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十一月初二,天气已经冷的能让人冻成狗。

    特别是天黑了以后,窗外的寒风呼啸,吹得树枝瑟瑟。

    唐宝却在学校的研究室里记录下自己的今儿折腾出来的几味药的比例和成分。

    医学院里现在大三的课程已经不多,大都人都已经在实习,像她这样没实习的就有大把时间浪了。

    可是院长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孙女在喝了唐宝开的中药后,现在恢复的很不错,他觉得不能浪费唐宝在中医方面的天赋,就假公济私的让唐宝把孙女的中药汤剂改成丸剂,免得自己的孙女喝了中药后就胃口不好。

    为此,还把小研究室的钥匙给她,让她可以随意进出研究室。

    “终于折腾的差不多了。”唐宝抬头晃了晃自己的脖子后,看了眼手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让她在回家去睡和去寝室睡犹豫了一会。

    她和家里人说好了,自己这几天忙,先不回去。

    中午离殇还特意给她带了媛媛准备的鸡汤,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郑秀兰也给她送了食堂里的晚饭后,这才离校去接她的两个女儿回家。

    唐宝把资料都收进背包里,锁好门后还是决定回家。

    她得给家里和顾行谨打电话,免得他们担心自己。

    而且,家里更暖和点,自己明儿可以睡个懒觉,要是去寝室里睡得话,方彬彬早上起床的时候,就会喊自己起来。

    她孤单单的下了楼往外面走,觉得寒风直往自己的领口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加快脚步。

    昏暗的路灯照亮了学校的主要几条路,唐宝只是偶尔遇见几个认识的同学互相打了个招呼。

    平时这个时候,学校外面还很热闹,可是冬天商家都关门的早,除了几家旅馆和小店还亮着灯,大都店都已经熄灯关门了。

    唐宝看了看学校门口竟然连载客的面包车都没有,气的她差点转身就回学校的寝室去睡。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不是逼着自己让小白带着自己瞬移吗?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她今儿就要靠自己,下定决心要走回家,就当是自己锻炼身体了,要是路上没人那就更好,自己可以让大白小白出来透透气。

    虽然它们都觉得空间里的灵气更充足点。

    她走了一段路,就把冷冰冰的大白弄出来放在自己的衣兜里,把小白当成暖手宝,还安慰大白:“等夏天我就抱着你睡,你软软的,冰冰的,抱着你就像是抱着冰箱一样。”

    大白吐着蛇信,用意念应了她一声,乖乖的保证:“好的,宝宝到时候我肯定让你凉凉的,一点也不热。”

    唐宝的笑容有点扭曲,反正她也不知道明年的夏天,自己有没有勇气抱着原形的大白纳凉。

    走了一会,唐宝倒是不觉得冷了。

    这段路上现在也偶尔有自行车三三两两的经过,唐宝也不觉得冷清,反而觉得人多麻烦,万一他们晃动的电筒照到探头探脑的大白就不好了。

    她就干脆走了小路往家走,这边僻静点,离家也近。

    大白就干脆从唐宝的棉衣兜里爬出来,盘到她的手臂上,虽然它喜欢空间里的灵气,可是它毕竟是在深山野林里长大,对于外面的一切还是很好奇的。

    当然,从大白跟着唐宝以后,每到下雨天,唐宝都会让大白在晚上出去溜达溜达,熟悉一下京都,做一条有见识的白蟒。

    “你们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了吗?”她觉的寒风吹在自己的身上,更像是阴森森的刺骨,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句‘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话。

    小白意思外放后点点头,见此刻唐宝有点紧绷和,好像有点害怕,无语极了:“就只有四个人而已,你要是害怕,那我就带你瞬移,几个瞬移就能到家了。”

    “不用,”唐宝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压低声音问:“他们手里有没有什么武器?”

    虽然有点丢脸,可是在外面,小白的精神力却是能看的最远最细致。

    她是很希望这是自己紧张过度,希望后面的那几个人只是路过的。

    这要是他们是针对自己的,就说明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

    自己这没钱也不是绝色,这肯定是寻仇了。

    按说自己现在认识的人不少,可是这有仇的还真不多,会是谁看自己不顺眼呢?还特意请人盯着自己是为什么呢?

    她虽然有枪,可是这黑夜里根本瞄不准,而且动静太大,还不如用刀。

    她仔细听的时候,四周都是静悄悄的,越发显得后面的脚步声很明显。

    唐宝不敢回头,免得打草惊蛇,手里心念一动,已经左手拿刀,右手拿枪。

    如果是路过的,就只当是虚惊一场,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可要是真的冲着自己来的,自己总要知道幕后的是谁在算计自己。

    她其实是很惜命的,一点也不胆大任性,在自己先发制人,还是等对方先动手之间摇摆了一下,还是决定当成自己不知道。

    反正今儿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实在不行,自己就把人都弄死,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在她被人从身后扼住了喉咙的时候,唐宝就假装害怕的瑟瑟发抖,想要尖叫才发现自己不能叫的太响,毕竟是喉咙让扼住了。

    对方果然觉得挟持女人很容易,在她耳边恶声恶气的道:“不许乱嚷嚷,否则我们杀了你。”

    唐宝浑身僵硬,似乎已经吓傻了,愣愣的点了点头。

    袖子里的小刀已经不着痕迹滑到了她的掌心里,就等自己问清楚就准备动手。

    男人扼住了她喉咙的手松了点,却把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制住,开口问:“老实交代,容老得的是什么病?”

    唐宝这下是真的楞住了,她原先心里琢磨纪家,朱家,或者是申屠家,唯独没想到这几个人问的却是容老的病情。

    “他,他有高血压,偏头疼!”唐宝觉得容老的病根本瞒不住,因此很诚实的说了。

    在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目的前,她还真的不急着反抗。

    后面的高个子男人带着**帽上前,手里把玩着匕首,冷飕飕的问:“他的偏头疼是不是你看好的?”

    唐宝赶紧摇头:“不是,是林老给看好的。”

    偏偏她说的这大实话没人相信。

    后面一个男人腔调有点怪,就像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那你去做什么?”

    唐宝听到他的腔调,心里一跳,觉得这人十有八九不是华国的人,可是她不敢多看,唯唯诺诺的道:“是我得罪了海上韦家,这才托诸葛二公子带我去容老那边坐坐,借了容老的东风吓吓人而已。”

    “是吗?”男人上前两步,伸手托着唐宝的下巴,借着昏暗的月色,看着她的眼神,抬着她下巴的手,就上滑到了她的脸上:“你以后就跟了我!我会好好待你的。”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我,我……”唐宝气的脸红脖子粗,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他们还以为唐宝这是害羞了,那个说话怪腔怪调的人得意的笑:“”这女人,还是在娇羞的时候是最美!不过……”

    美你个熊!

    唐宝留意到背后的男人钳制住自己的双手的力道轻了两分,趁着他们注意力松懈,当即抓住了这个机会。

    她手肘往后用力一顶,同时抬脚踹向前面男人的要害。

    说真的,她现在的力气是真的不小,这力道让前后的两个男人都疼的退后几步。

    特别是那声调怪异的男人,更是疼的弯下腰,怒吼:“I go,给我把她抓起来,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唐宝见另外的两个男人对自己扑过来,快速举起了手里的刀,反手刺向他的胸口。

    她的动作很娴熟。

    这是顾行谨教过她的。

    唐宝虽然不算是个好下属,不能做到顾行谨要求的,但勉强也算是个好学生,把他教给自己的都学会了七八成。

    男人没想到唐宝顺身带了刀,下意识的退后几步,避其锋芒。

    另外一个男人却从边上向唐宝肚子一脚踹去,这要是被他踹到,唐宝肯定会受伤。

    唐宝现在的五感特别强,快速的避开,手里的匕首顺势在他的大腿上划过。

    锋利的匕首瞬间让他大腿皮破肉绽,血流不止。

    “啊!”男人疼的死死捂住自己的伤口,难忍疼痛的哀嚎:“快给我止血!”

    在此同时,唐宝已经快速的往远处跑去,她的身姿轻快的如同林间的小鹿,就像是很熟悉这边高低不平的泥路。

    “她……”安东尼托斯难以置信的看着唐宝远去的背影:“这个女人会功夫?”

    大腿受伤的男人疼的咬牙切齿,却觉得这就是安东尼托斯自己作,他非要自己跟着来,还说什么人太多会被唐宝发觉,非要自己来。

    不过,他们是都太大意了,这才被唐宝跑了。

    “我们主人说她很难缠,现在她有了戒备,下一回我们想动手就不容易了!”

    反正现在唐宝已经跑了,他们说话间也没有了顾忌,也没有发现边上草堆里的小白蛇和小白狗在听他们说话。

    有个男人已经拿出大哥大打电话,让外面等着的人赶紧开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