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栎被离殇解绑后,顺手就用他们绑着自己的绳子把他们四个人的手脚都绑了起来,这才抬脚就踹向唯一清醒着的男人,怒冲冲的问:“说,是谁让你们来的?”

    他们四个人里,三个人闻了离殇的特别的‘香烟’已经晕过去了,这个人却是绑了唐宝,逼着唐宝去车上,反倒是还清醒着。

    可是,现在他宁愿自己是晕着的,免得被东方栎踢得浑身都疼。

    “别打了!”男人疼的把自己蜷缩成虾球:“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就算是打死我也不知道啊?”

    他是真的委屈,他是真的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就是赵老大说有个挣钱的买卖,也不用真的杀人见血,却能分到贰佰元钱,他就赶紧来了。

    唐宝见他们要审问另外三个男人,自己干脆去了东方栎的车上,免得在外面吹西北风。

    她在车里看着东方栎和离殇把他们都拖到面包车上,自己也在琢磨,这究竟是谁在后面搞鬼?

    不知怎么的,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外国男人……

    天上的雪花越下越大。

    唐宝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要是平常,这路上肯定不会这么冷清,可是现在下雪,他们都来了快半个小时了,也没一辆车经过。

    不对,远远的已经有两辆车开了过来。

    唐宝还以为这是路过的车,也没特别的在意。

    可是两辆车开到他们的边上停下,车里快速的下来十来个带着大盖帽的公安,上前来敲车门。

    唐宝打开车门,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你们好,有事吗?”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上前,眼神犀利在车上瞄了瞄,这才严肃的问:“我们接到求救电话,说是这边出了车祸,姑娘你没事吧?”

    “车祸?没有啊?”唐宝现在只能装傻:“我哥遇到了熟人,还在前面的车上聊天呢?”

    她现在敢确定,后面的人一直在盯着他们。

    发现他们这四个混混没得手,就干脆报案,说不准还想反咬一口。

    她现在心里有点慌,只希望离殇能有手段吓住他们,要不还真的是节外生枝了。

    这下,唐宝也坐不住了,下车看着他们已经打开了面包车的车门。

    现在的面包小汽车有七个座位,因此,现在里面有六个人也不算是很挤。

    “你们在干什么?”带队的公安总觉得有几个人的脸色不大对劲,越发严肃:“要是有事现在尽管说。”

    赵老大笑得比哭还难看:“没,没事,啥事也没有。”

    原本他还觉得自己这是凭白得了一笔横财,可是没成想,这钱咬手,自己差点就没命花了。

    东方栎镇定自若的下车,看着跟在后面的唐宝,赶紧道:“都说了让你在车里等,下来做什么?还不赶紧上车?”

    随即又看着为首的大盖帽公安,笑着道:“我是第一医院的东方栎,先前发现这车上有个昏迷的病人,这才上前救治,现在他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你们都下来!”为首的公安也以为他们接到的电话有问题,却还是手一挥,让自己的两个属下上车瞧瞧,免得有什么忽略的。

    离殇也下了车,神色冷漠的在一边不说话,却从兜里掏出香烟点了起来。

    先前才被香烟害的着了道的四个混混,都下意识的往公安的后面躲去,生怕他又故技重施!

    离殇抽了一口香烟,看着他们那怂样,忍不住露出淡淡的讥笑,这几个蠢物,都不知道自己先前配置那特殊的‘香烟’,花了多少心血。

    而且他又不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才会对华国的公职人员下手。

    公安们没有发现,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反倒是劝他们下雪天尽快回家,不要在外面瞎混。

    心里觉得,就是他们这些人在捣乱,才让他们在下雪天都不能安生。

    赵老大看着他们离开的时候,差点就忍不住哭了,觉得他们太不负责了,自己几个看着就不像是好人,他们为什么不把自己几人带去局子里好好教育?

    他最后悔的就是太低估对手了,以为天上掉馅饼砸中自己,可是没成想这掉下来的也有可能是石头,这小白脸竟然下阴招,让他们都只能乖乖的听话。

    毕竟他们都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要是不按着他们要求的做,要是等下中毒身亡怎么办嘛?

    先前的人给了他两个方案,一个是把他们三人都带走。

    还有一个是,遇到公安就求救,诬陷东方栎私下向他们要好处,才给他们家属治病……

    赵老大看见两辆车开远了,也顾不得地上都是雪,嘭的就给跪下了,哭丧着脸道:“两位,我都已经交代的一清二楚了,你们就高抬贵手的饶了我的小命吧?求求你把解药给我们吧?”

    离殇看着他勾唇一笑:“那只是我随口一说而已,我怎么可能在你们身上浪费好东西?不过要是你想要,我也不介意给你用点?”

    “……”赵老大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脸色扭曲,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在阴沟里翻船,让他们给耍了。

    可是他现在不敢多说什么,万一惹的小白脸不高兴,真的弄死自己几个怎么办?

    先前那身不由己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可是他一想到自己兜里的壹仟伍佰元钱全都被那小白脸搜走了,瞬间就心疼的要死。

    偏偏在这个时候,刘二狗还凑到他的身边,哭丧着脸道:“赵老大,我兜里的二十几元钱都被人抢走了,你说怎么办?”

    另外的两个人也赶紧附和:“是啊,我们兜里的钱也全被抢走了,这下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赵老大抹了把脸,沮丧极了:“你们又不是没看见老子的钱全被那小白脸顺走了,我们去找五爷……”

    ……

    “……壹仟六百三十五元!”离殇把钱数了一遍,嘴角的笑意怎么遮都遮不住:“还是这样来钱快,明儿我请客,我们去酒店吃好的。”

    东方栎开车送他们回去,听到离殇的话,嘴角抽了抽:“你可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他们原本是想收拾你的,结果现在连老底都保不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