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殇拿着一沓钱甩的哗哗作响,很得意的笑:“我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发财致富的好法子,这还连本钱都不用,哈哈哈……”

    “你就不能有点好的追求?”唐宝嘴角抽了抽,心想,还是生活更磨练人。

    想当初,离殇他视金钱如粪土,自己让他多带着点金银珠宝出来,他还嫌重不愿意拿,现在看见钱却两眼放光。

    离殇转身伸手就把钱放到唐宝的面前晃了晃,嘚瑟极了:“本来我还想分你点,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

    唐宝坐在后面打了个哈欠:“你留着过年花吧!”

    东方栎一边开车,一边听着他们斗嘴,寻着空隙才开口:“唐宝你没吓着吧?”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针对唐宝,心里很担心她的安危。

    偏偏这几个炮灰是什么也问不出来,这就更让他担心后面是谁在搞鬼。

    “我没事,”唐宝靠到他的椅背上,歉意的道:“是我连累你了!”

    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颊上,让东方栎的瞬间心跳加快。

    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道:“和我客气什么?再者今儿都是我拖你后腿了。”

    又问她:“你有怀疑的人吗?要不要我找几个人保护你一段时间?等你过年回家,应该不会有人敢跟着你回家!”

    唐宝摇头:“先不用,我自己会注意的。”

    “那你要不换个地方住?”东方栎对于她的人身安全还是很看重的:“我在医院边上那公安局的附近还有一处四合院,你要不去那住几天?”

    离殇也附和:“那地段不错,唐宝你就去那混几天吧?”

    “你不是住在那边吗?连累你怎么办?”唐宝也在犹豫,她怕自己继续住在家里,会让他们把主意打到郑秀兰母女或者是媛媛身上,那她们都是弱女子,要是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东方栎笑了笑:“我就是图上班方便住在那,你去了陪我说说话也挺好的。”

    虽然他在别的地方还有好几套房子,可是他担心她一个人住不安全。

    再者,他也想和她待几天,哪怕是和她说说话也是好的。

    东方栎的小轿车才停在胡同的外面,就看见郑秀兰一脸惊慌的跑出来。

    郑秀兰认识这是东方栎的轿车,赶紧过来拍车窗户,紧张极了:“不好了,媛媛被人抓走了……”

    “你说什么?”离殇赶紧下车:“到底是怎么回事?”

    ……

    原来在唐宝他们离开后,她们收拾好厨房,郝丹丹就说自己的橡皮用完了。

    郑秀兰她们也不知道唐宝和离殇为什么出门,自然也不担心,她就干脆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去胡同外的小店里去买铅笔橡皮这些。

    吴媛媛就留在家,一边看电视,一边织毛线衣。

    外面下雪,郝丹丹和郝安安都开心的很,还捏雪球玩。

    郑秀兰看着姐妹玩了一会,才催促她们回家,谁知道一进门就发现大门和客厅的门都开着,吴媛媛却不在客厅里看电视,而桌子上却用匕首钉着一张字条。

    ……

    离殇接过郑秀兰递来的字条,上面写着的却是威胁的话,还有一处码头的地址。

    “平安码头!”唐宝凑过来看了看,皱眉道:“秀兰姐,你先回家去照顾好孩子,这人和我有矛盾,这才带走媛媛威胁我,我们去把媛媛带回来。”

    郑秀兰一脸紧张的点头:“那你们自己小心,千万要小心,一定要平安回来。”

    唐宝催促着她回家,自己才看着东方栎道:“师兄,你的车借给我们用一下……”

    “别废话了,我和你们一起去。”东方栎也过来看清楚纸上的内容,自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唐宝去冒险,自己怎么着也要陪着一起去才安心:“你们知道平安码头在哪儿吗?现在下雪天可不好开车!”

    这个时候,也不是客气的时候,三个人又继续上车,小轿车继续往京都外面开。

    “停车,”离殇却突然喊停,自己下车往家里跑:“我去拿点东西。”

    他跑进去没几分钟就背着一个小背包出来,车子才继续往前开。

    万幸的是现在雪才下了一个下午,路还不是很难走,东方栎寻了个加油站,加满了油继续慢慢的往前开。

    哪怕是雪并不算太厚,可是却已经是铺满白雪,又是晚上了,确实不好开,幸亏是东方栎本身车技好,对这段路也有点熟悉,这才没出什么意外。

    按说,这雪天的晚上很不适合赶路,可是离殇担心自己的女朋友,他也不能反驳。

    这要是因为他耽搁了,却让吴媛媛出了点什么遗憾的事情,那就太可惜了。

    “要不要打电话给诸葛?”东方栎一边开车一边问他们:“现在还没离开京都,信号还好,要是离开远了,这种鬼天气就不好说了。”

    离殇微微一沉吟,瞄了唐宝一眼,见她没有开口,这才一口拒绝:“不用了,特殊的事情特殊处理,我身上带了些防身的东西。”

    他觉得既然有人盯上他们,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弄死他们才更让人安心。

    他本来就不是善男信女,不过出来后,一直被唐宝管着,而且媛媛也不喜欢他不讲道理,这才一直忍着。

    现在总算是不用忍了。

    “到时候稳着点。”唐宝看着他的小背包,还是忍不住叮嘱一句:“答应我的事情不能忘,也别波及到我和东方。”

    东方栎在今天之前,也听到过离殇说起他懂药,可是却还是第一回见到他出手,对他的手段很感兴趣:“以后我要向你们请教一二。”

    ……

    等到了平安码头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九点多。

    现在快要过年了,大大小小的码头都已经放假了。

    平安码头这边也只有一艘大船停着,两层的大船在碧绿的海水里越发显得庞大。

    几个放哨的人看见小轿车来了,吹起了哨子。

    有人上前看着唐宝道:“你跟我上船。”

    东方栎和离殇异口同声的道:“等等,我们也要一起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