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下雨天是适合睡懒觉的日子,特别是睡在船上,就像是睡在摇篮里一样舒坦。

    唐宝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等她去食堂看见韦宥德和安东尼·托斯也在食堂里说话,也不以为意,自己想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唐小姐你坐着,我让人给你留了早饭。”韦宥德赶紧起身献殷勤,招呼厨师上早饭后,自己又很有眼色的道:“唐小姐,你师兄先前吃了早饭,嫌弃天冷又下雨,又回去睡回笼觉了。”

    唐宝恨不得连自己的脑袋都缩到军大衣里,懒懒的应了一声:“好的!”

    “今儿的天气不适合起航,我要四处巡逻一下,先失陪了。”

    韦宥德现在对着唐宝是恨不得把她当成祖宗供起来。

    他昨儿从安东尼的口中套出了他被唐宝下了药,心里再一次的庆幸自己还活着。

    这人怎么和妖精斗,自己先前真的是脑袋秀逗了。

    唐宝今儿吃的蒜蓉生蚝还有鱼肉饺子,

    她觉得就凭韦宥德这船上厨师的手艺,自己也不生气了。

    安东尼·托斯在唐宝吃饱起身后,自己才拎着箱子跟上去,弯着腰陪着笑脸道:“唐小姐,早上好,我今儿特意来向你赔罪。”

    唐宝淡淡的笑了笑:“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

    她推开自己的房门,招呼他坐下。

    安东尼·托斯可不敢坐下,把两个精致的小皮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陪着笑脸道:“这次的事情都是我的错,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

    唐宝看着两箱子崭新的拾元人民币,心里都忍不住感叹:自己辛辛苦苦的准备建厂做什么?每年这无本生意来一单,就能有万把块钱的进账,足够自己一家子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了。

    “那就多谢了。”唐宝也不推辞,她怕自己要是客气一二,人家却当真了就不好办了。

    安东尼·托斯在她收下钱后,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不用担心被她毒死了,这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

    他又觉得这毒药真的很有效,就小心翼翼的问:“唐小姐,那用在我身上的药你能给我一点吗?”

    自己要是能得到这东西,也是一大助力。

    唐宝却一口拒绝:“这是我师门里的东西,不能流落在外,不过你要是哪一天中毒了,倒是可以上门求医。”

    毒这东西到底是歪门邪道,她可不愿这东西被他拿去害人,还不如更让他忌惮自己后面莫须有的师门。

    安东尼·托斯也不敢勉强,心里确实更好奇她背后的师门,想打探一二。

    唐宝就继续吹牛:“我的师门是隐世世家,出来历练的师兄妹们各行各业都有,有的武艺好,可以飞檐走壁;有的枪法好,几乎是百步穿杨;还有的擅医,但是大都人都擅毒,挥手间就能毒死一船人。”

    “可惜那毒药现在不允许我们乱用,就怕我们性子暴躁,有了太多的杀孽……”

    安东尼·托斯听的津津有味,恨不得自己就去唐宝的师门长长见识。

    外面东方栎捧着个搪瓷缸推门进来,看见这洋鬼子在,心里就不痛快,没好气的问:“你在这做什么?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安东尼·托斯赶紧摆着双手否认:“没有,我只是来道歉的,我这就走。”

    现在就算是老天借自己胆子,自己也不敢打这毒女的主意啊,又不是嫌命长。

    他这回出来也真的是亏大了,不仅是二十多万元钱的货全都没了,自己的小命都差点留在华国,真的是流年不利。

    ……

    腊月二十一的中午,韦宥德的船终于回到京都码头。

    唐宝和东方栎在甲板上,就看见岸上有人好几个人在那等着。

    船停下后,唐宝就用最快的速度上岸,抱住泪流满面的吴媛媛,笑着道:“哭什么,我没事,我还好好的呢!”

    “呜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吴媛媛紧紧的搂着她:“姐夫和离殇他们没遇上你们吗?”

    唐宝点了点头:“没事,我们前天就已经联系上了,他们应该很快也要到岸了。”

    她也是前天才知道,顾行谨和离殇都坐着宋霄的船出海找他们了,不过航线的偏差,再加上时断时续的通讯,大家也没有遇上。

    不过知道唐宝没事,他们也就能放心了。

    “昨儿刘主任和秀兰姐才走,他们还以为你要明儿才到岸了,还有你家里的电话,我都是说你过来学着组装机器,这才糊弄过去……”

    吴媛媛觉的很内疚,这一回唐宝受罪,完全是因为自己。

    唐宝看着她哭肿的眼睛,忍不住摇头,带着点亲昵的捏了捏她挺翘的鼻子,笑着道:“傻瓜,人家的目标就是我,倒是因为我才让你担惊受怕!”

    “不是,是我太没用了……”

    面对哭哭啼啼的小美人,唐宝拿出杀手锏:“我好想吃你做的红烧肉和红烧蹄髈。”

    海上的食物虽然很鲜美,可是她都没吃到猪肉。

    现在自己一提起肉,她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东方栎哪怕是穿着厚长的棉袄,也是站的身姿挺拔,原本他是看见吴媛媛哭不敢靠近,可是听到唐宝提起肉,也让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我也想吃肉。”

    韦宥德亲自拎着唐宝的行李过来,一副斯文有理的模样,笑得温和极了:“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了房间,先梳洗一下,再下来吃饭,这边的机器我会让人小心的搬下来的。”

    “多谢,”唐宝看到有卡车开过来,心情也很不错:“等下就直接运到火车站吗?”

    韦宥德觉得自己买机器的大钱已经出了,这后续能让她满意的小事自然不会出错:“是的,唐小姐你放心,火车站那边我现在有两个库房空着,肯定把这件事安排妥当,你只要给家里打电话去火车站接货就好。”

    虽然唐宝的空间可以装机器,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好动手,干脆承了韦宥德的情。

    唐宝就先借用电话机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还圆了媛媛说的谎,顺便说了机器先上火车,自己这边要晚两天,等顾行谨过来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