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现在只想赶紧回京都,去庙里拜拜,求个护身符,再去寻些有能耐的人给自己看看。

    他有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心里琢磨着唐宝现在是不是变身了?而且她现在会不会想吃人?自己要不要让手下们警惕点呢?

    “老,老大,唐,唐小姐回来了,她没有不见……”手下还在打电话,却看见唐宝走进来,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的道:“她真的回来了!”

    韦宥德心累,他从来没担心过唐宝会消失不见,他担心的只是唐宝是什么模样回来的。

    现在听到手下的话,他就能确定唐宝是人模人样回去的,毕竟自己的手下可不会认识她的本身。

    “你们都不要去打搅她,要是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就是。”

    他按了大哥大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这才看上这样的妖孽?

    他现在只求唐宝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她的秘密,免的自己被灭口……

    韦宥德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天都还没亮,他还没进大门,边上突然窜出来四个人把他给拦住了。

    “韦同志,你涉嫌恶意绑架,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出示了下证件,神色严厉的看着他:“我们是京都调查局的,请!”

    韦宥德是真的觉得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先前他是有机会把一切抹平的,可是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在被他们找到的时候,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还能借此机会把事情闹大,让唐宝众叛亲离。

    可是现在!

    他们都如临大敌般盯着他,手全扣在腰间的枪包上,似乎韦宥德一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韦宥德看这架势也很头疼,自己这要是从了,那也太窝囊了吧?

    不是,是自己很委屈好不好?

    可是,他也不敢和他们硬抗。

    到了地方,大哥大就被没收了,随后诸葛蓝就难掩怒气的进来了,站在他对面,一把拎住他的衣领,难掩愤怒的厉声问:“唐宝呢?你把唐宝关在哪儿了?”

    “这都是误会,我没有……”

    “你现在只需要回答我,唐宝在哪儿?”

    韦宥德还没说完,就被诸葛蓝冷冷的打断他的话,语气极具压迫性:“别和我耍花招。”

    韦宥德看着他迫切的眼神,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请唐医生去给我治病,她想去看海,我就带她去码头看海了。”

    “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诸葛蓝觉得他在敷衍自己,凑近他冷笑:“你应该知道容老爷子吧?我举荐唐宝替他调养身子,现在你不把人交出来,你承受不起容老爷子的怒火……”

    “你……”

    韦宥德现在是相信唐宝对于医术有真本事了,不是她悄无声息的就给自己下毒,而是没本事绝不会被推荐给容老。

    那可是华国三领导,他的身体可不敢有丝毫马虎,可见自己当初调查唐宝的时候,还是不够了解她的真正情况,要不自己绝不会这样动手。

    他欲哭无泪,内心忍不住痛骂起了当初鬼迷心窍的自己,无奈的道:“唐医生真的没事,她就是在海边住在,你要是不放心,我这就和你一起去把她接回来。”

    诸葛蓝冷哼一声:“她没事最好!她要是有事,我和你不死不休!”

    韦宥德心里很幸庆自己没把唐宝怎么着,反而让手下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要不和诸葛家真的闹起来,自家还真的没什么必胜的把握!

    ……

    唐宝可不知道自己留在果篮里的纸条没人看见,反倒是诸葛蓝为了给她找了把保护伞,想告诉她好消息的时候,这才发现她不见了。

    当然,诸葛蓝只是让唐宝去容老那走个过场而已,毕竟人家有自己的专属私人医生。

    就是这走个过场了,也是他和大哥亲自去见了容老,这才能去容家。

    唐宝舒舒服服的一觉睡到大天亮,起来后就去饭馆要了大碗的海鲜粥和虾饺。

    海鲜粥是珍珠米现煮而成,汤汁浓稠,入口更是鲜甘爽口,清香宜人。

    最主要的是海鲜粥的配料十分丰富,膏蟹、虾、鲍鱼,干贝粥,牛蛙很嫩,干贝这些,鲜美极了,加上虾饺简直就是绝配。

    她又不出意外的吃撑了,饭后继续散步。

    不出意外,还是有人跟着她。

    那男人估摸着有点无聊,干脆和唐宝唠嗑:“唐小姐,我叫六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唐宝对他浅浅一笑:“你好,我这是随意走走而已。”

    “那还是换个方向吧?”六子觉得她笑起来像是春风吹过自己,真是浑身舒坦,干脆凑上去和她嘀咕:“昨晚上这边出现一条白龙,为防万一,我们还是别过去了。”

    唐宝嘴角抽了抽,难怪说三人成虎,这明明是白蟒,现在已经传成龙了。

    不过她也很配合的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一脸好奇的问:“六子哥,这海里真的有龙吗?”

    六子被她那一声悦耳的‘六子哥’喊得得意洋洋,拿出要把牛吹到天上的架势:“那是肯定有的,海底的龙宫我没去过,可是却见过人身鱼尾的美人鱼,还有蛟和巨蟒……”

    唐宝很捧场的露出震惊的模样,自己就当是在听说书,反正他这口才确实不错。

    她原本是打算早上就回京都的,可是听到六子说中午会有打鱼的渔船回来,而且韦宥德离去的时候,还说什么都可以满足自己。

    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不能白来海边一趟,她顿时改变主意,准备午饭后再回京都。

    说白了,她就是好奇渔船上会有什么好东西。

    而且,这里的海鲜实在是太对她的胃口了。

    要不是现在时间不允许,她是恨不得住个十天半个月再回去。

    唐宝溜达了一圈,这才回去给自家爸妈打电话,问他们有什么想吃的海鲜。

    现在都已经是农历的十月二十一了,再过两个月自己就回老家过年了,肯定要给自家人都准备些他们爱吃的。

    等到挂了电话,六子就匆匆过来,一脸焦急的道:“唐小姐,二公子先前给我们打了好几个电话,您赶紧给他回个电话吧?”

    他觉得自家老大是真的把她放在心尖上,这一时半会不见,就惦记着唐宝,真的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要是韦宥德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抽他一顿。

    他容易吗?就这一天一夜,大都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

    而且海边的信号不稳定,他打了一早上的电话也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了,那边又说唐宝不在……

    唐宝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因为信号的问题,还是没有打通。

    六子很有经验的道:“可能是因为今儿海风大,这信号就不好,再者老大留话说很快就会过来,让你不要急着离开。”

    唐宝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琢磨他是不是自己吓自己,吓得身体不适了,当心小命不保,这才来找自己。

    不过,这也不耽搁她吃好吃的,听到出海捕鱼的船回来了,也赶紧去凑热闹。

    满满的一船鲜活的各种鱼虾,让唐宝兴奋极了,在边上指着六子去替自己挑鱼:“我要那个大的黄花鱼,再给我来两条带鱼,还要鲈鱼和石斑鱼!还有那个虾多给我抓几只……”

    他们经常出海的人,对于这些都已经吃的不想吃了,而完全不明白唐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海鱼。

    不过这些鱼虾也不值钱,只要哄唐宝开心就好,免得她等下见到老大说他们不陪她玩。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诸葛蓝下车看见好好的唐宝,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上前问:“你没事?你怎么在这?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唐宝看着诸葛蓝关心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韦宥德生怕唐宝在诸葛蓝的面前说什么她要离婚改嫁的话,赶紧对她使了个眼色:“唐医生,我是请你来给我看病的是不是?”

    说真的,他现在心里是很矛盾的,一边是想着她不要在诸葛蓝的面前揭穿自己,毕竟他不想和诸葛家交恶。

    可是要是她真的替自己隐瞒,他又怕唐宝真的想缠着自己,想想就心慌慌的。

    唐宝笑了笑:“没有,他说最近要出海,可以顺便替我运制药机回来,我也是盛情难却,就过来把买机器的捌万元钱交给他。”

    杏眼亮晶晶的看着韦宥德:“正好,你先前还没给我开收据,现在有诸葛蓝在这做见证人,你就给我开个收据吧?”

    “这?”韦宥德瞬间目瞪口呆,自己什么时候收了她的捌万元钱?

    等到回过神,几乎要被气吐血,她这是明晃晃的要挟自己。

    而且她还想空手套白狼。

    她怎么就这么心黑,这么无耻,这么卑鄙……

    可是,自己的小命就捏在她的手里,自己现在是被逼上梁山了。

    诸葛蓝眼神快速的在他们之间转了转,也附和:“那行,韦二公子,你怎么说?”

    韦宥德忍了又忍,才没有破口大骂,真的,他现在觉得唐宝比自己更像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