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拿到唐宝给自己的联系方式,就坐不住了。

    哪怕他兜里的各种平安符合护身符都没有特别的不良反应,可是自己和她同居一室的压力太大,他都佩服以前的自己敢对她想入非非,现在他只想离的远远的才好。

    “那我先走了。”他见她点头,自己才敢起身离开,有不放心的问了一句:“我这身体没事了吧?我出国一个来回,起码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这要是在海上身体不好,那我可真的是有去无回了啊?”

    唐宝很肯定的点头:“你放心吧,我也等着你替我把东西运回来!回去好好睡一觉,就能恢复了。”

    韦宥德这才放心的离开唐家,他这些天担惊受怕的没有休息好,现在总算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

    再者是他喝的药里有安神的效果,他回到家就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人只要能吃好睡好,就会觉的浑身精神足。

    他这一觉睡到第二天的早上才起来,觉得自己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精神,心里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毒现在是真的解了。

    不过,他也不敢反悔,毕竟唐宝下毒太厉害了,医院里都检查不出来,未免被她再度下毒手,自己肯定不敢得罪她。

    ……

    唐宝可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把人吓到了,她在他离开后,自己就回房关好门,人倒在床上,意识却进入空间去药田里收药材。

    收了两亩地的桔梗和甘草后,留下边上的几株做种子,她又种上麦冬、天冬的种子。

    看着一大片的药材,还有四亩地的瓜果蔬菜,她也忍不住的暗喜自己的空间神实在是太神奇了。

    自己有着上辈子的记忆,就已经违背了科学,现在空间有狐狸和蛇,就更让人匪夷所思了,就算再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唐宝也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接受的了。

    她的目光落至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上,希望自己可以有朝一日打破这无形的壁障,说不准山上也有很多药材。

    而且那里面的年份不低,她暗暗盘算着,最少也是五百多年了,希望自己不会看见成精的人参什么的。

    有些中药的价格一直很高,她忍不住往山上走,“嘭!”的一声,她的意识凝聚的身子就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弹了回来。

    哪怕在空间里的只是自己的意识,可是她在床上的身体还是能感受到疼痛的。

    唐宝只能郁闷的叹息:自己现在可真是空有宝山,看到得不到,真是太欺负人了。

    小白颠颠的跑过来,它现在是小白狗的形状,看起来实在是可爱极了:“宝宝,地里的西瓜和草莓都给我们吃好不好?”

    唐宝点头:“行,西瓜籽都给我收好。”

    毕竟黑土地实在是很神奇,这各类种子都比外面的好,相当于自动改良了,哪怕是最普通的青菜种子,都比外面的更好吃。

    她已经给四季春酒店提供各种蔬菜种子,毕竟那里也有自家的一成股份,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看到分红的钱。

    小白欢叫一声,自己就招呼大白去摘好吃的了。

    唐宝的空间,全凭着她的意识主宰,她心念一动,眨眼之间,意识就在空间里转了一圈,自己才离开空间。

    她就干脆在床上睡了一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被电话声吵醒。

    唐宝打着哈欠起身去外面客厅接电话:“喂!”

    “老婆,是我!”顾行谨难掩担忧的声音在电话的那边传过来:“你没事吧?我听诸葛说了你的事情,昨儿晚上我们打电话的时候,你怎么没和我说?”

    哪怕她看不见他的模样,可是脑海里却出现了他俊朗的五官,黑漆如墨的凤眼里肯定是满满的担忧。

    “我没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哪怕在电话里,有些话唐宝也不敢说的太明白,笑了笑:“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再和你说又有什么用?不是让你白担心吗?”

    这话说出口,就觉得话里的意思有抱怨的感觉。

    “媳妇,对不起,是我的错!”顾行谨听到她的话,觉得自己的心都好似被一双手狠狠的拽了起来。

    她的话确实没错,自己和她相隔万里之遥,和她之间聚少离多,就算是她和自己说了,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他心里已经开始琢磨起诸葛蓝给自己的建议,虽然有点可惜自己现在的一切,可是现在华国进步的很快,战争也会越来越少……

    唐宝乖乖道歉:“是我说话不过脑,老公你别生气,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现在很安全,你不用担心我,我一有空就给你打电话,你好好照顾自己,过年的时候我们就能见面了……”

    其实过年两人能不能顺利见面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唐宝就当是给他个念想,反正她放假了就准备回家陪爸妈,要是他没有假期的话,那见个毛线啊!

    自己的小媳妇这么通情达理,顾行谨心里越发内疚,莫名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酸涩。

    本来有一肚子关心的话,想要问问她韦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一句:“你一定要小心点!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唐宝也笑了一声:“先前的时候是我矫情了,老公你别生气啊!么么哒,都是因为我们好几个月没见,我这才变成了深闺怨妇,嘿嘿……”

    恰好这个时候,离殇走进来,听到唐宝这撒娇的话,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觉得自己被强喂了一嘴狗粮。

    离殇内心表示,这口狗粮太酸,自己拒绝吃,摇头叹息的打趣唐宝:“要不要我去外面待着,免得你看见我,有些话就说不出口?”

    唐宝无语的看着身后的离殇,无声的说了个‘滚’,自己又继续煲电话粥,甜言蜜语的哄自己的小男人。

    好吧,虽然他现在的年龄确实比自己大六岁,可是要是按着自己的记忆里,顾行谨是妥妥的小鲜肉啊,自己必须要有耐心,

    而且自己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就知道他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不多。

    自己不能因为需要他的时候就上赶着,现在把人家吃干抹净了,就觉得人家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了。

    可是她不知道,顾行谨听到她这么懂事,心里越发觉得内疚,心里滋生出一种连他都不知道的情绪来,觉得自己的媳妇真的太不容易了……

    唐宝觉得电话机有点烫了,这才柔声道别,挂了电话。

    顾行谨挂了电话后,俊朗的脸上满是担忧,黑沉沉的眸子蓦然收紧,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闭着眼睛抽了几口后,下颚紧抿,睁开黑沉沉的眸,还是拿起电话开始给诸葛蓝打过去……

    这边,离殇滞了几秒,黑着脸转身离开客厅,才走到门口,又转回来,坐在边上低声嘀咕:“我为什么要走?”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可是不能否认唐宝不管是哄男的,还是女的,都很有一套,自己学着点,就能哄的媛媛眉开眼笑也是好的。

    唐宝挂了电话,转头看着离殇一副木头人一样坐在凳子上,俊俏的脸上面无表情,可是她眼尖,看见他的耳朵都红透了。

    这么纯情的男人,让唐宝在心里琢磨自己要不要提点他几句。

    这个时候,吴媛媛也进来了,看见他们在客厅,笑着招呼;“唐宝,离殇,你们都回来了啊?晚上想吃什么?”

    “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唐宝很体贴的给她倒了杯热茶,又一脸关切的看着她:“你累不累?要不晚饭我去烧吧?那几袋都是吃的零食,你先吃点巧克力或者饼干填填肚子!”

    “谢谢!”吴媛媛对她甜甜一笑,接过她倒给自己的茶喝了一口,红糖的甜味,还有点甘草的味道弥漫在她的唇间。

    唐宝已经从袋子里拿出巧克力撕开递到她的嘴边:“你太瘦了,要多吃点……”

    离殇也拿着一个苹果在边上准备献殷勤的,然而,轮不到自己了。

    他狠狠的咬了口苹果,看着唐宝把自己的女朋友哄得眉开眼笑的模样,真的很想骂人,觉得唐宝这是在撬自己的墙角。

    幸好她是个女的,要不自己的女朋友早就飞了。

    唐宝是真的觉得吴媛媛好,性子好,厨艺好,特别是这几天的鱼虾,她清蒸,红烧,弄出来的滋味还真的挺好的。

    让唐宝感叹不已,觉得她在厨艺这方面,是真的很有天赋。

    吴媛媛喝了杯茶,吃了两块巧克力,自己就去厨房做晚饭了:“唐宝你坐着就好,我就炒盘青菜,弄盘白灼虾和鸡蛋西红柿,煤气灶里烧很快就好。”

    “我去给你打下手。”唐宝是真的是无意识的:“就算是我帮不上忙,陪你说说话也挺好的啊!”

    离殇坐不住了,把苹果核扔到垃圾桶里,抢先一步跟着吴媛媛进去了厨房:“唐宝你给我好好歇着,我去打下手就好。”

    这日子,真心是委屈啊,自己想和女朋友说说话,就只能趁着做饭的时候了。

    唐宝见离殇眼神幽怨的扫过自己,觉得自己也很无奈啊,自己可真的不是想和他争宠,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