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亲自陪着唐宝去看了机器,又把图纸的公文包递给她,陪着笑脸道:“唐小姐,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到时候我会让人送到火车站,那边有我们的库房。”

    “多谢!”唐宝很满意的点头,现在机器还没组装起来,她也就粗粗的看了一下,就和他去了办公室。

    韦宥德见她现在好说话,这才把自己和几个船员身体的不适合她说了,期期艾艾的道:“唐小姐,你能不能给我们瞧瞧?”

    他是坚决相信自己是被她给下药了,心里还是很肯定这唐宝是妖精,只想着花钱消灾,千万不要让她惦记着记恨自己才好。

    反正他有的是钱,给她再多自己都不会心疼。

    可是,这身体的不适却太折磨人了。

    唐宝现在心情好,倒是一口答应给他们看病。

    韦宥德赶紧让人把自己手下找来,唐宝给他们把脉后,却很镇定的道:“没什么大毛病,多吃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就好。”

    要是别的医生敢这样忽悠韦宥德,他肯定会出手让医生知道厉害,可是现在说这话的是唐宝,他只能苦笑:“这蔬菜水果也能治病吗?”

    他觉得自己还是私下去求她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是要面子的啊。

    可是他不知道,在场的手下们已经都惊呆了,自家二公子何时对女人这样细声细气的说话过?更别说再说话前还要看她的脸色。

    都觉得自己该好好擦擦眼睛,好好记住这唐小姐的模样,免得以后一不小心得罪她,到时候被老大给弄死。

    唐宝一听他这话的意思就是不相信自己。

    这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怀疑自己的专业呢?

    她瞪着他:“你们应该在闻到罐头和腌肉什么的味道就会反胃吧?”

    见他们都乖乖的点头,这才继续开口:“这是缺乏维生素引起的高血压,腰腿痛,消化性溃疡,痢疾等都是海上最常见的疾病,你们多吃蔬菜蔬果,自然就不药而愈了。”

    韦宥德看向一边自己的医生。

    他现在是真的怕了唐宝,因此让自己的两个船上医生都来了,免得自己不小心就又着了唐宝的道。

    反正在他的心里觉得,就算唐宝是妖精,她也不敢在人多的地方现行。

    两个医生相视一眼,他们平时也恨不得挣个高低,现在听到唐宝的话,倒是都好奇。

    “唐小姐,您说的这些病症,真的是多吃蔬菜水果就能好的吗?”

    唐宝看着他们笑了笑:“当然,反正这蔬菜水果也没有毒,你们试试也没有坏处。再者他们这些人的状况是不是这两天就已经好多了?”

    两个医生几乎同时点头,又热切的和唐宝讨论起维生素:“这维生素是药吗?哪里有的买?真的有效果吗?”

    “是啊,现在冬天蔬菜水果倒是能多放一些日子,可是另外的季节,出海可不好带这些蔬菜水果啊?”

    唐宝胸有成竹的道:“别急,我们家的药厂很快就能制成维生素,到时候免费给大家试一试效果,就当是我谢谢你们替我把机器运回来。”

    韦宥德坐在边上,看着自己的两个医生和她热切的讨论海上的容易出现的病症,还有东方栎也凑进去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而剩下的弟兄们一脸羡慕的看着自己。

    呵呵,别以为他不懂他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这些蠢货好处还拿到手,就已经觉得唐宝大方,觉得自己运气好了。

    真是哔了狗,你们知不知道老子买那些机器花了多少钱?估摸着是买了那什么见鬼的维生素,也能让他们当饭吃,吃的撑死他们。

    不过,他还是只能憋在自己的肚子里,憋屈死也不说。

    要是被大家知道,他们的老大这是被唐宝给要挟了,这好像也很丢脸的。

    过了一会儿,外面有男人大步进来,一脸焦急的凑到韦宥德的身边:“二公子,那洋鬼子说要请你过去喝咖啡聊天。”

    韦宥德心里觉得那洋鬼子也不是什么好人,自然不想和他周旋,皱眉道:“就说我还有事。”

    手下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小心翼翼的瞄着他的脸色,弱弱的道:“可是那边来传话的人说要是公子您忙,他过来和你聊天也是一样的。”

    韦宥德脸上一僵,他也是要面子的啊!

    头可断,血可流,脸面不能丢。

    这个时候,他突然眼神发亮的看着唐宝,心想:自己带上她一起去,是不是更安全?

    毕竟这个可是妖精啊!只要他愿意,张嘴就能把人给吞了。

    “唐小姐,借一步说话。”

    唐宝瞄了他一眼,又带着安抚的对东方栎笑了笑,这才起身和他来到隔壁。

    等听到他让自己陪着他去见洋鬼子的时候,唐宝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他:“这个不大方便,因为我就是他找的人。”

    自己好不容易带着东方栎这个拖油瓶逃离,怎么可能自己送上门呢?

    “什么?那洋鬼子要找的人是你?”韦宥德一脸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她:“他可真的是……”

    勇气可嘉这几个字还是被他咽了下去。

    他真的很想把唐宝送回到洋鬼子的船上去,作为华国的好妖精,不是应该把那些想欺负她的洋鬼子弄死吗?

    可是他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只能在离开小房间前,满含期待的回头看着她:“要是我有危险,你回来救我吗?”

    唐宝微微点头:“你放心去吧,不会有危险的。”

    开什么玩笑,自己把安东尼·托斯船上的枪支弹药收了不少,现在人家估摸着也在胆战心惊吧?

    外面候着的刘达见自家二公子依依不舍的从唐小姐的房间里走出来了,赶紧上前给他撑着雨伞,带着点安慰的低语:“二公子,那洋鬼子的女人不是跑了吗?你要是带着唐小姐过去会不会显得幸灾乐祸?要是被他误会成我们去挑衅就不好了,还是别带唐小姐去吧?”

    韦宥德忍不住也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他,很勉强的点了点头。

    刘达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二公子,我已经让人去喊兄弟们,这回我们带五十个人过去够了吗?要是太多的话,我怕我们船上被他们的人盯上……”

    ……

    “该死的!”安东尼·托斯微微颤抖的手按着大哥大,可是手机还是打不出去。

    气的他把大哥大扔给自己边上的人,让他继续打。

    他自己一脸沮丧的抹了把脸,低声的咒骂几句见鬼,烦躁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握成拳敲了敲桌子,又是忍不住一串外语的咒骂。

    昨儿自己带人回来,就发现枪支弹药不见了,这简直就是晴空霹雳。

    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是人为的可能性很小。

    虽然当时他带了不少人去韦家的船上,可是自己船上留下来的那六十几个人也不是吃素的啊,绝对不像是被人得手了,这肯定是海妖出现了。

    最要命的是这海妖已经跟了他们一路,也不知道是不是欺负自己不是华国人。

    而且,他对于华国的妖魔鬼怪也没有什么耳闻,这才想从韦宥德的嘴里打听到一些东西,免得自己被海妖弄死。

    外面守着的人来报,说是韦宥德带人来了。

    “快请!”安东尼·托斯起身,亲自去迎接,很有风度的和他握手:“韦先生你好,快里面请,请坐。”

    又亲切的问:“韦先生喜欢茶还是咖啡?”

    “白开水就好,谢谢。”面对他这前倨后恭的态度,韦宥德很警惕的坐下。

    他也知道,白开水这玩意最安全,想在开水里加点什么东西有点难度。

    安东尼·托斯让人上了白开水后就退下。

    韦宥德虽然心里还是有点虚,可是有时候男人就是不能怂,也让自己的人退出去,这才客气的问:“不知先生有什么事?”

    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一分希翼,盼着他能把枪支弹药给自己的。

    不过,昨儿看这洋鬼子还是人模狗样儿的,今天看着他就像是被人折磨过一样,眼里的红血丝,下巴的胡渣,还有那憔悴的样子,就像是做了一晚上少儿不宜的事情。

    安东尼·托斯的脸色僵硬了一下,自己拿出两只雪茄,递给他一支后,自己才点燃雪茄,抽了几口后,才苦笑着道:“我还真是有事想请教一二。”

    韦宥德把玩着雪茄,心里发誓自己下回也要多弄点雪茄充充门面,力求镇定的道:“客气了,先生有话尽管问就是,我必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的心里也很好奇这洋鬼子想问什么,毕竟自己和他还真的没什么交情啊!

    安东尼·托斯迟疑了一会,像是很难开口的样子,苦涩的问:“你们的船队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见韦宥德瞬间整个人紧绷起来,赶紧道:“别误会,昨儿我们船上的食物都不见了。”

    看着韦宥德的眼睛道:“我说的是实话,昨儿我们从你们的船上回来后,就发现大仓库里的食物都不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