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托斯听的目瞪口呆,一想到她说的那种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反倒是庆幸自己没有把这魔鬼带回家,要不说不准被她一窝端了。

    他下意识的退后两步,觉得自己的身体越发难受了,就像是透不过气的感觉,实在是很难受,很糟糕。

    “把解药给我!”安东尼·托斯的小命在唐宝的手里,只能服软:“唐,我只是喜欢你,这才想请你去我的国家做客,绝对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唐宝听着他说了一大串辩解,道歉的话,这才双手插兜,一副自在悠闲的模样开口:“这解药我可以给你。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再敢动什么坏心眼,可别怪我不留情。”

    她浑身的气势一变,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的师门是极其护短的,就算是你弄死我,我的师姐妹也会让你血债血偿,让你比我死的更惨!”

    安东尼·托斯觉得面前这女人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之前的美丽,现在完全就是魔鬼,就像是吸血鬼一样。

    他此刻已经难受的额头上的青筋都凸显出来,浑身也绷的僵直,狰狞的脸上细微地抖动着,扭曲着。

    那种难受简直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应下:“我绝不会动什么坏心思,要不我就不得好死,葬身鱼腹。”

    唐宝垂眸,看着他惨白的神色,这才从兜里掏出一个拇指大的小瓶子扔给他:“这是解药,明儿要是不舒服再来找我。”

    安东尼·托斯现在只能选择相信她,毕竟自己死了她也没好处,自容易引发国际纠纷,而且她要是不想救自己,不给自己解药就好,没必要多此一举。

    唐宝走向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了顿,转头看了一眼他,对着他冷冷的道:“你绑架我的这件事我就不找你麻烦了,免得浪费我的好东西,不过,最好是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安东尼·托斯浑身还是难受,是那种说不出的难受,嗬嗬的喘着粗气点头,那眼神里流露出‘赶紧离我远远的’意思。

    唐宝扯了扯唇,随后开门。

    门外一直警惕着的两对人马也各自收回枪支,两个洋鬼子是很惊讶此刻唐宝整齐淡然的波澜不惊的模样,下意识的看向里面,见自家老大背着他们,双手撑着书桌。

    他们下意识的用母语喊了一声:“先生?”

    安东尼·托斯挥了挥手,也同样回了一句不碍事。

    外面的洋鬼子这才真正放下戒备!

    心里以为老大现在没这个心情,倒是真没想到自家老大吃亏了。

    韦宥德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激动的翻江倒海一样。

    看安东尼·托斯现在的模样,就知道他也在唐宝的手里吃亏了,幸亏自己明面上一直护着唐宝,想来她不会再为难自己。

    不过,唐宝这个女人真的不能小觑,处事很有分寸……

    韦宥德脸上的笑容更温和了:“唐小姐,现在又下雨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中午想吃什么尽管和我说就好,只要我能弄到,肯定不会推辞。”

    唐宝那明亮的一双星眸不掺任何杂质,清澈如水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用麻烦,随意就好。”

    东方栎不知道韦宥德先前准备对唐宝做了什么,见他这么热情,倒是有点意外,笑着道:“这次我们真的是麻烦韦二公子了,等回去以后,我准备薄酒,还望韦二公子赏脸。”

    韦宥德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拍着他的肩膀:“客气了,我比你虚长两岁,你喊我一声二哥就好,到时候我们不醉不归。”

    他现在想和唐宝打好关系,连着她身边的人自己也必须要打好关系。

    东方栎也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心里反倒是有了疑惑,脸上却不动声色的和他寒暄:“二哥,那以后多多关照。”

    韦宥德把他们送回房间,自己就先离开了,他想去安东尼·托斯那边看看情况,真的很想知道唐宝是怎么吓唬他的。

    而东方栎关上门后,就看着她低声问:“你和韦二爷以前见过吗?我觉得你们之间有点怪。”

    唐宝并不想多说自己和韦宥德之间的恩怨,就算是他先前是想欺负自己,现在自己敲诈了他一笔,这事也算过去了,只是笑了笑:“他这人亦正亦邪,我上回见她想欺负一位女同志,就出手教训了他一下,可能是他这个人比较惜命,不想得罪我这种会下毒的女人吧?”

    东方栎这才恍然大悟,随即夸她:“好样的,干的好!”

    又低声提点她:“不过韦宥德这种人,最擅长两面三刀,秋后算账,你以后还是要提防点他。”

    唐宝乖乖点头:“那是肯定的,不过我以后回到老家,和他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这倒也是。”东方栎盯着她,很感兴趣的问:“你先前是怎么收拾那个洋鬼子的?是不是下毒了?”

    这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唐宝把经过和他说了一遍,语重心长的道:“所以,师兄,你要记住女人是老虎,千万不要仗着自己有钱有貌,就掂花惹草,处处留情!”

    东方栎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你胡说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

    唐宝故作担忧的叹息:“只怪你长的这么俊,就算是你没这心思,也要防备着被女人欺负,真是……”

    ……

    天才晴了一小会,更大的风雨又来了。

    码头的房间肯定不够,不过两方人马是很客客气气的相处,一点也没闹出矛盾。

    幸运的是有一段时间突然有了通讯的信号,唐宝和离殇他们联系上了,说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可惜没说几句话,奄奄一息的通讯又消失了。

    既然没有危险,又报了平安,唐宝倒是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也不急躁了。

    反正现在这局面,自己就算是急死也没有用。

    而且她现在还没吃厌海货,除了怕自己不能赶回去过年外,别的也没啥不习惯的。

    急的反而是安东尼·托斯,哪怕吃了解药,却还是担心自己余毒未清。

    第二天早上亲自拎着两箱子去找唐宝,也不敢敲门,一直默默的在外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