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托斯听到他拒绝自己,打了个响指。

    他身后的人都几乎同时对准韦宥德,明摆着是不行也得行的意思。

    韦宥德心里一跳,不过他这阵仗也不是没见过。

    现在出海的利润巨大,自然是有一部分人很眼红,他也难免和海盗打交道。

    他自认为自己也是海盗,自然是不甘心自己被黑吃黑,看着这些人高马大的洋鬼子冷笑:“这里是华国,你们想用莫须有的罪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吧?”

    他挺着胸膛上前两步,毫无惧色的道:“开枪啊,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韦宥德的人也不是软柿子,反之也都带着不要命的血性,全都起身,拿起枪对准他们。

    一时间,火花四溅,大家都不敢大声呼吸,似乎紧张的空气都凝固在一起了。

    安东尼·托斯忍不住皱眉,没想到他这么难缠。

    韦宥德说的不错,这里还是华国。

    自己要是贸然开枪,肯定会引起外面码头上治安队的注意,先前他已经查探过了,这边治安队明面上就有百多人。

    要是真的打起来,自己就算是赢了,肯定也会有伤亡。

    安东尼·托斯犹豫了一会,要不是唐宝不见了,他真的不想和韦宥德闹翻,毕竟刀枪无眼,要是万一自己有个什么,那可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兄弟,别误会!”

    安东尼·托斯一脸无奈的双手一摊:“跑了的一个女人对我真的是很重要,我的人可以不带武器跟你的人上船,不管能不能找到她,我都愿意给你一笔钱,还有一百发子弹,怎么样?”

    哪怕他现在心里真的很愤怒,可是唐宝对他太过重要,自然是只能花钱了。

    韦宥德也不想和他闹翻,因为他知道,要是真的动手,自己必输无疑。

    现在人家已经给了台阶,他也就赶紧顺势下来,眼里难掩精明:“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不要你的钱,不过要十把你们用的手枪和二百发配套的子弹。”

    见他这样不知足,安东尼·托斯瞬间脸色狰狞,已经准备等他返航的时候,自己跟上去报仇,这几个大炮轰过去,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来:“行!”

    韦宥德现在是误会了,还以为这洋鬼子要找的女人是安东尼的女人,人家不喜欢他跑了,这洋鬼子才气急败坏,不顾一切的想把人逮回来。

    心里暗赞那女人跑的好,让自己得到了一笔意外之财。

    ……

    唐宝趁着安东尼·托斯带着人去韦宥德的船上搜查,自己却在小白瞬移的帮助下来到安东尼的船上。

    现在船上没什么人走动,只留下四五十个人也都在甲板上盯着对面的船上动静,唐宝觉得自己如同是入无人之境。

    在她一锅端了大仓库后,自己就打草惊蛇了,安东尼·托斯很警惕,也有点能力,他的手下几乎是严防死守。

    就连小白都怕出去被人打死,害的唐宝心里总惦记人家仓库里的好东西,现在机会难得,自然是不能错过。

    安东尼·托斯这一回来到京都也是满载而归,华国的茶叶很有名,那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一批不知从哪弄来的字画和瓷器都是古董,另外还有些精致的首饰,青铜器什么的,看的唐宝眼花缭乱。

    她自然也是不客气的把这些都收了,又四处溜达了一下,就感应到大白兴奋的声音:“我发现了很多的手枪和子弹。”

    唐宝也不敢大意,让小白先过去,再用瞬移把自己也弄过去。

    等她过去看见这些枪支弹药,简直就像是掉进了米缸的老鼠,乐的她都差点找不到北了。

    她都能想象得到那些洋鬼子愤怒的模样,收了这些她也不敢久留,催着大白带着小白先上岸,再把自己瞬移到岸上。

    大白很听话,把自己的身体变大了一些,这才把小白含在嘴里,就跃入海里,游到岸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这才把小白从嘴里吐出来。

    小白意念一动,就把唐宝瞬移到岸上。

    唐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庆幸的低语:“妈啊,先前可吓死我了,我都听到有人在门口走动的声音,就怕他们推开门,逼得我杀人灭口。”

    小白很紧张的看着她:“你没动手吧?你可不能随意杀人,要不空间会出现问题的。”

    唐宝觉得这里不安全,催促小白:“知道了,你赶紧把我带到东方栎边上去。”

    小白忍不住抱怨:“你这么大只,我带你瞬移很费灵力的。”

    唐宝捏着拳头,阴恻恻的看着小白:“你再说一遍?冬天有一道菜特别滋补,清炖九尾狐,你要不要尝尝?”

    小白肉肉的小身板瞬间一颤,随即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就风一般的溜了。

    东方栎看见唐宝的时候,瞪着她很不满的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起码有半个小时了,我喊你也没人应,害的我还以为你又被人给带走了。”

    唐宝是借着五脏轮回的借口离开的,现在摸着自己的肚子,陪着笑脸道:“我这不是肚子不舒服吗?”

    东方栎先前也不敢大声喊,倒是意外的遇到几个在招待所工作的杂工。

    他仗着没人认识自己,又是递烟又是赔笑脸的,倒是和他们寒暄了几句。

    “我打听到还有一艘大船明儿早上就要起航回京都,等晚上我们过去,花点钱就能搭个船。”

    唐宝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在这等着,我去那边和人接头。”东方栎生怕她和自己闹,好声好气的哄她:“再给你带点好吃的。”

    “那你自己小心点。”唐宝也没意见,她也知道这地方妙龄姑娘不多,自己出去太打眼了。

    而且先前做了贼,现在还没平静下来,她需要时恢复。

    东方栎这一去,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手里还拎着个网兜,清隽的脸上难掩喜色:“我们这下可以安心了,那船队的老大我认识,等下我们直接过去就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