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觉得这锅自己可不能背,赶紧道:“我们没动手,这不是我们干的。”

    安东尼·托斯叹了口气:“我知道不是你们,这才想问问你们这边是不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没?”

    现在他也不求别的了,只希望能全须全尾的回去。

    上帝保佑,这华国确实太邪门了。

    韦宥德一听到他的话,脑子里就浮现出那白色的巨蟒,整个人忍不住一哆嗦,看着他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前段时间我见到了巨蟒。”

    安东尼·托斯皱眉:“这海岛上丛林多,巨蟒不是很正常的吗?”

    “这不是一般的巨蟒,是白色的巨蟒,比我的腰身还粗,眼睛就像是灯笼一样,嘴巴一张,轻而易举就能把你给吞了,关键是那妖精还会说话,还会变成美人诱惑你……”

    韦宥德自己被吓得半死,自然是添油加醋的把巨蟒说了一遍。

    他心里还是觉得唐宝就是那白色的巨蟒,这都会化形了,可不就是已经成精了吗?

    不过,打死他也不敢和别人说,现在吓吓他却完全没问题。

    现在他回想起先前唐宝的眼神,心里就怀疑这洋鬼子船上的东西就是唐宝给扔到海里去了。

    主要是他觉得这么多的粮食唐宝也吃不了,肯定是顺手扔到海里,或者是让唐宝的妖怪朋友都来扛走了。

    安东尼·托斯听了半信半疑,碧绿的眼神盯着他开口:“要是你真的遇见妖怪,怎么还能活着呢?”

    韦宥德抹了把脸,苦笑:“我活着也不容易啊,说好了每年要白送十多万元钱的粮食,还要悄悄的不被人发现。”

    安东尼·托斯想到自己仓库里诡异消失的粮食,也更相信了几分,忍不住嘀咕:“这粮食被它们弄走还说的过去,可是我那些枪支弹药又不能吃,它们弄走做什么?”

    韦宥德心里一跳,难怪这些洋鬼子现在好说话了,原来是枪支弹药不见了,

    随即又忍不住扼腕,这些好东西难不成就被唐宝给糟蹋了?

    他完全想不到唐宝可能有空间,心里觉得唐宝可能太气愤了,就把那些东西都给扔海里了……

    不过,东方栎和唐宝走的这么近,他是不是也不是人?

    不能否认韦宥德现在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实在是自己亲身经历的那一幕太吓人了。

    安东尼·托斯听了他的话,顿时觉得毛骨悚然,随即拔枪对准他的太阳穴,阴狠的道:“说,是不是你养了妖精?让妖精把我的东西都偷走了?你不把东西交出来,我就和你们华国领导反映你养妖精。”

    韦宥德被他这操作弄得目瞪口呆。

    好吧,他知道自己不该吹嘘自己见过妖精,这下被人逮住把柄了。

    不过,他还是很漠然的看着他:“我说了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安东尼·托斯气的直喘气,拿着枪的手都忍不住抖了抖,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挟持唐宝和东方栎离开,估摸着留下的两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自己肯定是不受华国欢迎的。

    而且这该死的韦家人和自己一样赖皮,自己一时之间还真的不能杀死他,要不会很麻烦……

    想明白的安东尼·托斯忍着怒气收起枪,拍着他的肩膀笑了笑:“兄弟,这被妖精威胁,你也不容易,我就算是没了一批枪支弹药,可是这船上的大炮还是在的,要不你提供那巨蟒的下落,我去为名除害!”

    韦宥德的眼神闪了闪,他明白这洋鬼子的意思,这是用大炮威胁自己。

    可是他还是不敢拿这件事开玩笑,要是这深更半夜的,自己的床上再出现那条巨蟒,自己也不能保证自己还能有避开的机会。

    这简直比死还可怕,他一口拒绝:“我先前是和你开玩笑的,根本没这回事。”

    安东尼·托斯自然是不相信他的话,心里越发怀疑他在其中搞什么鬼,想去他的船上看个究竟,笑着道:“我这食物紧缺,虽然已经让人委托治安大队的人去买,短时间内没这么快到,还请你通融一二,先给我一些食物,米面菜蔬都随意。”

    说完,还从一边摸出了一个很精致的皮箱,打开后里面都是一叠叠崭新的拾元面额的钱,估摸着有上万元了:“这就是我的诚意,我原本是打算带回去收藏的。”

    韦宥德倒不是在乎这点钱,而是人家都拿出诚意了,自己再端着也不好,沉吟了一会才道:“我也不能均给你太多,大米和面粉各一百袋,水果和肉罐头五十箱,各类干菜五十斤,还有油盐酱醋……”

    不是他大方,而是他这段时间看这边的物价低,又把两个大仓库给补给满了,可是自己回到京都,要是顺风顺水,也不过是四五天而已,这些现在有得赚,自然可以早点处理了。

    “好,一言为定!”安东尼·托斯伸手和他握手后,笑着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拿了钱,我就去拿货了。”

    韦宥德觉得唐宝听到动静肯定会躲起来,自己接过他递来的箱子,点头:“那行。”

    他们的门外,两帮人马都对立而站,很警惕的看着门口,似乎都怕自己的老大在里面出了什么事。

    看见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出来,大家都愣了愣,一脸的不敢置信。

    安东尼·托斯和边上的人,用韦宥德他们听不懂的话,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会,就都看韦宥德了。

    ……

    外面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虽然还没下雨,可是狂风呼啸,似乎随时会狂风暴雨。

    安东尼·托斯跟着韦宥德来到韦家的船上后,眼睛就很警惕的东张西望。

    特别是来到放各种食物的仓库里,他们的眼睛更是锐利,很想在这找到属于他们的东西。

    可是,堆的满满当当的仓库里,还真的没有任何属于他们东西的袋子。

    安东尼·托斯心里很失望,也知道自己估计错误了,焉焉的让手下趁着雨还没来搬东西。

    反正这些东西他们现在就算是出钱也准备不齐全,现在虽然贵了点,可也省事。

    他们这边开始点数搬运,韦宥德就请他去自己的办公室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