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托斯现在完全没心情理会唐宝,反正他的医生说唐宝应该是不习惯在海上,又被吓着了,这才一直卧病在床。

    现在他担心的是这边的岛上的补给,还有这边会不会有军队驻扎。

    因为改变路线,这边也还是华国的范围。

    按照他们的了解,这要是有百姓的海边村庄,一般都是有部队驻扎。

    现在他只希望自己挟持唐宝和东方栎离开的消息没有传出去,希望离殇他们没有报案。

    按照当时的情况,他们不报案的可能性很大。

    他和手底下的人商议后决定,等下就说自己这是才从海外来到华国的,想来他们就算是报案了,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停船补给。

    等船近了,才发现码头边还停靠着一艘大船,他们估摸了一下,那船也是有核载五六吨的样子,也不算小了。

    安东尼·托斯心里一动,要是这里没什么驻扎的军队,自己可以考虑黑吃黑。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船上的武器是世界内首屈一指的,现在他的手里有枪炮,那就是绝对的王者……

    安东尼·托斯脑子里快速的想了想,就赶紧召集属下……

    ……

    韦宥德最近很发愁。

    虽然他都不能否认自己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他就算是有万般不好,对于自己的手下却都不错。

    不仅是船上,就算是船下的待遇,也都是首屈一指的好。

    每一回出海,船上都不会少于两个好医生。

    这一回,二百多人的队伍出海,他把华国的瓷器和茶叶等等好东西运出去一转手,利润就翻了十倍。

    顺势采购了一些国外的包包,首饰,烟酒等在国内畅销的好东西。

    当然,不敢忘记的还有唐宝让自己带的那些机器,虽然这些铁疙瘩让他这次出海血本无归,可好歹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

    原本他们这次出海很顺利,可是在回来的时候,他和好几个人都觉得周身疼,不是上半身疼,就是下半身疼,哪怕睡得再久也觉的倦怠,全身乏力。

    而且闻到罐头和方便面的味道就会反胃。

    要不是他确定自己是男人,都还怀疑自己怀孕了。

    当然,他心里最怕的就是自己先前被唐宝下毒,怕是毒素未清。

    不过后来一想,这又不是自己一个人这样,而是十几个人都这症状。

    船上的两位医生做了各种检查,都觉的他们是因为血压高的缘故。

    韦宥德怕死,先前还忍不住给唐宝打了电话,确定她没给自己下毒后,才敢相信自己是病了,不是被下毒了。

    原本他们是不想停留的,可是身体不配合,完全不想吃腌制肉和罐头什么的,就只好在这边停留一下,吃点新鲜的,再歇歇,免得身体受不住。

    等到那边又有大船过来的时候,住在不远处的韦宥德也听到了消息:“老大,有大家伙过来了,看着是国外的。”

    韦宥德倒也不以为意:“我们明儿就走了,和兄弟们说一声,都不要和新来的起矛盾,平平安安的回家过年才是最要紧的。”

    “是。”

    韦宥德不放心的多叮嘱了一句:“让人盯着点,以防万一。”

    “好的!我这就去吩咐。”

    ……

    等到船一靠岸,泉州岛这边留守的码头管理员就上前交涉,听到他们是从国外来到华国的,登记了一下后,就让大船靠岸。

    东方栎也借着唐宝晕船,搀扶着她下来透透气,顺便吃点好吃的。

    安东尼·托斯现在也顾不上他们,却也怕他们乱说,给自己添乱,就让自己的心腹,会华国普通话的马克·霍普金斯带着六个人盯着他们。

    和人高马大的外国人相比,东方栎就是一副小白脸弱鸡的模样,再加上白着脸,有气无力的唐宝,马克·霍普金斯他们都觉得这任务太轻松了,完全没问题。

    他们来到岛上后,就有人送来了白粥和水,表示暂时没有别的食物,一个小时后再说。

    唐宝喝了几口水,就扶着树,做出一副想吐却又吐不出来的样子:“呕……我好难受,师兄你去给我找点草药。”

    东方栎和马克·霍普金斯交流了一下,表示自己要去找草药。

    马克就让三个属下跟着他走,现在还不知道岛上是什么情况,按照他们的想法是不能让里面的人看见东方栎和唐宝。

    唐宝看见东方栎离开了,自己也吵着要休息,马克自然是不会让她去人多的地方。

    唐宝也不强求,就往人少的地方去,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就一屁股坐下不说话了。

    马克他们见唐宝还算配合,自然就放松了警惕,坐在一边玩起了纸牌。

    唐宝心念一动,把小白就从空间里拽出来,在小白的身上抹了些药粉,用意念叮嘱了小白几句。

    小白就迈着小短腿往坐在一边打牌的三个男人那边跑去。

    “去去!”他们看见这小白狗,也不以为意,挥手就驱赶小白。

    小白却在他们的身边躲来躲去,还发出稚嫩的汪汪声,溜达了好几圈,确定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这才又往唐宝的身边跑去。

    马克抬头看见唐宝摸着小白狗,更是放心,又开始斗地主。

    过了十来分钟,他们就都觉得眼皮重了起来,马克说:“今儿太阳好,照在人的身上就困,我先眯一会,你们看着点。”

    另外的两人也含糊的应了一声,自己也都倒在枯草地上。

    不远处的唐宝看见他们都倒下了,这才脚步轻快的过来,就把他们身上带着的手枪和匕首,还有手表,戒指,皮夹这些值钱的东西都洗劫一空后,自己才快速的往东方栎的方向走。

    两人先前早就准备好怎么脱身的计划,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怕东方栎出点什么意外,那自己可真的太对不起他了。

    东方栎确实还在找草药,他身上就有离殇给他的好几样药粉,唐宝也把怎么用的告诉了他,可是他身后的三个男人不配合,没有站在一起,这就让他有药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这大冬天的,草木凋零,处处可见枯草,却找不到绿色的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