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和他不一样。”唐宝挑眉,一脸促狭的打趣:“要是你懂怎么讨好姑娘,怎么和姑娘好好现在怎么会还是一个人呢?您这是凭着您自己的本事单身的。”

    又瞄了东方栎一眼,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还有二师兄你也是好样在,把老师那单身贵族的思想惯彻的很完美。”

    刘主任被唐宝堵的哑口无言,只能瞪着东方栎,没好气的道:“看你长的人模人样的,连个老婆都找不到,真是丢我的脸。”

    东方栎的嘴角抽了抽,不甘示弱的道:“您说话也要讲良心啊?把我指使的团团转,再者现在医院里忙的要死,你都不想想我有多少时间没休息了?”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出来,显得自己太没有行情了,很得瑟的道,:“就算是这样忙,也不耽搁我的行情,也有好几个年轻貌美的医生和护士邀请我一起吃饭呢,要不是我秉承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信念,跟在我身后的姑娘已经多的数不清了。”

    那眼神里是明晃晃的得意,看着唐宝矜持的开口:“你说的那个什么单身贵族,是不是一个人才是贵族的意思?”

    唐宝忍着笑意点头附和:“就是这意思,这单身一个人,就没有另一半和孩子用你的钱,你不就成了贵族了吗?”

    她说完,又看着刘主任笑:“老师你也是单身贵族。”

    刘主任却怎么听都不觉得这像是好话,觉得自己收这两个徒弟就是来气自己的,气的直拍桌子破口大骂:“滚你丫的,看见你们就烦,你们都给我滚的远远的……”

    等他看着两个徒弟都嬉皮笑脸地走了出去,还很体贴的关上门,他这才摸了摸自己稀稀落落的头发,随即用手撑着自己带着皱纹的额头,不解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一晃眼我都快老了?哎……”

    ……

    东方栎和唐宝一起往外走,他双手插在白大褂兜里,显得很是潇洒悠闲,:“你这边忙的差不多了吗?你今年准备回去过年吗?你爱人会回来陪你吗?”

    “有那么多前辈在,就没我什么事了,现在我手里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毕业证也要到手了!”

    唐宝想起自己和顾行谨打电话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说些思念自己的话,心里甜甜的,乐滋滋的道:“他说要给我准备惊喜来着,我现在就等韦德机器运回来,我就能回家了!”

    虽然她觉得自己不算是黏人的小媳妇,可现在分离久了,心里还是惦记着和他见面的。

    不都说小别胜新婚吗?

    就算不是为了上面的理由,自己想要有孩子,这一个人也生不出来啊?

    说起孩子的事,那真的就是唐宝心里的痛,远的像是刘小花和罗薇,近的就像是南宫月和,还有贺玉杭带来的熟人等等,都是各种各样的不孕的体质,可是现在她们不是已经生下儿子了,就是已经有孕了。

    现在的人都觉得多子多孙多福气,这有孕了,都还给唐宝寄一些吃的穿的,还不忘叮嘱她这年纪也可以生孩子了……

    东方栎勉强的挤出温润的笑容:“回家也好,以后记得给我这个师兄打电话。”

    “那是必须的!”唐宝看着他笑的眉眼弯弯:“你要是有空,就去我老家转一转,那里虽然不比京都繁华,可也是山清水秀!”

    又对他挤了挤眼,很俏皮的道:“说不准还能让你找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好姑娘当媳妇呢?”

    东方栎觉得自己的心里弥漫上丝丝的苦味,却还是笑着附和:“好啊,那你可要给我介绍一个好姑娘!”

    又带着点挑剔的眼神,上下瞄了她几眼,,很欠扁的啧了一声:“得比你高一点,还要比你好看一点。”

    气的唐宝瞬间变身河豚,瞪着他气鼓鼓的道:“你要是觉得我不够漂亮,那我没话好说,可是我一点也不矮好不好?”

    哪怕她很自信,可是东方栎的前妻纪清莲确实比她美貌。

    可是,自己美貌比不上她,两人这身高却是差不多的。

    东方栎看着她挑眉一笑,很是愉悦的调侃:“你这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唐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真的是不想和你说话了,要不我怕自己忍不住打死你。”

    她抬着下巴大步的越过他,想要回到中药楼。

    东方栎眼明手快地伸手揪住她的马尾,笑着道:“我错了,你最好看还不行吗?我们去看看欧阳航那小子吧?他过几天也要出院了,他先前还和我在抱怨,说你很久没去看过他了。”

    他知道这辈子她只能是自己的小师妹,想到自己很快就要看不见她了,心里有了淡淡的不舍,只想和她多待一会。

    “哎呦,你真的很幼稚啊!给我松手!”唐宝白了他一眼:“我昨儿下午才去看过他,他怎么能说出我很久没去看过他这话?”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欧阳航受这么重的伤,最起码要休养两三个月,他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回家去修养,这整天躺在床上不能动,确实够无聊的,恨不得有人陪他说话。

    下午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

    唐宝这个人比较懒,也比较爱臭美,觉得冬天自己骑车不仅冷飕飕的,还有可能会被冷风吹得生冻疮,更会让自己的皮肤不好,她一般都是打车来医院的。

    不过,要是东方栎正常下班的话,一般都会把她捎走送她回家。

    今天天气下雪,医院外面的出租车也不多,唐宝站在医院外面冷的直哆嗦,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就听到后面响起了轿车的喇叭声。

    东方栎从窗户里探头出来,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上车?”

    唐宝赶紧打开车门坐到前面:“谢谢了啊,你先前不是说今天晚上有可能要加班开会议吗?”

    “天太冷了,大家都准备明天开会。”东方栎一边开车一边问她:“要不我们在外面吃了晚饭再回去?“”

    “那你还是去我家吃吧,今儿早上秀兰姐说晚上要煮火锅,人多热闹。”

    “好呀,我正想问离殇点事,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去,那边的人我已经给他联系好了……”

    东方栋和离殇之间也很熟,只要唐宝家里有人烧晚饭,他要是有空一般都会过来蹭饭。

    唐宝也是知道离殇请他帮忙的事,心里还觉得东方栎也算是个外冷内热的人,难怪能和离殇变成好朋友。

    ……

    火锅的锅底就是筒骨汤,媛媛还按着唐宝说的放了党参,当归这些中药材,再加上她特别调制的香喷喷的蘸料,一大桌子人围着吃火锅,都觉得火锅的味道十分鲜美。

    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里,吃热腾腾的火锅,也是很享受的事情。

    东方栎吃饱喝足后,和勾肩搭背的出去,说了一段时间的话这才告辞回去。

    唐宝看着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下意识的叮嘱了他一句:“下雪路滑,师兄你开车慢点!”

    郑秀兰和吴媛媛手脚麻利的洗碗扫地擦桌子,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

    唐宝和郝丹丹,还有郝安安都吃撑着了,在客厅里溜达着消消食。

    然后,唐宝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和爸妈还有家里的孩子们都说了几句,十几分钟就过去了。

    她才把发烫的话筒放下,电话铃声就又响了起来,唐宝顺手接了起来:“喂,你好!”

    对面的人似乎被她接电话的速度给愣了一下,才清了清喉咙开口道:“你好,请问你是东方栎的朋友吗?他现在出了点车祸,昏迷不醒,你可以过来一下吗?”

    唐宝吓了一跳:“啊?你们现在在哪?给医院打电话了吗?”

    对面的人有一瞬间的迟疑,才开口道:“已经给医院打电话了,你能过来一下吗?”

    “好的,你把地址给我!”

    这个时候的唐宝没有怀疑他的话有问题,记住他报来的地址,挂了电话后就大声的喊:“离殇,你和我出去一趟。”

    “怎么了?”晚饭也吃撑了,回房躺尸的离殇听到唐宝惊慌的声音,也赶紧披上军大衣出来,听到唐宝把事情一说,也赶紧拖起自行车,就载着糖唐宝往出事的地方赶去。

    外面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飘洒,。

    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二场冬雪,街头巷尾都是空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什么人和车路过。

    哪怕是晚上,雪白的大雪也覆盖了地面,白雪把黑夜也硬亮成白天一样。

    离殇仗着自己对这边的路况熟悉,骑着自行车载着唐宝很快就来到那个男人说的地方。

    这一段路就停了辆轿车还有一辆面包车。

    那一辆轿车肯定是东方栎的,还有一辆黄色面包车停在一边,看着不像是出什么大事故的啊?

    离殇急的大喊:“东方……”

    面包车上下来四个精悍的男人,三七分的长发,脖子上都挂着银链子,手里也都拿着枪对准离殇和唐宝,不客气的道:“你们最好都按我说的做,要不老子手里的枪可不长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