆小,就又缩回一尺来长的模样,用意念和唐宝沟通:“宝宝,我把他吓晕了。”

    自己也是有用的人了。

    不是,应该说是自己也是有用的蛇了,能为主人分忧解难了。

    “真的是太厉害了。”唐宝也不想大白和小白杀人,这不利于它们的修炼,可是这吓人却是无所谓了。

    她看着床上昏迷过去的男人,忍不住摇头叹息:“以后他看见我,就会是老鼠看见猫一样,没胆子再做什么了。”

    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朵烂桃花,就这么被大白给掐了。

    小白看着床上的男人也是一脸惋惜:“要不等下我也化形吓吓他?”

    凭着自己现在的灵力,化形也是能撑几分钟。

    唐宝瞪了小白一眼:“你给我安分点,大白是恢复本身,哪像你化形还是要浪费很多灵力,都是因为你吸收了太多的灵力,害的我现在都不能进空间里了。”

    小白觉得很冤,这黑锅它可不背:“我这些日子仔细的查看过了传承,觉得你现在不能进空间,那是因为你的等级不够。”

    “就是空间里升级了,而你却还是没有好好修炼,这才进不去的,不能赖我。”

    唐宝觉得自己的胸口被小白插了一刀,有点恼羞成怒的拎着小白,杏眼喷火:“老娘现在很想吃狐狸肉,你要是敢化形,我就敢剥了你的皮做狐皮大衣。”

    “那我还是进空间修炼吧?”小白还是能屈能伸的:“我会想办法让你进空间的。”

    唐宝却瞪着小白道:“现在你在我身边待着,让大白进去好好歇一歇,等下还要辛苦大白下海捕鱼呢。”

    大白在小白嫉恨的小眼神里,被唐宝收进空间。

    唐宝自己再度坐在床上,拿出银针对准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