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十二月十二的早上,寒风萧瑟刺骨。

    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医院里,贺知寒神色凝重。

    “行谨,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贺知寒收敛了脸上的忧色,看着他笑了笑:“你放心,你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我能起床了吗?”顾行谨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和唐宝联系了,这一回出任务,对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难缠。

    他为了掩护同伴带着要紧的文件离开,更是身中数枪,命悬一线。

    后面他是被贺知寒他们抢救回来了,但有一枚子弹射穿了他的右手手臂上神经。

    虽然他的右手现在恢复的还不错,但是贺知寒告诉他,拿枪射击的话,他肯定没有先前那般灵活,建议他打报告换个岗位。

    顾行谨苦笑,他原本就准备调到家乡,没成想……

    不过,万幸的是自己还活着。

    经历过太多的腥风血雨,他觉得自己对于以后的打打算,还是问问唐宝。

    贺知寒摇头:“你现在还是别起来,等明儿再说。”

    他知道顾行谨是想起来去给唐宝打电话,可是他今儿早上给唐宝打电话,接电话的却是郑秀兰……

    他觉得唐宝出事的消息不能让顾行谨知道,能拖一天是一天,心里只盼着唐宝能安全的尽快回家。

    一个高大的医生和护士长说着话进来,和贺知寒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和护士长一起给顾行谨检查术后的情况。

    贺知寒自然也关心顾行谨手术后的恢复,见伤口没有很严重的炎症,一起给他换药后,这才和陆景然道谢:“陆医生,多亏有你主刀。”

    “这是我该做的。”陆景然快速的开了个药方,又和护士长说了几句,这才看着贺知寒道:“贺医生,我要回京了,这病人就由你接手了。”

    他觉得自己和贺知寒也算是惺惺相惜,对于顾行谨也很敬佩,这才格外的多叮嘱了顾行谨术后要注意的地方。

    贺知寒和他握手:“好的,等我去京都就去找你一起喝一杯!”

    “欢迎!”陆景然笑了笑:“不出意外,我要在京都医院留一段时间,明年二月的医学会就在第一医院举办,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找我。”

    顾行谨现在不能乱动,只能安安分分的躺在病床上,听到他说第一医院,赶紧问:“陆医生你也去第一医院?你认识刘主任吗?”

    “刘主任是我的老师!”陆景然好奇的看着他:“你认识我老师?”

    “是的,”顾行谨勉强的笑了笑:“我爱人是唐宝,也是刘主任的弟子。”

    陆景然失笑:“这可真的是巧,我虽然没见过小师妹,可是在电话里听老师和东方夸她很多遍,说她中西医都很出色,没成想还没见到小师妹,倒是先看到了师妹的爱人。”

    顾行谨心里也觉得自己的媳妇是最棒的,眉眼就带着浅浅的笑意:“您过奖了,我有个不情之请!你回去遇到我爱人的话,不要和她提起我,我不想让她担心。”

    自己先前就和唐宝说过,要给她个惊喜。

    可现在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受伤了,那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陆景然点头:“行,你好好养伤,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能下床行走了,这样也能过个好年。”

    “好的!”顾行谨心里觉得自己身体恢复的很快,就算是现在下床也不要紧,可是这样就太引人注目了,对于他也不算好事。

    这个时候,有个护士拿着大哥大急匆匆的进来:“陆医生,你的大哥大响了。”

    陆景然接了电话,看来是一个朋友的,说了几句就挂了。

    顾行谨眼睛发亮的看着他手里的大哥大:“陆医生,你的大哥大能借给我打一下吗?”

    现在大哥大可不多见,可是现在他惦记着唐宝,就干脆厚着脸开口了。

    贺知寒恨不得把陆景然推出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还想再挣扎一下:“行谨,这个时候,唐宝不大可能在家,你还是等晚上再给她打吧?”

    陆景然却不知道贺知寒心里担心什么,很大方的把大哥大递给病床上的顾行谨,自己又在那和贺知寒低声讨论顾行谨现在的身体状况。

    “虽然他的手术很顺利,可是最好是好好调养……”

    贺知寒这个时候,根本没心思和陆景然说话,他盯着顾行谨在大哥大上按了号码,心里只祈求他打过去没人接电话。

    可是天不遂他愿。

    电话另一端的郑秀兰就守在电话机边上,听到顾行谨的声音,就赶紧把事情给说了。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郑秀兰自然是没有去上学,一心惦记着他们这些人的安危。

    在她的心里,顾行谨是很厉害的人,现在就算是他不能赶回来,也能托诸葛蓝去帮帮忙。

    郑秀兰虽然和诸葛蓝也算是认识,可是却不知道联系方式,要不她早就打电话了。

    顾行谨没成想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心里急的不行,在病床上也躺不住了,挣扎着要起来。

    贺知寒就知道顾行谨知道家里出事,肯定会着急,自己上前扶了他一把,沉声道:“你要是想早点好,现在还不能乱动。”

    大哥大说话的声音不小,陆景然也听到了一些,赶紧道:“对,你别急,我给东方打电话问问情况!”

    顾行谨还是先给诸葛蓝打了个电话,让他去自家一趟,仔细的问问郑秀兰发生了什么事,才把大哥大还给陆景然,希望他能打通东方栎的电话。

    可是,东方栎的大哥大打不通。

    陆景然又给刘主任打电话,这次倒是有人接电话,可是却是护士:“对不起,刘主任现在已经去了二医院给人动手术,你要是有急事请留言。”

    顾行谨现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不行。

    哪怕他知道唐宝有自保的能力,可是想到郑秀兰说他们是去码头,这心里又怎么能放心的下?

    他琢磨了一下就看着陆景然开口:“陆师兄,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回京?”

    “不行,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火车要七八天呢,禁不起旅途劳累!”陆景然自然是一口回绝:“你就在这好好养病,我回去肯定会去找他们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