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托斯面前的也是一个面包,还有一个煎鸡蛋和一杯白开水,边上的果盘里还有红彤彤的苹果和橘子,散发着淡淡的水果香气。

    唐宝见他皱着眉头,明显是心情不好,恨不得在图纸上看出朵花来。

    “你今儿也没有食欲吗?”唐宝明知故问:“再不吃就要冷了。”

    这话里好像是带着点关心的意思。

    可是现在安东尼·托斯没有心情和她调笑,板着脸看着她问:“你要见我有什么事?”

    明摆着是有事快说,没事就滚的意思。

    唐宝却像是不明白他的话外之音,一脸难受的揉着自己的脑袋:“我觉得你们这船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我昨晚上见鬼了。”

    安东尼·托斯不耐烦的敷衍:“不,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上帝会保佑你的。”

    “可是,我不知道上帝在哪儿啊?”唐宝哭丧着脸看着他:“而且,我昨晚上是真的梦到很多鬼,他们都说自己好饿,想要很多好吃的!还说那些好吃的吃完了,还可以吃我们这些不够鲜嫩的人……”

    安东尼·托斯听的毛骨悚然,心想:难不成这船上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仓库里的食物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

    他心里本来就已经在害怕,消失的各种粮食太多,看着不像是人类动手的,这要是鬼怪之类的,那就很好解释了。

    “你再详细的和我说一遍你的噩梦。”

    安东尼·托斯想知道更多,更仔细的状况,就哄她:“把你的噩梦都说出来,你就不会害怕了。”

    唐宝心里一乐,脸上却是一脸的惊恐,又说了一遍可以媲美鬼片的噩梦后,就理直气壮的向他要吃的:“早上就那么一个面包,我快要饿死了,你给我点零食,或者别的好吃的也行。”

    安东尼·托斯为了打发她离开,只能答应等下让人给她送好吃的。

    唐宝离开的时候,还顺势把他房间里摆着的两个苹果核橘子拿走了。

    倒不是为了自己吃,而是带给东方栎吃。

    她觉得现在出了这种事,凭着小仓库里的食物,估摸是不能让大家敞开肚子吃了。

    安东尼·托斯心里也是发毛,可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却还是很镇定的亲自带人巡逻,特别注意的就是放着食材的小库房。

    可是这一晚上却风平浪静,别说海鬼了,就是鬼影子也没有见着。

    安东尼·托斯不知道自己是庆幸‘海鬼’没来好,还是恨‘海鬼’的狡诈。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准备食物,大仓库里的是准备了大家半个月多的口粮,可是小仓库里准备的却只有十来个人一个月的口粮的,现在不尽快找到地方补给,大家可就都要饿肚子了。

    其实,海里的鱼虾很多,不过大家平时吃多了,现在都不喜欢吃。

    最紧张的却是水,海水可不能吃。

    ……

    东方栎咬着苹果,幸灾乐祸的道:“我就说华国好,就算是鬼,都知道我们是自己人,知道吓唬那些洋鬼子,现在没有了吃的,他们就只能尽快的寻找补给。”

    唐宝对于海域这一块是真的不懂:“那你觉得他们回程的希望大不大?”

    “这个不好说,原本他们为了不让人追到,走的就是陌生的航线,现在也只能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到下一个小岛。”

    东方栎说完才想起来,要是真的断粮了,自己也要饿肚子了,看了看手里被自己吃了一半的大苹果,放在桌子上,担忧的问:“你这还有什么吃的吗?”

    “还剩下几个苹果橘子,还有一袋水果糖和一些肉干。”唐宝不敢拿出来太多的东西,免得太引人瞩目,却也不想饿着他,低声道:“没事,不够吃我就去找他要。”

    东方栎低声道:“还是小心点好,这些吃的你都收好,我回房把水和食物拿过来。”

    唐宝点了点头,在他离开后,自己从空间里拿出一串紫黑紫黑的葡萄吃了。

    转眼又过了两天。

    安东尼·托斯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后,松了口气:“前面就是地图上的海岛了,你让大家都准备准备。”

    护卫队长赶紧应了一声,自己就去下面准备等下轮船靠岸了。

    小仓库里的食物真的是不够吃,哪怕他们再节俭,在昨儿中午就都吃完了。

    然后,大家能吃的就只有是海里的鱼虾了。

    可是就算是能填饱肚子,这水确是一大难题,幸好现在是冬天,大家忍忍也就坚持到现在来。

    听到很快就能到小岛上了,大家都欢呼起来。

    东方栎听到消息后,来到唐宝的小房间里,紧张又兴奋:“很快就要到岸了,到时候我们随机应变。”

    唐宝点头,看着他干燥的唇,把自己藏在抽屉里的最后一个大苹果和几粒糖都拿出来,塞到他的手里,低声道:“你快吃了,免得等下没力气。”

    东方栎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说真的,他从来没发发现苹果这么诱人过,让他看见就觉得饥肠辘辘。

    可是他却摇了摇头:“你吃吧,你把大都吃的都留给我了,现在我不渴也不饿。”

    唐宝一噎,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先前才吃了空间里甜甜的西瓜,干脆塞到他的嘴里,恶狠狠的道:“别啰嗦了,等下还要靠你保护我,要是你不吃,哪来的力气?”

    苹果很香甜,可是东方栎的心里更觉得幸福,唐宝这么关心自己,让他有两人相依为命,浪迹天涯的感觉。

    他觉得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算是有再多的危险也不怕。

    唐宝从前儿起就开始装病,现在都是东方栎在外面打探消息。

    安东尼·托斯也只是来看过唐宝一回,也就没有再来,他觉得唐宝是撞到海鬼了,这才会生病。

    毕竟在很早以前,男人们出海都不会带女人,不吉利。

    虽然是迷信的说法,可是在安东尼·托斯经历了自己仓库里的食物消失的事情后,他又觉得这可能是真的,自然就不愿意靠近女人了。

    就是他自己在华国找来带回国的几个女人,他也没有再亲近过。

    东方栎找到安东尼·托斯,见他此刻的脸上带着笑意的和几个属下再说话,也凑过去,一脸担忧的道:“先生,我的师妹此刻很不舒服,能让医生过去替她瞧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