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谨落在自家大哥的手里,委屈的点了点头,在他放开自己后,瞬间溜到唐宝的边上告状:“姐,大哥他欺负我,你要站在我这边成不成?”

    唐宝忍不住笑着应下,见杨峥和顾玉郡端着冒着热气的脸盆进来,就笑着打发他们:“行了,去打开两个藤箱,里面都是给你们的礼物。”

    顾行谨在他们离开后,一边洗脸一边抱怨:“这些小兔崽子真是欠收拾,我收拾他们的时候,你可不能来拆台啊!”

    唐宝也舒舒服服的洗脸:“知道了,你也不要太计较,我也觉得他们喊我姐也显得亲近。”

    顾行谨轻轻扯了扯唇:“不准你和他们亲近。”

    唐宝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你不至于连他们这些孩子的醋都要吃吧?”

    顾行谨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凤眼微眯:“你是我媳妇,让他们黏自己的媳妇去。”

    他现在心里很不爽,特别不爽,非常不爽那些小兔崽子。

    本来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在媳妇面前献殷勤,好好培养感情,结果一大家子都想抢自己的媳妇,偏偏自己的媳妇还不心疼自己。

    唐宝心中一片无奈,伸手拉住他的大手晃了晃:“好了,他们都还小,现在又是半年不见,能不惦记吗?你不会真的要吃醋吧?”

    “你说呢?”顾行谨凤眸幽怨的看着她,趁机给自己要福利:“晚上早点回来陪我,不准和玉郡睡,也不要打搅妈。”

    唐宝靠近他,杏眼潋滟,声音娇软如水:“我都听你的。”

    这大冷天的,抱着他睡就像是抱着火炉子一样温暖,还能做点有益身心的事情,自己肯定不会抛弃他的。

    客厅里,唐宝就坐在爸妈的中间。

    唐明远给女儿夹菜:“多吃点,看你都瘦了。”

    “爸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唐宝一边吃一边夸:“这鸭肉笋干的味道真好。”

    又给苏素夹了一筷子鸭肉:“妈你多吃点,我看你也瘦了,是不是因为操心要办厂的事情累了啊?现在我和行谨回来了,以后有事你们尽管吩咐。”

    唐宝这段时间海鲜吃的多,打死她都不相信自己瘦了。

    可是她心里明白,父母看孩子那是绝对不会说你胖了的。

    苏素也笑了笑:“就你嘴甜。”

    又带着点惊喜的看着顾行谨问:“你真的不走了?”

    “是的,妈。”顾行谨对于岳父岳母还是很敬重的,放下筷子认真的道:“我已经退下来了,以后想弄点物流和安保,这样也好照顾到家里。”

    说完,双手端着酒杯敬酒:“这几年辛苦爸妈了,我先干为敬。”

    唐明远闻言也点头:“这也好,我们年纪也大了,你在家有事也好有个拿主意的。”

    苏素听了是真的开心了:“在家好,你们也该有个孩子了。”

    唐宝看着宁谨他们几个都挤眉弄眼的笑,莫名的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招呼大家吃菜。

    吃饱喝足了,顾玉郡和顾少谨还有杨峥就收拾桌子洗碗筷。

    顾宁谨给大家倒了白开水,杨毅就端出了瓜子花生米糖什么的。

    唐明远开始说明年的安排:“现在厂房已经弄好了,机器也到了,药材也都收了一些,不过这招人方面会不会有要求?操作机器会不会有危险?”

    “贺院长答应给我找来四个机器组装和维修的技术员,我们这边找几个伶俐点的学徒,男女都可以,跟着人家学会了,那边还要回去的。”

    唐宝说完笑了笑:“至于怎么制药,我自己看着说明书慢慢摸索,随便带几个徒弟。”

    顾宁谨赶紧接口:“姐,我跟着你学制药好不好?”

    “不好,”唐宝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看着他和跃跃欲试的杨毅,很认真严肃的道:“妈和我在电话里说你们的理科成绩很不错,我希望你们努力读书,上大学是肯定的,最好是去国外留学,这样以后才能研究出更好的机器,或者是更厉害的武器。”

    “你们不要以为跟着我制药,是报答我们对你们的好。”

    “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等你们为国争光的那一天,才是我们扬眉吐气的日子……”

    唐宝这一番话,说的顾宁谨和杨毅都眼睛发亮,她给他们描绘的未来太美好,恰好是他们这热血少年无法拒绝的。

    唐宝看着他们的激动神色,就知道自己说到了他们的心里,又见厨房里的三个小的洗好碗出来,懵懂的看着大家,又继续说起知识的重要性,还要现在是华国发展最快的时候,鼓励他们跟上时代的脚步。

    顾行谨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媳妇身边围着的五个弟弟妹妹都热切的和她说话,心里也再一次的觉得自己能娶到她真的很幸运,没有嫌弃他们是拖油瓶,反倒是准备把他们培养成国之栋梁。

    他看他们说了快一个小时,自己拎着开水瓶给大家加开水,也是提醒他们这时间不早了。

    可是他们完全不懂,或者是不想懂他的意思,犹自围着唐宝说个不停,亲热的不行。

    在顾行谨加了第三遍开水后,苏素看了看手表,终于开口:“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顾玉郡果然搂着唐宝的胳膊撒娇:“姐,晚上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家里就她这一个女孩子,她看着杨峥和少谨大都时间都睡一个被窝,二哥和杨毅也经常睡一张床,可眼馋了。

    唐宝瞬间感受到顾行谨那幽怨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咽下了差点说出口的‘好’字,摸着小姑娘的脑袋笑:“不行,我睡觉不老实,会踢被子,这大冷天的着凉就不好了!乖啊,等夏天我们一起睡。”

    顾玉郡也感受到自家大堂哥那冷飕飕的眼神,乖巧的点头:“好吧。”

    自己还是不要和大哥抢嫂子吧,毕竟大哥年纪不小了,现在肯定是急着要孩子了。

    ……

    大年三十,唐宝去了爸妈的房间,从空间里挪出一些海鲜,水果和蔬菜兴奋的道:“晚上加菜,这么味道可好了,蔬菜都是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

    唐明远上前一看,不住点头:“这海鲜和水果确实是好东西,不过我们这边很少见,等下我就说是我出去见着新鲜的买来的。”

    “嘿嘿,这个主意好。”

    “多拿点葡萄出来,你妈喜欢吃。”唐明远又问她:“药材种了不少吧?”

    “有很多,一股药味,到时候就说是外面寄来的……”

    唐宝又掏出两串葡萄,和他们说了一会,就出去就招呼着五个小的陪着自己出门,他们去了新厂房看了一下回家吃午饭。

    然后又去街上转悠了一圈,见大家都是喜气洋洋的买吃的喝的,还有拜年的礼物,也觉得很有气氛。

    晚饭更是丰盛,大家都挤到厨房里大显身手,热热闹闹的吃了年夜饭后,唐明远和苏素给大家发了个大红包。

    顾行谨接到红包的时候有点羞涩,自己过了年都二十八了,这红包好像有点羞耻。

    苏素却道:“你要是不想收红包,那就赶紧让小宝生孩子,有了孩子,这红包就没你们的份了。”

    唐宝却一点也不羞涩的接过爸妈的红包,笑嘻嘻的道:“那可不行,别说我生了孩子,就算是我七老八十了,你们也还是我爸妈,也不能忘记给我发红包。”

    唐明远被女儿的话逗得哈哈大笑:“那我和你妈不都成了老不死的吗?”

    唐宝用力点头:“长命百岁不算什么,我们的目标是六世同堂。”

    苏素嗔了自己的女儿一眼:“你肚子争气点,先让我三代同堂吧!”

    大家都看着唐宝的肚子哄堂大笑。

    唐宝觉得自己这也算是彩衣娱亲了,自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几个新手表,看着五个小的抬着下巴道:“来,乖乖的喊姐姐,姐姐给你们发新年礼物。”

    现在虽然经济发展的很快,可是这手表依旧算是奢饰品,结婚的时候能有手表,自行车和缝纫机,就算是凑齐三大件了。

    因此,五个孩子从来没想过唐宝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他们,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大年初一的早上,唐宝睡得正香,就听到外面想起来了一阵阵鞭炮声,气的她缩到被子里,埋到顾行谨的温暖的胸膛里。

    顾行谨已经醒来了,只是舍不得被窝里的媳妇,这才没有起床,见她这模样,忍不住轻笑:“已经六点了,等下鞭炮越来越多,你肯定睡不着了,要不我们继续努力生宝宝?”

    “你还是人吗?”唐宝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凶巴巴的看着他:“这种事不是次数越多越好的知不知道?”

    顾行谨看着她难掩风华的脸,潋滟的眼,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她柔滑的脸蛋,愉悦的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是喜欢孩子,可是我更喜欢有孩子的过程。”

    她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你都大了一岁,该更懂事了!怎么还说这种无赖的话,顾先生。”

    顾行谨一点也不想在她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年龄又大了一岁,被窝里的手动了动。

    她猝不及防低吟一声,脸色更是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我们该起床了,今儿还要回陈联大队去拜呢。”

    顾行谨搂着她的手紧了几分,在她的惊呼声中,男人的唇已经滑落到她的耳畔,没有丝毫犹豫地张口就咬住了她的耳珠,带着点诱惑的低语:“你喊我什么?”

    “……行谨?”

    敏感的地方突然被他这样对待,她整个身子都软了一半,感觉到他更用力,试探性的道:“顾先生?顾大哥?老公!”

    他低笑,落在她耳边的力道时轻时重,闹得她呼吸也有些紊乱。

    “老婆,”他见她白皙干净的脸上染上了细腻的绯红,带着点嘶哑的声音特别撩拨人心:“这些我都喜欢,你每天都要多喊我几声,要是你忘记了,我就这样惩罚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

    两人在络绎不绝的鞭炮声中又忍不住胡闹了一回,一看已经八点了,才赶紧起床梳洗。

    这边年初一的早上都是吃桂圆莲子鸡蛋,唐宝胃口很不错,一下子就干掉一大碗,见苏素在整理一包包的桂圆和红糖,还有年前自家做的奶糖什么的,就问:“宁谨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都出去转转。”苏素倒是很开心:“这大过年的,谁家孩子不出去四处闲逛,等下就回来了。”

    唐宝就凑到她的身边问:“我们在老家住几天吗?”

    “对,前些天他们就去把房子都打扫干净了,还买了米面油盐,我们就住个五六天。”苏素笑着感叹:“虽然这里才算是我的家,可是那边住了这十多年,心里也怪不舍得。”

    “我也喜欢那里……”唐宝见家里没别人在,搂着苏素的肩膀低声问道:“妈,空间里还有很多蔬菜水果,要不要拿点出来送人?”

    “太少见的就不要拿了,苹果橘子柚子拿些出来……”

    没一会,唐明远他们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家里现在有三辆自行车和一辆三轮车,顾行谨骑着三轮车载着唐宝和顾玉郡,还能放四个箩筐和几个箱子,大家说说笑笑的去了陈联大队。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家,唐宝就跟着爸妈去拜年。

    都说远亲近邻,哪怕现在不住在一起了,有些邻居去市里的时候,还是给他们捎上些自家的野味,或者是山珍,人情味十足。

    村里的孩子们特别喜欢来唐家,因为他们大方,奶糖,瓜子花生,还有橘子全都往他们的兜里塞。

    唐明远也特意带着女儿走了几家,都和人家说好了,到时候去厂里做事。

    毕竟药材这东西,还是要很小心的,他对这里的人性格都有数,这比找陌生人稳妥。

    唐宝看来自家的人也不少,干脆拉着顾行谨骑着三轮车回到苏家大院,自己给认识的朋友打电话拜年,回去的时候从空间里弄出来很多蔬菜水果运回来。

    一连五天,唐家都在乡下过得逍遥自在,家里人来人往,热闹极了。

    这几天的天气不错,顾行谨在午饭后,就带着打猎的工具和自家四个小伙子进山转转,还真的或多或少都能带着野鸡和野兔什么的回来加菜。

    正月初六的下午,他们才和村子里的人告别,回到了巍阳市的苏家大院。

    现在除了国营部门,大都是要过了正月十五才算是过完年。

    唐宝也趁着过年的时候,关明正大的赖床。

    初七的早上,顾行谨出门去拜年了,贺堂原来的秘书现在调到这边市委,已经打过招呼,请人家帮忙买卡车,他现在要去见个面。

    唐宝打定主意要和棉被相亲相爱,任凭他们一个个在外叫自己起床,她也能当成没听见。

    等到唐宝听到哭声的时候,都愣了愣,这还没过完年呢,怎么就哭起来了?难不成是有人来看病,没挨过去,死翘翘了?

    苏家现在虽然开了个医馆,可是病人也不算很多,唐明远为了过个团圆年,就在外面贴了告示,说是十五后再开门。

    唐宝听到哭声越来越大,赶紧起身出去看情况。

    大厅里,唐老娘穿着旧的褪色的蓝色棉袄棉裤,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你个不孝的,你是我生出来,是我养大的,现在你出息了,就不管我和你阿爹了是不是?”

    唐老娘拍着大腿,哭的就跟唱戏的差不多:“哎呦唉……你要是不帮忙,我就死在你面前……”

    唐宝看着脸色铁青的唐明远,还有不动声色的站在一边的苏素,拉着惴惴不安的顾玉郡回到厨房,自己一边洗漱,一边问:“你知道老太太是为了什么来闹吗?”

    顾玉郡给她盛了碗豆腐肉沫番薯羹,还给她剥了个白煮蛋:“我也听到点,好像是因为去年快过年的时候,二姑家的赵爱珍卷了吴晓军家的钱财和别的男人跑了,那赵爱珍跑之前,还在大伯二伯那借了一笔钱,还诓了唐奶奶去吴家借了伍佰元钱,现在吴家也找上唐奶奶那要钱呢?”

    唐宝听着这糟心事,胃口却还不错,吃饱后才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轻笑:“这是想我爸做冤大头了是吧?”

    今年唐家这边的亲戚,都是初二的时候,唐明远自己骑着自行车去拜年的,自从前几年唐大姑算计唐宝后,唐明远就和唐大姑断了来往。

    现在赵爱珍出了事,最后却闹到自家来,倒是让唐宝哭笑不得。

    外面又传来了好几个男男女女的声音,顾玉郡瞬间紧张起来。

    “怎么办?二哥他们都跟着大哥走了,”顾玉郡有点不知所措:“要不要我去把他们找回来?”

    “不用了!”唐宝对她笑了笑:“没事,我出去看看,他们不敢打人的,就算是打人,也指不定谁打谁呢?”

    顾玉郡见她起身往大厅走,自己也赶紧跟上。

    一晃好几年没见,刘志华现在更胖了,看着倒不显老,而金秀芳却更瘦了,颧骨就明显起来,带着几分凶相,对着唐老娘不依不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把钱还了,要不我就上公安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