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栎也是一个比较喜欢冒险的人,又不缺钱,在京都也算是有点小名气的。

    他前两年就搭着韦家的船出海过,虽然船上主事的不是韦宥德,却也是韦宥德他的左膀右臂熊海华之间交情匪浅。

    他不知道韦宥德打过唐宝的主意,还想着这回自己运气不错,又遇到了熊海华,这下是安全了。

    唐宝的肚子不饿,在他回来前,她就从空间里弄了碗羊杂汤喝了,可是看着他带回来的还冒着热气的白米饭和红烧肉,也还是胃口大开,干掉了一饭盒的饭。

    他们要等天黑了再过去,现在看天色还早,就只能说话打发时间了。

    “你认识的人还挺多的!”唐宝带着点好奇的问:“等下不会出问题吧?”

    她觉得自己先前可以说是搬空了安东尼·托斯的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怀疑另一边船上的人。

    要是按着她的意思,自己最好和土拨鼠一样,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等过几天风平浪静了再出来溜达。

    可是有东方栎在,自己这打算根本行不通。

    “没问题,”东方栎兴致勃勃的和她吹嘘:“我和三教九流都熟悉,这韦家的船是京都排的上号的,先前我运气好,遇到了熊海华,他是船上主事的,等下我们去找他就好。”

    唐宝眨了眨美丽的杏眼,觉得有点不懵:“京城韦家的船老大不是叫韦宥德吗?什么时候被姓熊的篡位了?”

    “没有啊。”东方栎没成想唐宝这不喜欢交际应酬的都知道韦宥德,自己才吹的牛皮就被她戳破了,赶紧道:“韦家的船队有百来艘船,韦二爷自然管不过来,手下有三个主事的,熊海华就是其中之一。”

    又好奇的问:“难不成你认识韦二爷?”

    唐宝挑眉一笑:“是啊,和他见过几次,托他给我带了点东西。”

    东方栎诧异的看着她:“你们有这么熟?那他看见你一定很惊喜。”

    随即更乐:“这下可好了,我们回去就不用担心了。”

    唐宝也若有所思的点头附和:“是啊,我也迫不及待的见他了。”

    东方栎觉得她这‘迫不及待’话太刺耳了,不动声色的提醒她:“我听人说韦二爷喜怒无常,生性风流,看他不顺眼的人不少,你不要和他走的太近,免得被他连累了。”

    就像他原先还琢磨着自己和韦宥德说说话,套套交情,可是现在他只想让韦宥德有多远滚多远。

    他心里一动,看着她试探性的开口:“我先前听说洋鬼子的船队在韦家的船上找麻烦,为防万一,要不我们还是先和这边的治安大队联系吧?”

    要是唐宝不知道这是韦家的船队,她是巴不得停留下来,找别的机会。

    可是现在唐宝知道韦宥德的船队也在,那是不会离开,生怕他们之间起冲突,自己的机器就遭殃了。

    “没事,他们不敢说抓了我们,”唐宝安慰他:“我们先想法子给京都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诸葛家或者是贺家。”

    东方栎摇头:“我先前就准备借电话机打电话,可是这边的人说前两天这大风大雪,现在不能通讯,又快要过年了,估摸着年前也不一定能恢复通讯。”

    唐宝就知道自己不该对现在的电信通讯抱有太多的期待,可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机器就在韦家的船上,她也实在按耐不住:“没关系,他们现在已经搜查过,等下肯定不会再搜查。”

    主要是洋鬼子们回到船上就会发现东西不见了,肯定会陷入恐慌,估摸着没有心思再找韦家的麻烦。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狗急跳墙的想抢物资。

    东方栎自然是不甘心,好说歹说的就是不能打消唐宝的主意,让他心里郁闷极了。

    等到晚上六点多,天色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海边的海风特别大,呼啸而过是呜呜作响,刮得人头皮发麻。

    东方栎心里不甘,可也不能让唐宝陪着自己受冻啊。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唐宝也点头:“好,这鬼天气月亮也没有,我们小心点走,免得被藤蔓树根绊倒。”

    东方栎从兜里拿出个手电筒打开:“我早有准备。”

    两个人在夜色往前走,东方栎还开玩笑:“这冬天也有好处,起码蛇都冬眠了,要不我们不小心踩了一脚,也是会要人命的。”

    “是啊!”唐宝心想:亏着是你,要是现在在我身边的是敌人,我就让大白出来,颠覆他们的认知,谁说冬天就看不到蛇了。

    这大冬天看到的蛇才是真正的要人命的。

    ……

    韦宥德好心情的在房间里拆枪支,还有闲情逸致哼唱几句小调。

    也不知那洋鬼子是不是没找到女人心情不好,听盯梢回来的弟兄说他回去后发了很大的火,真是活该,哈哈哈……

    不过,他答应给自己的枪支弹药也没有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反悔。

    就算是那洋鬼子想反悔,韦宥德也不准备去要。

    免得洋鬼子把火气都发在自己身上。

    这么一想,好像自己有点怂,让他的心情也不大好了。

    他忍不住喃喃自语:“还是我的装备不够,要不敢挑衅我,老子崩了他……”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还有他熟悉的熊海华的声音:“二公子!”

    “进来!”

    熊海华一点也没有辜负他的姓,长的人高马大,横看竖看都是壮实的很。

    他进来就笑着道:“二公子,京都第一医院的东方栎和他的朋友想要搭我们的船回去,您看方便吗?”

    “你认识的?”韦宥德抬手示意他坐下:“要是人没问题,你给他们弄个干净的船舱!”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这个人情让他做。

    熊海华闻言笑了起来:“人肯定没问题,东方栎和诸葛家还有贺家的关系都不错。”

    韦宥德也不在意,自己给他递了根烟:“那行,我们明儿一早就走,你让人盯着点那边的动静,为防万一,我们这边的弟兄都把家伙给我准备好。”

    熊海华双手接过烟,神色肃然的应下。

    他知道韦宥德的意思,要是那些洋鬼子想偷袭,那就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韦宥德见他要走,又开口道:“对了,让刘大去和治安队巡逻的人打声招呼……”

    ……

    出乎韦宥德的意料之外,这一晚上过得很是平静。

    当然,这也是韦宥德求之不得的事情。

    可是坏消息就是今儿海上的风浪特别的大,天气又阴沉沉的像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夕,明显是不适合返航。

    “二公子,我们还是再留一天吧?”刘达愁眉不展的跟着他走在船上,低声道:“这天气看着就像是会有大风大雨,真的不适合出行。”

    韦宥德咬着香烟,也是一脸的阴郁。

    他心里不仅是要担心出海返航的安全,还要担心那些洋鬼子会不会和自己起矛盾。

    现在这天气不好,这边的求助电话也打不出去,治安队虽然有百多人,可是他们的枪支什么的都比不上洋鬼子的武器,要是他没看错,人家的船上还有大炮……

    他还在犹豫,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来,而且天色更是阴沉,遮天蔽日的黑云像是压在他们的脑袋上。

    海风呼啸作响,海浪也是席卷而来,他们的大船都禁不住风浪随波晃动。

    这样的天气,确实不能出海。

    “我们再修整一天。”韦宥德一边说话,一边和他们往一楼的船舱的大厅里走。

    一楼的船舱大厅是吃饭,还有大家伙唠嗑的地方,现在是早上,留守的人也有几个在吃早饭,看见他们进来都起身打招呼。

    韦宥德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继续吃,眼睛就落在没有站起来的两人身上。

    可是看见其中一人是唐宝,吓得他无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觉得自己肯定是没睡醒在做噩梦,要不怎么可能在自己的船上看见唐宝这个女人?

    “嗨!”唐宝咽下嘴里的虾粥,这才愉快的和他打招呼:“今儿的虾粥和虾饺味道都很不错,你要不要一起来尝尝?”

    在别人看来,唐宝肌肤白净,笑容甜美,眼波如水,看着就觉得舒服。

    可是在韦宥德的眼里,这就是恶魔的微笑。

    她上回对自己这么笑的时候,自己就损失了十多万买了一堆机器。

    现在他宁愿唐宝对自己没好气,也不愿看见她对自己笑。

    “不用了!”他忍住自己想跑的冲动,自己这回是真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脚步僵硬的往她的位置走,来到她的对面坐下,勉强的笑了笑:“唐小姐你怎么在这?真的好巧,你让我弄回来的机器就在隔壁,要不要去瞧瞧?”

    东方栎在韦宥德出现后,见唐宝笑容满面的和他打招呼,神色就冷了下来。

    可是见韦宥德客气有礼,甚至带着点拘谨的模样,他都下意识的看了韦宥德几眼。

    难不成是自己误会他了?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自己看到的韦二公子还真的不是传说中那风流倜傥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