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自己再度坐在床上,拿出银针对准他的几处穴位扎去。

    她此时反而有点庆幸大白和小白都是一脉都不是杀戮之道,自己也不会做下逆天而行之事。

    要是今儿她让大白吞了人,以后一遇到危险,她是不是都会下意识的认为只要让大白出来面对就好了?

    幸好,大白在有自己的意识后,就没有弄死过人。

    小白更是纯洁的很,像是白活了这几百年一样,

    人生在世不称意的事情不会少,可是还是要自己解决才算是自己的人生。

    韦宥德睁开眼睛看见看见唐宝,那漆黑漾着水儿的杏眼里,澄澈得都能倒映出自己惊恐的眼神。

    此刻她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时候,让他的眼前闪过了先前白蟒阴狠的眼睛,瞬间让他的后背一阵阵发寒。

    他心里还是不相信那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却也知道就算是自己说出来,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自己的话,

    他们经常在海上,自然也遇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夜晚在海山听到歌声,还有巨大的鲸鱼,蟒蛇。

    更有看到过脸像猴子,脖子比人长好几倍,眼睛像人但要大得多的‘人’。

    还有恐怖的海啸等等!

    韦宥德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他自认为自己也是很大胆的人,可是一想到自己今儿的遭遇,还是让他胆战心惊。

    “您醒来了?”唐宝见他眼带恐惧的看着自己,心里十分满意,对他嫣然一笑:“你是不是昨晚上没睡好?为了我以后的幸福日子,我会给你准备一些补药补补身子。”

    韦宥德敬谢不敏。

    开什么玩笑,自己正是身强力壮的好年华,身体好的不得了,怎么可能需要补药?

    要是别人敢这样打趣他,他能让人满地找牙。

    可是现在说这话的是唐宝,他不敢骂人,还只能勉强的笑了笑:“多谢你关心,其实我也没什么大毛病。”

    其实有那么一刹那,他都想承认自己身体有毛病,可是一想到她是大夫,还是不敢胡说八道。

    唐宝觉得自己不能再逗他了,皱眉道:“你这人太没意思了,不会说好话哄我开心,不会给我准备好吃的,这船上也太无聊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要回去了,你现在救人船开回去!”

    韦宥德觉得这是自己最想听到的话了,赶紧点头附和:“是是是,我都听你的。”

    随即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那你能不能替我把毒给解了?”

    唐宝不满的瞪着他:“你急什么急?等过六天再来找我,我回去就会给你准备解药。”

    “是!我都听你的。”现在就算是他不想听她的话也不敢明说啊。

    他决定自己悄悄的去医院检查,要是这毒药好解,他就不怕唐宝了,自己想法子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现在的韦宥德哪怕不甘心,可是自己的命却是更重要的.

    他现在也不敢和唐宝闹翻,自己出去让船开回去。

    船在大海里已经行驶了四个多小时,现在突然听到老大说要转回去的消息,大家都觉得很是匪夷所思,差点都怀疑自家老大是被人假冒了,或者是被人威胁了。

    可是,看着韦宥德脸色阴沉的模样,大家伙还是不敢多说什么,开始返航。

    早上的韦宥德还是满心欢喜,志得意满的出海,可是下午却是灰溜溜的上岸,看着唐宝的模样就像是烫手山芋一样,这样的女人再美,自己也敬谢不悔。

    “我还有点事,要不让人开车送你回去?”打死韦宥德也不想再和唐宝近距离的接触了,哪怕是同一辆车也不行。

    唐宝心里很开心,自己现在在他的眼里,就像是毒蛇猛兽差不多的存在了。

    不过,她这么配合的来到海边,就是为了让大白下海,自然是不会无功而返。

    她一口回绝:“我晕船,现在难受的很,在这住一晚上,明儿再回去。”

    这边的码头是韦家的,为了方便自家人,附近是有几处房子和仓库。

    而且韦家有钱,对手下也是恩威并施,这边也准备了饭馆,凭着自己的编号,就可以在这免费吃。

    韦宥德想想今儿自己的遭遇,就替自己心疼自己,让自己副手留下来招待唐宝,他自己就坐上车快速回京都,什么都没有他的身体要紧。

    唐宝说是自己晕船,可是在饭馆里的时候胃口却很好,点了一大桌子菜。

    这边临海,自然是海鲜为主,而且这边的厨师手艺很不错,黄鱼,海鲫鱼,小嘴鱼,带鱼,蛤蜊、扇贝,虾、蟹都是鲜美极了。

    唐宝也吃撑了,借着散步的借口,就往海边走,随即在观景台上,就把兜里的大白掏出来扔了下去。

    反正现在也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色早就黑透了,探照灯照不到的地方也不算是特别的明亮。

    远远跟着唐宝的两个男人都觉得这女人是不是被自家老大抛弃了,这才想不开要跳海了?

    毕竟韦宥德在今天之前,是对唐宝真的很感兴趣,他们也算是韦宥德身边的亲信,自然是知道自家老大原本的打算。

    就算是突然返航,他们大家私下揣测是自家老大得到了人就不珍惜了,就后悔了,这才独自离去……

    唐宝可不知道他们在后面嘀咕自己已经遭到了无情的抛弃,她现在琢磨自己不见了,家里人会不会担心?

    不过,在自己离开的时候,也在悄悄的放了一张纸条在客厅的果篮子里,说是自己有事,要出去三天,让离殇替自己请假。

    她觉得自己下回可以带他们过来一起看海,吃海鲜,这里的海鲜实在是太美味了,希望大白能多弄一些。

    虽然现在的空间里唐宝不能进去,可是把鱼虾放在湖里却没问题,她为了做实验,还放鸡鸭进去,结果鸡鸭进空间还是死翘翘了。

    冬日的夜晚,海风吹到人的身上特别的冷。

    可是唐宝穿的很厚,自然是不怕冷,就算是真的冷了,为了好吃的还是要忍着。

    大白很快就游过来,唐宝虽然没有看见大白,却能用精神力交流,知道大白回来了,自己就赶着跟着自己的两人回去,自己在把大白收进空间。

    大白把嘴里和肚子里成百上千条鱼虾都吐到空间的湖里,自己又赶紧下海去找好吃的。

    大白连续来回了十几趟,还不知疲倦。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被唐宝赶回去的两个男人喝酒侃大山结束,见她还没回来,生怕她已经跳海了,赶紧披着厚棉袄,拿着手电筒去寻她。

    海风呜呜呜的呼啸而过,吹到人的身上就像是吹进了骨头缝里。

    电筒照过去的时候,恰好看见一道巨大的‘白线’游到海边。

    男人浑身一哆嗦:“那,那是什么?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

    另外一个男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的道:“你也好看见了?是不是龙,龙王吗?”

    “不管是什么,反正不是我们能管的,我们赶紧跑吧?”

    “对对,赶紧走……”

    唐宝看见他们两人转身就跑,这才把大白收进空间,自己也打着哈欠往回走:“好了,我们也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等以后有空了,我自己弄条船出海,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玩个痛快。”

    小白站在唐宝的肩膀上,闻言很兴奋:“好啊,好啊,我会提醒你不要忘记的。”

    大白此时也是真的累了,不过它也吃了很多美味的鱼虾,回到空间就开始休息,外面警戒的事情就交给小白了。

    ……

    黑夜里的柏油路上没有什么车,几乎是一路畅行无阻。

    韦宥德不用自己开车,昨儿晚上也没睡好,可是惦记着自己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的睡不着。

    他听到自己的大哥大响起来了,心里忍不住一紧,莫名觉得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毕竟现在都是晚上快十一点了,没事的话,怎么可能打电话打搅自己的睡眠。

    他皱着眉头接通大哥大:“喂!”

    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难掩惊慌失措:“老,老大,唐小姐被,被龙王抢,抢去了!”

    韦宥德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严厉的大声问:“什么意思?你看到什么了?”

    “我和六子都,都看见了白色的龙,就,就在海边……”

    韦宥德原本心里是在催眠自己看见白蟒,是自己在做梦,可是现在两个手下的话,却打碎了他的美梦,让他不能在掩耳盗铃。

    他听到手下磕磕绊绊的把事情经过说清楚,愤怒极了:“你们怎么就没有盯紧她?还有,海里的到底是白蟒还是龙?”

    “老大,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让嫂子一个人。”那边的手下还以为自家老大是因为唐宝不见了这才伤心愤怒,赶紧乖乖认错:“但是距离太远,就是只看见白色,我们也不能肯定这是什么?不过,没听到过有这么大的白蟒啊?”

    韦宥德现在心里已经敢肯定了唐宝就是白蟒,他真的是很心疼自己的运气怎么就这么不好,偏偏看上了一条白蟒?

    幸亏自己发现的早,要是真的成了,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白蟒的点心,还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现在,他只想赶紧回京都,去庙里拜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