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是东方栎打来的:“唐宝,你能不能到医院里来一趟,欧阳航的右腿骨折了,老师被请去了第二医院有重要的手术,骨科的好几位医生都过去了,我听说你以前独立给病患做过骨折的手术?”

    “好,我这就过来。”唐宝不解:“他是什么情况?又不是七老八十,怎么好好的就骨折了?”

    东方栎失笑:“他现在是右腿骨折,一碰就疼的哇哇叫,我就担心他出现后遗症,这才给你打电话,”

    “这么严重?“

    唐宝也不耽搁,赶紧赶到医院。

    现在唐宝也算是医院的名人了,护士和医生认识的也不少,很快就在护士的告知下,来到了病房。

    欧阳航没有在病房里,隔壁病床的病人说他去做检查还没回来,说是没多久前休克了。

    这问题就严重了,唐宝赶紧出去找人。

    东方栎穿着白大褂脸色凝重的走过来,看见唐宝低声道:“你跟我来,我给他换了个病房。”

    “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唐宝见他脸色语气都不复和自己打电话时候的轻松,也担忧起来。

    东方栎和她一起往前走:“他突然之间休克,心脏停止了三十二秒,有几样检查结果还没出来。

    现在初步判断是缺氧症引起的休克,损伤性骨化,多处关节扭伤、右脚关节附近骨折严重,骨膜剥离形成骨膜下血肿,就怕他感染引起发热i和严重的休克。

    特别是他现在是比较严重的软组织损伤,若清创不彻底,可导致化脓性骨髓炎……”

    唐宝表情惊讶:“怎么就这么严重?”

    “是啊,很出乎意料对吧?”东方栎和欧阳家,南宫家,诸葛家祖上都是一起混的,本来就关系亲密。

    他们四家或许是因为祖上是盗墓的,也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这每家的人丁稀少,但是几家的关系就都很亲近。

    现在欧阳航受伤了,东方栎自然是紧张起来。

    他也皱眉:“他说是出来买东西的时候,被人从台阶上撞了下,下雪天有些地方踩多了就很滑……”

    唐宝沉吟了下:“你们现在有什么治疗方案吗?”

    “我打算让你给他针灸止疼,再将移位的骨折段恢复,将骨折复位!”

    东方栎是刘主任带在身边最久的学生,自然也不是草包,相反他医术也很精湛。

    当然,这要是混吃等死的医生,也不可能进到这第一医院里来。

    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我就担心拖的太久引起并发症。”

    原先的病房有八张床位,现在的病房小了点,只有两张病床,一个病人。

    欧阳航此时整个人僵硬的躺在床上,浑身冒着冷汗,额头上青筋都冒出来了,很痛苦的样子。

    边上也有一个医生在问一些状况,护士见他们来了,倒是让出来自己的位置。

    “唐宝,快给我止疼好不好?”欧阳航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我觉得我都快要疼死了!”

    “哪儿疼的厉害?”唐宝上前探了探他额头,滚烫的厉害。。

    他脑袋本能的朝着她凉凉的手心蹭了蹭,凉意让他眉头稍稍舒展几分,委屈的哼哼:“哪儿都疼。“”

    唐宝嘴角抽了抽:“……”

    你这样不合作,让我怎么明白你身边的状况?

    “疼……真的很疼。”他的手抓着唐宝的衣服,指尖因为用力,开始泛白,他自己吓自己:“我这腿会不会和诸葛二哥先前的一样?”

    东方栎进来后就和医生讨论东方栎的治疗方案,现在看见他抓着唐宝的手不放,莫名觉得很碍眼,没好气的道:“你是不是男人啊?唧唧歪歪的,现在诸葛二的腿不是好好的吗?”

    唐宝顺势给他把脉,向护士要了剪刀后,自己剪开了他的裤子,用棉球擦干净伤口的血污,这才开始行针。

    “唐宝!你千万不要乱扎啊?”欧阳航看着她,一脸委屈:“你说我晕针怎么办?你能不能少扎几根针?我觉得自己被你扎成筛子了!”

    唐宝真的很想敲晕他,这磨磨唧唧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小姑娘啊?

    “好!”她笑了笑,觉得自家还是别忍受他,在他的几处穴位上扎了几针后,就让他睡了过去。

    这些没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嗡嗡了,她觉得自己一进来就该这么干的。

    ……

    安东尼·托斯听到手术很顺利的时候,吞云吐雾了一番,这才笑了笑:“挺好的,再给唐找几个病人去。”

    “是,”手下看着他恭敬的问:“找哪方面的病人?”

    “最好是找神经系统有问题的,或者是心脏病的都成。”安东尼·托斯抽着雪茄,眼神透过窗户落在外面白雪上,幽幽的道:“我们下个月就回去,唐是一定要带走的,让人开始准备……”

    ……

    时间又悄悄的滑过去好些天,雪化了后,又连着好几天的阴雨天。

    好不容易天晴了,在十二月的十一这天,又悉悉索索的下起了雪粒子。

    唐宝打了几个喷嚏,她深怕自己感冒了,赶紧去拎来开水壶,给在研究方案的大家倒开水。

    再过十几天就要过年了,可是最近的天气不好,病人又多了起来,感冒发烧咳嗽的病人是最多的,这让跟着唐宝学针灸的十五位医生,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去。

    唐宝也有几次参与进去一些严重的,或者是少见的病例,用自己的中医尽了自己的一份力。

    而医院里的中医也多了起来,很多都是院方从各处请来的有名的,也是有真材实料的老中医,。

    这些年,华国也是因为破四旧,半吊子的中医牵连了真正的中医,闹得乌烟瘴气。

    现在华国也开始注重这方面的问题。

    而这些中医的到来,也让唐宝受益匪浅,这么冷的天也没有赖床,而是跟着他们这十几位中医,听他们说针灸和把脉。

    “不好意思,打搅一下。”东方栎走进来,对大家笑了笑:“唐宝,有你的电话!”

    唐宝有点不解,谁会打电话到医院里来找自己?

    东方栎一边招呼她往刘主任的办公室快步走,一边低声道:“是国外电话,好像是韦宥德打来的。”

    “他到现在还没回来?”唐宝原本的打算是想等他从国外带回来的机器一起回老家,心里还盘算着韦宥的这些天也该回来了。

    可是现在他要是还在国外的话,那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了。

    不过,唐宝的运气不错,韦宥德已经返航,这是停船补给的时候,他给唐宝打电话报个信,顺便小心翼翼的问她:“唐医生,我这些天觉得自己的体力明显衰退,极容易疲劳,肠胃也不大舒服,是不是余毒未清啊?”

    其实他心里更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唐宝的‘蛇毒’,毕竟自己被她弄的昏迷的时候,鬼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他现在就担心她那个时候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趁机对自己动手动脚了,这才让自己现在失去了元气,身体不舒服了……

    唐宝也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肯定是他身体不舒服,这才给自己打电话。

    不过,自己根本没下毒,他别想让自己背黑锅。

    她一脸严肃的道:“你们这要是在海上呆久了,船上又吃不到新鲜的蔬菜与水里,还有陌生气候的影响,会引起身体上的各种不适,湿疹、荨麻诊,慢性胃炎、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这些都容易体力衰退,疲劳,肠胃不适!”

    随即又没好气的道:“你没听说过‘疑心生暗鬼’这话吗?你回来我免费给你看病,保证让你活蹦乱跳的行了吧?”

    “行,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韦宥德松了一半的气,还有另外一半的气,自己要等自己的身体好了才能安心。

    反正在自己身体没有好前,他是绝对不敢得罪唐宝的,陪着笑脸道:“我还给你带了些国外的零食,还有这里有几个认识的外国朋友也在这停留,什么五花八门的水果都有,我给你弄一些回来尝尝好不好?”

    这话就说到了唐宝的心坎里,让唐宝瞬间觉得这人有眼色,会来事,一点也不客气的大声道:“我牙好,胃口也好,一点也不挑食,不管香的臭的酸的水果我都很喜欢,你都给我带一些过来。”

    她这辈子的追求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吃着各国的各种水果,还有每天都能让自己睡到自然醒。

    韦宥德觉得唐宝这是变相的让自己养她。

    可是自己现在是真的没有贼心也没有贼胆,不是,是对她一点想法也没有,只能装作没听见,捏着自己的鼻子,瓮声瓮气的开口:“你说什么?怎么信号又不好了……算了,我还是先挂了……”

    唐宝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想到自己在韦宥德的眼里,已经是个垂#涎他美#色的女流#氓,听到他说的断断续续的含糊不清,还真的以为是信号不好。

    她挂了电话后叹了口气:“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希望他会知道我的喜好。”

    刘主任就坐在书桌后面听着她的话,闻言呲笑:“那我还是建议你做梦比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