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顾行谨来说,现在自己就算是急死,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自己到京都要好几天,等到自己到了京都,那真的是黄花菜也凉了。

    可是他还是想尽快过去,哪怕是……

    贺知寒很理解顾行谨的心情,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和他一起去京都,这样在火车上也能和陆景然一起照顾他。

    再者火车上的软卧也不算难捱,主要是贺知寒知道顾行谨的身体恢复能力好,到时候自己小心点也就是了。

    顾行谨恨不得自己会飞,一下子就能去唐宝的身边。

    可是也只是和领导打了电话,最后让贺知寒替自己粗略的去收拾了一下……

    ……

    此刻,唐宝却安抚好离殇和东方栎,让他们在车上等自己,自己跟着他们的人上船。

    唐宝看见船上有金发碧眼外国人,心里就有了猜测,等看见安东尼·托斯的时候,也就一点也不意外了。

    “我可算是见到你了,我的宝贝!”安东尼·托斯看见唐宝很绅士的弯腰,随即对她伸出手,眼睛里满是笑意:“我能亲吻你美丽的小手吗?”

    唐宝咬了咬唇,一脸怯生生的模样伸出自己的手,心里却快乐要翻天了,自己悄悄的手里涂抹了点药,这要是把他给弄晕了,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收拾了。

    这擒贼先擒王,幸亏自己早就有准备。

    安东尼·托斯有上前一步,两人的距离就很近了,近的他都闻到了唐宝身上淡淡的药香味。

    他心念一动,握住唐宝的手后看着她笑了笑:“宝贝,你别害怕,我不会勉强你的!我愿意等到你习惯我的那一天。”

    这一回,他是真的很小心翼翼。

    明面上花钱请了几个混混劫持东方栎,暗地里又有两个人在跟着看情况。

    事实证明,离殇也不是个简单的,他接到消息的时候,很庆幸自己的人已经去唐宝家抓人。

    虽然是只抓到一个女人,可看来这女人也能掉上唐宝这条大鱼。

    唐宝见他防备心这么重,又看了看房间里的另外两个男人,也不敢乱来:“我的朋友呢?现在我已经来了,能把她放了吗?”

    “自然!”安东尼·托斯看着她笑了笑:“我这就让人送那位小姐下船。”

    “能让我见她一面吗?”唐宝觉得他们连绑架都能弄出来,也怕他再捣鬼,觉得自己还是确定媛媛上岸才能安心。

    只要没有除了自己之外的人质在手,自己想要离开并不难,大不了就是被海水冷的病一场而已。

    安东尼·托斯也不想和唐宝闹的太僵。

    自己是想让唐宝给人治病,顺便为他所用,而不是和她彻底闹僵。

    他也知道,医生在救人或者杀人之间,也只是一念之差而已。

    “当然,这边请!”安东尼·托斯带着唐宝来到楼下的一个房间。

    吴媛媛一脸紧张的靠离门最远的地方,看见唐宝也进来了,还以为她也是被抓来的,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把唐宝拉到自己的身后,就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凶巴巴的瞪着他们:“你们想做什么?”

    安东尼·托斯笑得很温柔:“这都是误会,两位美丽的小姐都是我的贵客,要是他们有什么怠慢的地方,我让他们向美丽的小姐道歉。”

    唐宝不想和他鬼扯,很干脆的道:“我想和她说几句话,可以吗?”

    “自然可以!”安东尼·托斯对他们笑了笑,还示意手下替他们关上门,

    在他看来,只要船一开,就算是遇上华国的海军战舰自己也不怕。

    就算唐宝有点小聪明,自己也不怕,大不了自己不见她。

    这要是她见不到自己,任凭她有万般手段,也拿自己没办法。

    “媛媛,你等下先下去,我这边会有人接应我,我还要得到一些他们的文件……”唐宝也担心吴媛媛不肯一个人离开,干脆鬼扯了一番。

    这件事说到底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这才让她受到这番危险,再者她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就上前护住自己,这就让唐宝心里够温暖了。

    吴媛媛还真的被她唬住了,她知道唐宝和诸葛蓝他们都有来往,有点犹豫的道:“可是这样你会不会有危险?”

    “你放心就是,这船上有我们的人……”唐宝哄着她跟人下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却见陪着吴媛媛上岸的人又带了东方栎上船。

    唐宝气的半死,冲上前去瞪着他不客气的道:“你来做什么?还不赶紧离开?”

    安东尼·托斯原本是和自己的几个属下在讨论事情,看见东方栎上来,也就走了过来。

    带着东方栎上来的男人也赶紧凑到他的身边低声说了几话。

    安东尼·托斯想了想,反而是转身离开,手一挥,就让人开船了。

    东方栎面对着气势汹汹的唐宝,却是微微一笑,凑到她的身边低声道:“你别担心我,我让离殇他们去找宋霄,而且我前几年跟着海军混过,知道一些补给的地方,只要有机会,我能带着你离开。”

    他和离殇都觉得不能让唐宝一个人离开,最终他说服离殇,自己上船。

    他是觉得唐宝一个人会害怕,自己跟着她一起,好歹也有个伴。

    丝毫不知道,唐宝此刻真的是觉得自己的好盘算都被他给打乱了。

    可是这上来容易,想要下船就难了,特别是大船的梯子被收起后,慢慢的离开岸边,唐宝只能欲哭无泪的看着他。

    东方栎误以为唐宝是不忍心连累自己,故作轻松的笑着道:“好了,我是你师兄,你得听我的。”

    唐宝嘴角抽了抽,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么大的拖油瓶,真的很想把他踢下船。

    安东尼·托斯原本就顾忌着唐宝的手里会不会有一些害人的药,现在东方栎执意要上来陪着,他心里一琢磨,倒是觉得也没关系,多一个人,唐宝就算是想害人,也要顾忌一些。

    只要自己把唐宝收服帖了,在大海里或者是回到自己的国家,想要弄死个人那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题外话------

    好友新文《农门俏神医》

    她,一个生在华夏中医世家、医术精湛的美女女医生

    他,一个大邕王朝的擎天之柱、令敌国闻风丧胆的冷血战神

    她,一个因背叛而意外穿越的现代女,面对着蓬门荜户的新家选择了勇敢面对,靠着自己的双手让同样宠爱着自己的家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他,一个为了国家浴血征战的将军,面对着功高盖主的尴尬境地选择了诈死脱身、归隐田园,却是不成想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遇上了精灵古怪的她,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被深深吸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