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主任心里虽然遗憾自己唯一的儿子没了,可是两个女儿都貌美聪慧,也是他的骄傲。

    特别是现在易尧入赘纪家,他心里就盼着他们早点有孩子,自己也好早点抱孙子,对于女儿去学针灸,那是不反对也不支持。

    一是因为他和刘主任之间暗地里有点不对付,再有就是唐宝自己也说了,针灸只是辅助而已,而且女儿现在忙的早出晚归,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孙子?

    纪清莲嘟着嘴,一脸倔强的道:“爸爸,我就不信我学不会!”

    又看着易尧道:“你先去休息,别管我,我这还是扎在自己身上更有感觉。”

    她不能告诉他们,自己不仅是为了面子,更是为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纪清莲从医院里里离开后,就上了一辆停在医院边上的不起眼的黄色面包车。

    车很快就开到了不远处的饭店,她很熟门熟路的上了二楼的包间。

    包间里坐着三个外国男人,金发碧眼,身材高大,快速的用外语交谈,看见她进来了,两个人就起身离开。

    坐在那的安东尼·托斯看着她笑了笑,随手就把手里的雪茄灭了,用还算熟练的中文和她打招呼:“纪小姐来了,请坐。”

    纪清莲有点忌惮的看着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之间非要这么生疏吗?”安东尼·托斯看着她笑了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在我们那留学的时候,我对你可是体贴的很,还对你妹妹也多有照顾……”

    纪家姐妹都是在外国留学过,这是她们引以自豪的事情。

    可是纪清莲那个时候单纯,曾经和他在一起过,还在他的诱哄下,拍下一些亲密的照片,以此保存住两个人之间最美好的爱情。

    现在华国还是比较保守的,而纪清莲现在是医生,又嫁了人,这要是被爆出来,那自己就会被毁了。

    三人成虎,众口砾金。

    她就算是能不管自己的声誉,不在乎易尧的感受,也不能不管自家父母。

    “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没有这个天赋。”纪清莲打断他带着威胁的话,拉上自己的裤脚,露出里面红肿:“这处是足三里,已经被我自己扎成筛子了。

    而且我们人身上不同的穴位或手法,下针的深浅也有讲究。

    也要根据病人皮下的血管、神经、肌肉、骨头的走向,结合针感反馈来确认穴位的位置,以及确认不同行针手法带来的效果。

    就你说的情况,就算是你敢让我下手,我也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她说完后,见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叹了口气:“我和她之间有点矛盾,你可以让别人做中间人,据我所知,她年底就要回老家了。”

    安东尼托斯端起红酒喝了一口,碧眼里带着笑意:我也听说你是因为你妹妹的事情和唐起了点矛盾,你们女孩子就是这样爱闹别扭。”

    纪清莲似乎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可能是因为我嫉妒她比我好看,医术也比我好,更招人喜欢吧?”

    其实她的心里很不平静,自己和唐宝之间有矛盾的事情已经快过去半年了,可是他却还能查到,这就表示他这边的人手不少,本事也不少,才能在不熟悉的国度过得如鱼得水。

    当然,她心里不是真的夸唐宝。

    而是为了让他把注意力都移到唐宝的身上。

    只要运用得当,这祸水东引就能起到大作用。

    安东尼·托斯被她的话逗得哈哈大笑:“纪,你真的很诚实。”

    诚实你个鬼。

    纪清莲心里快被他,她觉的这外国人眼瞎,才会认为唐宝比自己好看。

    安东尼·托斯自认为自己家世好,长的英俊潇洒多金,简直就是完美的男人,上回唐宝不留情的踹自己,肯定是因为天太黑,没有看清楚自己的模样。

    他准备自己再找个好时机和她见面,看看自己能不能让她对自己有好感。

    “唐她喜欢什么?”

    纪清莲自然是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微微一犹豫,这才开口道:“我听说她喜欢钱。”

    “哦,这倒是不难……”安东尼·托斯自然是有两手准备,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看着她问:“她现在很少出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她平时爱去哪?”

    纪清莲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起身准备告辞:“那我先走了,等下我还要上班。”

    “别急着走啊,”他伸手拉住她用力一拽。

    ……

    唐宝这个老师的年纪比‘学生’小,可是这些‘学生’都很上进,这两天都是浑身僵硬的来上课,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下手没轻重造成的。

    现在是冬天,腿上和身上的伤口看不出来,可是他们手上的鱼际穴,劳宫穴’阳谷穴’合谷穴,不是红肿,就是青紫,看着很惨的样子。

    她觉得大家的学习热情还是值得鼓励的,开始认真讲解:“大家看这鱼际穴,就是大拇指与手腕的连接之处,针灸能缓解咽喉之病,还有感冒引起的咳嗽发炎,头疼。

    手臂内侧中间线是心包经的位置,劳宫穴属心包经,我们将五指握拳,中指对应之处便是劳宫穴位置;

    劳宫穴能散热燥湿,有的人心脏不好,突然要晕倒时,或者中暑昏迷时,针灸劳宫穴。

    而阳谷穴在小指连线与手腕横纹之处,针灸不仅能缓解牙疼、头痛、眼睛发红、还能降低血压。

    虎口别名是合谷穴,凡是头面部的疾病都可刺激合谷穴,头痛、目赤……”

    她见他们都盯着自己的手,满意的晃了晃:“等你们针灸后,还是能像我这样就能算是掌握要领了。”

    纪清莲见大家都点头,心里起了邪火。

    毕竟她现在不仅身体疼,自己扎针扎疼的。

    心里也疼,是因为听到有人对唐宝念念不忘。

    她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口道:“唐医生,我们这一个穴位扎了十几次,或许有努力的人扎了几十次,这能不红肿吗?要不您给我们做个示范?”

    唐宝一点也不意外她开口找茬。

    要是她一直安安静静的,自己还真会高看她一眼。

    “你们都想看吗?”唐宝眼神扫过屋里的十五位医生。

    东方栎是知道唐宝的本事的,觉得这是打脸的好时机,笑着挥了挥手:“想!”

    可以说是在座的人除了东方栎见识过唐宝的针灸之外,另外的都是听说过,现在自然是想见识一下

    而且东方栎都开口了,剩下的也都举手说想看唐宝现场动手。

    唐宝知道他们都是西医里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这突然之间接触和中医相关的针灸,哪怕是想要好好学,心里肯定还是会怀疑针灸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厉害,

    可是针灸和中医可以说是息息相关,这怀疑针灸就是怀疑西医,她非要让他们改观不可。

    她来到男医生前面,看了看他的脸色:“你最近是不是目赤肿痛,眼睑不由控制的跳动,还会觉得眩晕,头痛?”

    男医生听到她这话,眼睑更是不受控制的跳动了几下,不好意思的道:“是的,可能是这几天我都在背书,睡得晚的缘故。”

    毕竟唐宝布置的都是他们不熟悉的中医方面的书,他很不习惯,却也只能死记硬背,免得自己跟不上进度。

    “你闭上眼睛不要怕。”唐宝拿出自己的银针,挥手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让他的两边眉尾间多了几根银针:“这是丝竹空穴,不仅能袪风明目,还能治面瘫,近视,目赤肿痛,眼睑跳动,眩晕,头痛!还有这是睛明穴……”

    唐宝除了和东方栎熟悉,还有和纪清莲也算是熟人,和另外的十三位男女医生都不熟悉。

    可是这些医生却是除了和唐宝不熟之外,他们自己都算是熟悉,现在都迫切的想知道被实验的医生效果怎么样。

    边上的一位女医生见男医生已经被自己的同事围的密不透风,干脆来到唐宝的面前,好奇的问:“唐医生,您觉得我身体怎么样?能看出什么来?”

    唐宝知道,他们这些年轻的医生每年都会有两回内部体检,身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有的只是点小问题。

    面前这姑娘看不出什么问题,唐宝就干脆给她把脉后,这才开口:“你牙疼了是吧?还有点口腔溃疡是吧?”

    女医生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是啊,这都能诊出来?”

    “自然,你坐下,我给你针灸止疼。”唐宝对于这些年轻的姑娘,总是多了几分耐心,说话很是温声细语:“这太阳穴

    就在颞骨凹陷处,归属经外奇穴,疏风清热,解痉止痛很有效果,还有这几处穴位……”

    纪清莲在边上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原本是想为难一下唐宝,可是看着她给自己的同事们一个个都找出小毛病,牙疼,颈椎不舒服,还有上火,头疼,止咳什么的,都现场就给他们针灸。

    偏偏大家伙在针灸后,都觉得舒服很多,看着唐宝的眼神就更热切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