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边开始点数搬运,韦宥德就请他去自己的办公室坐坐。

    当然,他这也只是客气话,谁知道安东尼·托斯还真的点头了:“也好,我想和你打听一些事情。”

    韦宥德带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却看见了熊海华带着唐宝在捣鼓自己的大哥大,扯了扯嘴角,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

    “你,你!”安东尼·托斯指着唐宝,气的拔枪就对准她:“原来你在这?”

    旁边的东方栎在门被推开的时候,心头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现在的情况瞬间让他变了脸色,赶紧上前两步护在唐宝的面前:“你想做什么?这里是华国,由不得你猖狂。”

    韦宥德明亮有神的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心头隐隐升起几分期待,他想知道唐宝会不会有自保的手段,可是想到那白蟒,不过片刻,神情便又严肃起来,拔出自己的枪对准安东尼·托斯,冷冷的道:“安东尼,你不要吓着我的朋友。”

    “韦先生,只要你把这两人交给我,我愿意给你一个我国码头十年的使用权。”

    他这诱惑不可谓不大,像船到了码头,每停一天都要不少钱,而且一个码头起码能停十几艘大船……

    韦宥德眉一挑,心里越发觉得唐宝值钱。

    “不行!”韦宥德声音中带着不容置喙:“他们现在是我的朋友,你想要带走他们,除非我死!”

    “如果你不主动跟我走,那真的很抱歉,可能要委屈他们了。”安东尼·托斯眼带威胁的看着唐宝:“别逼我用大炮!”

    他的话音刚落,韦宥德拿着枪的手就晃了一下。

    奶奶个熊,他真的很想妥协啊,可是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是怂了,那就两面不是人。

    心里支持他自己继续一条路走到黑的,只能是唐宝是妖精。

    韦宥德板着脸道:“那就来吧!我们讲的是道义,威武不能屈!”

    一时间双方火花四溅,双方均是以持枪状态对峙!

    唐宝的眉心跳了跳,越过东方栎,冷眸直接看向安东尼·托斯,清冷的开口:“请你们都走出去一会,我想和安东尼先生好好谈谈。”

    东方栎一愣:“这……”

    韦宥德却拉着东方栎离开,:“安东尼先生是绅士,绝不会为难唐小姐这个弱女子的。”

    他原先就是强撑着的,现在总觉得唐宝要化出原形,一口吞了那洋鬼子。

    这样的画面,自然是不能让外人看到的。

    不过,就算是让他看,他也不敢看,想想就太辣眼睛了。

    安东尼·托斯自然也不会把唐宝看着眼里,觉得凭她不可能伤害自己,也挥手让跟着自己边上的四人离开,碧绿的眼里带着笑意,用他们的母语说:“你们都走,让我好好放松一下。”

    手下们也都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就全都退了出去,还很体贴的关上门。

    安东尼·托斯一步步走向唐宝,那眼神就像是猫戏弄老鼠一样:“宝贝,乖乖的跟着我不好吗?”

    唐宝下意识的后退,看着他的杏眼里美的波光潋滟。娇弱弱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疼:“你,你别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她越这样,安东尼·托斯越发觉得心里痒痒的,哪怕面前的女人穿着厚厚的军大衣,可是那白皙的脸,俏丽的五官,更是显得诱人:“宝贝,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唐宝觉得自己以后可能无法面对‘宝贝’这个词了,她很快就退到了木板上,这下子是避无可避了,惊慌的看着他,似乎不知道该怎办好,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贝齿咬着唇,更是显得诱人。

    安东尼·托斯有过的各国美人不少,可是此刻,他真的被她这模样诱惑了,这羞怯的模样实在是太动人了。

    咦,这味道不对啊,自己的舌头好涩啊!

    唐宝快速的收回手,脸上惊慌的神色也不见了,只剩下冷笑:“毒药的滋味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就已经感觉到舌头发麻,心口发疼了?”

    他太阳穴突然跳了跳,脑海里猛然出现自己遇到她的那个夜晚,就知道自己轻敌了,上当了。

    他有些难受地闭了闭眼睛,沉着脸,眼神凌厉的看着她:“你不觉得你这下药的行为很卑鄙吗?”

    主要是韦宥德一直表现出很讲江湖道义的样子,让他一时间把唐宝也给算到了韦宥德的那一伙人里。

    真的是太失算了。

    他把枪口对准唐宝,恶狠狠的道:“把解药交出来,要不我弄死你。”

    “要是我死了,你也死定了!”唐宝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威胁,很镇定的越过他,自己拿着杯子里的冷茶给自己洗手。

    她先前确实有好几种法子弄死他,可是后来一想,哪一种都没有下药来的安全。

    而且,事情的经过也确实是按着她的想法发展的。

    安东尼·托斯的脸色很难看,黑了红,红了青,可却也不敢对她开枪。

    他确实不想死,心里也觉得一百个唐宝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金贵,额头青筋跳动,咬牙切齿的道:“我不会再打你的注主意了,把解药给我!要是你敢糊弄我,你的家人朋友都禁不住我家族的怒火。”

    对于他的威胁,唐宝还是很镇定的用帕子把自己的手擦干净,这才看着他不在意的笑了笑:“同样的话我也告诉你,我的十多个师兄师姐都是用毒高手,我要是死在你的手里,到时候你的家族也会被毒杀,鸡犬不留。”

    虽然她这些师兄师姐都是莫须有的,可是现在拿出来吓唬人还是挺有用的,反正看着他那震惊的眼神,腿心里就很爽。

    “你,你这个恶魔,你这个毒妇……”

    唐宝对他挑眉一笑:“过奖了,你没听过一句话,最毒妇人心吗?要不是我突然只见不想漂洋过海,真的跟你回家,打的就是毒死你们,卷了你们钱财的主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