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笨蛋!”唐宝恨铁不成钢的揉搓着小白:“你就不能聪明点?这要是全都弄走了,东方栎就要饿肚子了!”

    她要是把吃喝的都收走了,自己倒是没事,可是这是海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东方栎吃什么?

    要是自己源源不断的拿出吃的喝的,他又不是傻瓜,自己的马甲就要被扒掉了。

    小白只能郁闷的挣脱了唐宝的揉搓,带着她瞬移回房,再也不要和她一起待着,听她说自己笨了。

    大白在小房间里等着她们回来,见一切顺利,这才和小白一起被送进空间。

    唐宝的回到还带着余温的床上,意识在空间里溜达了一遍,看着多出来的各种物资,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切满足。

    可是她太累了,没空多看,自己抱着被子,累的闭上眼睛就开始睡大觉。

    ……

    船上有两个厨房,大厨房准备的是船上四百多人的一日三餐,小厨房就准备安东尼·托斯他们几个人的伙食。

    一大早,天还才蒙蒙亮,十几个厨师就说说笑笑的跟着厨师长去仓库领今儿的食材。

    “这……”厨师长开了门,看见空荡荡的仓库,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这可真是噩梦!”

    后面的人看着空荡荡的仓库,也下意识的附和:“是啊,这梦可真太真实了!”

    “哎哟,你踩到我的脚了!”

    后面的人挤上来的时候,踩到了前面人的脚,疼痛让他傻乎乎的说了一句:“做梦也会觉得疼?”

    “不,上帝,这是真的!”

    他们这边的话,引起了守卫的注意,几个人赶紧过来,看见空荡荡的仓库,就像是火烧眉毛一样,转身就跑。

    在海上,食物和水那是生存的根本。

    他们觉得自己是遇上了海鬼。

    毕竟这海上的异闻怪事,大家也没有少听。

    要不怎么解释这满满的一仓库食物都不见了?

    “什么叫做都不见了?”安东尼·托斯听到消息后,还和自己从华国带回去的年轻貌美的姑娘在床上睡得很香,听到这话还笑了笑:“两位,今儿不是愚人节!”

    可是看着神色惊慌的厨师长和不知所措的护卫队长,就知道他们不是和自己开玩笑,赶紧从床上一跃而起,披上衣服就去现场查看。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看着也是面色古怪的护卫队长,不敢置信的吼:“这是怎么回事?”

    “……”护卫队长也在怀疑人生,说出来他们可能不信,他特么现在非常想亲手弄死那个海鬼啊?

    好在,安东尼·托斯也不是傻子,在震惊过后很快冷静下来,觉得这肯定不是人类能弄出来的手笔,沉着脸道:“厨师长你先带人用小厨房的食材准备大家的早点,护卫长,我们去看看地图,寻找补给……”

    东方栎在陌生的地方,睡得很警醒,听到外面的人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那语气好挺焦急的。

    他也赶紧起床看热闹,心里还以为他们这是遇上鲨鱼什么带着攻击性的海上霸主。

    东方栎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毕竟他们的大轮船有四面八方都有着攻击性极强的大炮,他这存粹是想看看热闹。

    可是他出来一看,海面上风平浪静,别说大白鲨了,就连小鱼虾都没瞧见。

    不过,甲板上有好几十个人在准备网,看这架势是想下网。

    他在周边绕了一圈,可是却还是没问出什么,郁闷的他转身就回去睡了个回笼觉。

    这外国人实在是太可恨了,明明有几个人会说华国的话,可是他今儿想要打探消息,人家就和他装傻,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就是装成听不懂。

    他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前,准备进去的时候,脚步一拐,就去敲唐宝的房门了。

    “进来吧!”唐宝被他吵醒,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自己还是继续躺在床上不动。

    “唐宝,你就没听到外面那些洋鬼子的嚷嚷声?”东方栎也不避讳什么男女之别的来到唐宝的床前,把自己发现说了一遍,捏着自己的下巴道:“我总觉得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唐宝心里自然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却还是打了个哈欠,像是一点也不在意的道:“你想多了,说不准他们是下网前的祷告呢?”

    东方栎一脸狐疑的看着她:“至于吗?”

    “应该是吧?”唐宝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小桌子上还有点饼干,面包和罐头,你要是饿了就先吃点吧?”

    说完,自己又转个身背对着他,摆出我要睡觉的架势。

    “那行,你这怎么有这么多零食?”东方栎还真的有点饿了,自己拿着两个面包和一个苹果,还有一瓶肉罐头,就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里去吃。

    唐宝这些放在外面的食物,倒是前儿小厨房送来的,都是过了明路的。

    她空间里有不少好吃的,自然是不会吃外面的东西,现在倒是便宜东方栎了。

    想到空间里多出来的各种食物,唐宝心里就开心,又在琢磨,轮船上用的是燃煤锅炉发动机,自己不能去破坏。

    大仓库里的食物没有了,小仓库里肯定会严加防备,自己今晚上还是安分点好,免得被他们逮住。

    她又眯了会,外面又想起了东方栎的声音:“唐宝,快起来吃早饭了。”

    早饭是面包和半杯开水。

    东方栎很嫌弃:“这是想虐待我们吗?看着就没胃口!我想吃饺子,馄饨,面条,包子豆浆油条,炒肝,卤煮,煎饼、火烧、糖油饼、面茶、茶汤.....”

    主要是他先前就把唐宝这拿去的食物都吃了,现在不饿,看见这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早点,就想起来了自己喜欢吃的早点。

    唐宝看着他笑了笑:“好巧,你说的这些我都有,可是我就是不能给你吃,只能自己吃独食。”

    她说的是真话,这些京都的美食,她吃着觉得味道不错的时候都是打包好几份放在空间,心里已经在琢磨,自己等下吃啥了。

    东方栎觉得唐宝又在逗自己开心了,忍不住笑了笑:“哈哈,我不介意你吃独食,你替我多吃点,把我那一份也吃了。”

    唐宝见他真的不吃,也没再劝:“你不吃就把这些放在这,我们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