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行。”唐宝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那双含笑的眼睛却像是会说话一般,轻轻眨了眨,便是一种娇羞的女儿姿态,很明显的就让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吴媛媛把一锅肉丸汤端上来就放在唐宝的面前,殷勤的道:“这白色的鱼丸,红色的是肉丸,我按着你以前说的弄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唐宝尝了两种不同口味的丸子,满眼赞赏的看着她满口夸:“媛媛,你真的是美食的天才,这味道好极了。”

    吴媛媛被她夸的心里美的冒泡泡,羞涩极了,赶紧给大家端上烤饺和蒸饺。

    离殇心疼自己的女朋友,一边吃一边嘀咕:“你们是一觉睡到大天亮,这都快九点了才起床,媛媛是昨夜就发了面,今儿五点就起来忙活。”

    唐宝美美的吃着香喷喷的烤饺,喝着鲜美的丸子汤,接了一句:“离殇,我真羡慕你能娶到媛媛这样秀外慧中,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好女孩。”

    这话真的是说到了离殇的心坎里,让他直点头:“那是,媛媛本来就是最好的。”

    吴媛媛有点害羞的低下头吃着突然之间变得格外鲜美的饺子,她知道自己不是最好的,可是在自己未来的爱人眼里和朋友的眼里,自己就是最好的。

    这让她觉得格外幸福。

    他们才吃完,宋霄的副官就过来请他们过去。

    宋霄还有别的任务,和他们见了面,就上船离开了。

    韦宥德知道顾行谨是唐宝的爱人后,看着顾行谨高大的身形和锐利的眼神,心里都有点发虚,生怕他和自己闹起来,也变出什么吓人的原形。

    毕竟敢搂着大白蟒的妖怪,肯定也不是善茬。

    他浑身紧绷的和他们打招呼后,就赶紧道:“我接到黑子的电话,那边的机器等下就上火车了,我这边有五个兄弟跟过去搭把手。”

    唐宝觉得他这么会做人,自己也没必要抓着那点事不放,笑着伸手:“多谢韦先生慷慨,以后有空去我老家转转,我一定好好招待韦先生。”

    “应该的,应该的!”韦宥德松了口气,赶紧伸手想和她握手的时候。

    顾行谨快速伸手握住他的手,嘴角带着笑意:“初次见面,我是唐宝的爱人,多谢韦先生……”

    韦宥德更热情的和他寒暄:“你好你好,久仰大名,以后多多联系,要是要出海,尽管找我。”

    顾行谨早就通过诸葛蓝知道这姓韦的对自己的媳妇有想法,前一刻还好好的握手,下一刻手上却用了全力,见他脸色一变,自己已经松开了手,看着唐宝问:“现在我们回京都和大家打个招呼,再买火车票回家吧?”

    他虽然很想弄死这姓韦的,却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贸然做什么,而且听唐宝的话,就知道她已经敲了人家一大笔。

    唐宝就当自己没看见他们之间的猫腻:“好啊,刚好能赶上回家过年。”

    韦宥德心里叫苦不迭,手疼的要命也不敢露出来,这明摆着是知道了点什么啊?

    老天爷,他现在就只想求神拜佛的保佑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们这对夫妻。

    经过这一遭,韦宥德是真的少了花花心思,行事很是稳重起来。

    ……

    回到京都已经是深夜,唐宝在第二天早上就给关心自己的朋友打电话,顺便请大家晚上一起搓一顿,也还要去刘主任那边见个面。

    顾行谨也要去见诸葛蓝和几个朋友,还有托人买回家的火车票。

    唐宝忙了几天,总算是把京都的人和事都给弄妥当了,夫妻俩这才带着行李回老家。

    他们风尘仆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二十九的下午了。

    看惯了京都的高楼大厦,四个轮子满街跑的京都,巍阳镇改成巍阳市的老家就显得落后了很多。

    不过,现在大家的日子比起以前那真的是好过了很多,家家户户飘出来的香味,还有断断续续的鞭炮声,更是有了过年的味道。

    冬天,天黑的早。

    唐宝和顾行谨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苏家的大门口已经挂上了红灯笼,发出淡淡的红光,在风中轻轻的摇曳,显得温暖极了。

    恰好这时候,顾玉郡和杨峥说着话出来,看见唐宝和顾行谨,瞬间跑过来欢呼:“大哥和姐回来了。”

    杨峥很有眼色的接过唐宝身上的背包和箱子,围着她问:“姐,你上回在电话里说回来了就不走是真的吗?”

    唐宝看着自己面前比自己高的小伙子,伸手拍着他已经变宽的肩膀,亲昵的道:“是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而且我太想你们了,以后就在家不走了。”

    “太好了。”顾玉郡挽着她的胳膊,扶着她往里面走,喜笑颜开:“唐叔唐婶,还有我们都很惦记你,这下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顾行谨嘴角抽了抽,自己的堂妹,还有杨峥这小子看见自己就是笑了笑,现在都围着自己的媳妇转,真的是太过分了。

    他可以想象的到,等下里面的人都会来抢自己的媳妇,等下自己连唐宝的衣角都摸不到。

    里面的人听到他们喊声,都迎了出来,果真是和他招呼了一声,都围着唐宝嘘寒问暖,恨不得抬着她进去才好。

    苏素催着唐明远:“还不赶紧去端菜,行谨他们肯定饿了。”

    顾玉郡也赶紧进去:“哥,姐,我去给你们倒热水,你们洗把脸再吃饭。”

    顾宁谨也和杨毅进去端菜,顾少谨却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唐宝:“姐,你回来了,以后还能带我们去京都吗?”

    唐宝看着越来越像顾行谨的少谨,含笑看着他:“自然,等你们放暑假了,我肯定都带你们出去玩。”

    顾行谨再也忍不下去了,拎着顾少谨的后领,凤眼深沉的看着他:“顾小三,这不是你姐,要叫嫂子,记住了没有。”

    他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下去了,自己的弟弟妹妹怎么越来越黏人。

    而且黏的还是自己的媳妇,真的是快要按耐不住自己蠢蠢欲动想要教训他们的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