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黑漆漆的枪口,离殇不仅是心里在欢呼,就连手里也现在也很是痒痒的。

    自从上次陪着媛媛出去,却因为没有随身带着能保护自己的好东西,让他心里很不得劲,觉得自己在媛媛的面前丢了男人的面子。

    虽说他还算机灵,凭着砸钱稳住了他们。

    可是心里还是很憋屈,自己明明就可以凭本事收拾他们,却用了俗气的钱。

    在回到京都后,他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方便随身携带的防身的好东西。

    偏偏在那之后,他就没有遇到过不长眼的人,没能让自己来试试自己弄出来的这些东西的效果。

    现在看到他们的手枪,他心里兴奋的要命,却还是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很隐晦的瞄了唐宝一眼。

    他长的白皙清隽,唇红齿白,妥妥的就是小白脸的模样。

    他们自然也没把他这小白脸放在眼里,注意力反而都在落后他一步的唐宝身上,眼里都带着贪婪的光芒,这才是他们要找的肥羊。

    “你,你们……”唐宝似乎被吓到了,浑身颤抖着退后几步,一脸惊恐:“你们想干什么?我,我给你们钱好不好?”

    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她觉得面前这些人不是想要他们两个人的命,要不然直接开枪就可以让他们死翘翘了,现在还在这磨蹭肯定是想活抓他们。

    她一退后,他们就下意思的往前走了几步,带头的那个满脸横肉戾喝:“不准动,老实点,二狗你去把绳子找来,先把她绑起来。”

    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应了一声,把自己的手枪收进枪套,就去车里拿绳子了。

    从头到尾,离殇这个小白脸就被他们给忽略的很彻底了。

    被忽略的离殇很不开心,他的手很自然的伸进裤兜里掏出了一包特别的香烟和火柴,划了几下就点燃了香烟。

    他这动静,让站在离殇边上,分出一点心思留意他的男人警惕的看过来。

    离殇察觉到他的眼神,赶紧把香烟和火柴都递到他的面前,带着点谄媚的道:“这是我妹夫送给我的好烟,兄弟来一根吗?”

    拿着枪的男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离殇,心里腹议:这种时候还抽烟,这个人应该是傻子吧?

    算了,自己还是别和傻子计较了。

    男人直接无视了离殇,反而把眼神落在拿着绳子过来的兄弟身上,贼亮的小眼神盯着自己的兄弟就像是出笼的猛虎似的,把小羊羔一样的唐宝三两下就捆绑了起来。

    离殇点了烟夹在手里也不抽,静静地站在边上看着唐宝被绑起来,却一点也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带着点哆嗦的缩在边上装鹌鹑。

    “你们要做什么?”唐宝快哭了,却还是被身后的男人推着往车边走。

    男人很快就把唐宝一把推到面包车上,唐宝也就看见了被捆绑的像粽子的东方栎。

    可惜他的嘴巴被人用毛巾堵住,只能满脸担忧的看着唐宝,眼里的歉意都溢了出来。

    唐宝看家东方栎好好的,心里也暗暗的松了口气,对他眨了下眼睛,却带着哭腔的开口:“你,你怎么也被绑起来了?他们是想要劫财还是劫#色?”

    这个问题,嘴巴被堵住的东方栎自然是回答不出来的。

    反倒是推着唐宝进来的二狗子哈哈大笑:“就你这姿色,至于让我们看的上眼吗?现在给我闭嘴,不准说话。”

    听到他这欠揍的话,唐宝觉得自己的火气都要喷出来了,这该死的混账,敢怀疑自己的美色,这简直就是比绑架她还要罪无可赦。

    这一刻,唐宝在心里发誓,自己等下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这个时候,外面的三个男人都已经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了,头很晕,眼皮子也控制不住的上下打架,最要命的是浑身无力。

    “不对劲,”带头的男人咬了咬牙,快速的抓起一把雪就抹在自己的脸上,这才瞪着手里夹着半支烟在边上看热闹的离殇,恶声恶气的开口:“小子,是不是你搞鬼了?”

    “我没有,你别吓唬啊!”离殇一口否决,快速的看了眼不远处的面包车,心里也在担心,他现在就怕自己这边和他们翻脸了,车上的唐宝和离殇就是人质。

    而车里的唐宝,心念一动,就把大白给招呼出来给自己解绑。

    别看大白化形成最小的蛇确实不起眼,可是大白的身体绕着唐宝手腕上的绳子后,就把唐宝手腕上绑着的绳子给解开了。

    唐宝悄悄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见绑着自己的男人下车要走,快速的抬腿踹了他的屁股一脚。

    “哎呦唉!”男人猝不及防的受到攻击,整个人就控制不住的五体投地的摔在了外面的雪地上。

    还没等他回过神,唐宝也已经动如脱兔的下车,左勾拳,右巴掌,还外加佛山无影脚,每一下都落在他的穴位上,无所不用其及的把地上的男人收拾的闪闪发亮。

    与此同时。

    离殇在看见唐宝出手的时候,自己也快速的出手把自己面前三个摇摇欲坠的男人都拳打脚踢一番。

    他们中了离殇的药,浑身无力,自然是很快就被离殇踹到在地。

    “其实对手太弱也不是好事,这害的我都没有打尽兴!”离殇抬腿就用力的踹了下挣扎着想起来的一个男人,清隽的眉眼染着戾气:“要是你们不老实交代清楚,老子不介意让你们生不如死!”

    唐宝轻笑一声:“你看你,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实在是太粗鲁了,这下雪天,我觉得堆雪人挺好玩的。”

    随即,她的眼神就落在他们的身上,一脸兴奋的道:“不如就让他们四个人来当成雪人吧?这样的雪人肯定更神奇,你们大家说是不是?”

    是你个头,见了鬼了,这小姑娘看着白净秀气,斯斯文文的,可是没想到她这么恶毒,这大冷天的想把他们弄成雪人,这是想活活冻死他们啊?

    呜呜呜,早知道对手是这样的不好收拾,他们绝不敢打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