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华也在一边叹息和稀泥:“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让唐明霞出来,把这件事给了解了,我们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要真的闹到公安局去,也不好是不是?”

    要不是亲眼所见,刘志华都不敢相信唐家能迅速发展到现在这地步。

    一个厂子要几万元钱,还有他看见那么多机器运过来,起码也得好几万。

    在现在这万元户就算是富豪的年代,唐家这是得多有钱?

    他觉得这有钱了,就会爱面子,自己这要钱又是师出有名,要是他不拿出钱吗,这名声就坏了。

    这边闹得动静不小,大门外已经有很多邻居们进来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顺便也是看热闹。

    毕竟现在的娱乐不多,这看热闹也是大家的爱好。

    苏素和唐明远对视一眼,他们不是舍不得这笔钱,而是不敢拿出来,这有一就有二,按着唐老娘这偏心的样子,今儿他们要是轻轻松松的拿出来,以后还指不定要收拾多少烂摊子呢?

    唐明远脸色沉郁的开口:“我也管不到我阿妈的身上,要么你们明儿去唐家,我招呼着大哥们一起商议怎么解决。”

    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反正最好的法子就是大家一起掏钱,大哥二哥爱面子,以后肯定会管着点自家老娘,这事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

    刘家人还没开口,唐老娘已经急了,一把推开扶着自己起来的儿子,指着唐明远怒骂:“你个狼心狗肺的,让你阿爹知道,他还不打死我?你又不是没钱,却连这点钱也不拿出来,宁愿养着几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小子,也不管你亲娘?要是你阿爹把我赶出来,以后我就跟着你过。”

    这小儿子现在的日子,怎么能不让人羡慕。

    就算他是上门女婿,但她知道苏素稀罕他,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也不可能拒绝他。

    说真的,她现在都想住到这里来,气派的苏家大院足以满足她所有的虚荣心,让她在街坊邻居面前扬眉吐气。

    唐明远听到这话,气的脸都红了,一脸失望的看着她:“你当初收了苏家的钱,现在我是上门女婿,没道理让我出头,现在我送你回去,把这件事说清楚。”

    唐老娘是打定主意赖上他们了,腿一弯就对着苏素跪下,哭着嚷嚷:“苏素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求求你救救我这老婆子啊……”

    苏家和唐家的事情也不是秘密,大家都有所耳闻。

    可是不管怎么样,她终究是唐明远的亲妈,围观的人见她连苦肉计都用上了,都是唏嘘不已。

    苏素也被她这一跪弄得措手不及,毕竟以前唐老娘都不拿正眼看她,就算是说话也是冷嘲热讽,这一下子换了法子,倒是让她跟不上了。

    她赶紧去扶:“阿妈,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

    可是唐老娘死也不肯起,苏素还真的拉不动她。

    唐宝也上前挽着唐老娘,好声好气的道:“奶奶,我家要是拿出这钱,这不是陷大伯和二伯不孝吗?他们也是你儿子,你这有事不和他们打声招呼,是没把他们当儿子?还是觉得他们没能力?”

    说真的,她觉得自己摊上这么个奶奶,也真是倒霉透顶。

    现在她明显是一副豁出去的状态,脸皮比什么都厚,要是来个撞墙自杀什么的,这不纯粹是恶心人吗?

    既然不能让她闹下去,那就只能想法子让她闭嘴。

    唐宝这话,还真的让唐老娘愣了愣,趁着这时候,唐宝心念一动,已经从空间里拿出一块‘特殊’的帕子,自己屏住呼吸,借着给她擦拭眼泪的时候,在她的口鼻间停了停。

    唐老娘心里很得意,她就知道她们要面子,只要自己豁得开来闹,这母女都只能服软。

    “你大伯二伯是最孝顺的……”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唐宝一脸惊慌:“爸。你赶紧来给奶奶看看,她怎么就晕过去了?”

    唐明远和苏素搀扶着晕过去的苏老娘去了隔壁,唐宝就一脸担忧的对刘家人道:“老人家身子不好,有事明儿早上去唐家老院说成吗?”

    这人都晕过去了,刘志成还能说什么,只能笑笑:“那成,明儿八点,我们就去唐家老院。”

    金秀芳却看着她不依不挠:“你们不就是医生吗?难不成这晕过去就不能治吗?”

    唐宝微眯着眼睛看着她,明明见了面尴尬,却还是想压自己一头。

    她一本正经的道:“我估摸着奶奶晕倒是受了刺激,现在就算是让她醒过来,看见你们心里受不住,还是会晕倒,刘同志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的儿媳妇卷了你家的钱财,说破天也怪不到我奶奶的头上,至于她借的钱,明儿你带上借条就可以去唐家老院拿了。”

    金秀芳一噎,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唐宝此刻身上穿着黑色的羊毛大衣,身材高挑,肤色白净,眉眼俏丽,双手插在衣兜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以前见到她的时候,金秀芳就知道这姑娘好看,可是现在却更多了气势,在她的眼神下,让她都有种自己在无理取闹的感觉。

    边上的邻居也附和:“就是,你们已经把人都逼得晕过去了,还想怎么着?唐医生是入赘的,就算是要出钱,最多也是平摊。”

    “可不是吗……”

    刘志华就知道今儿不能有什么结果了,拉着自己老婆的袖子,对着大家叹息一声,很是憔悴无奈的道:“侄女说的是,只是我们也是没法子啊,赵爱珍卷了我们五千多的钱跑了,那是我们这些年的家底啊?我们这要是不把人找回来,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大家的注意力又被这巨大的数额吸引,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刘志华这才带着自己的老婆离开。

    唐宝把人都送走了,见顾玉郡开始扫地,伸手拿开扫把,看着她带着点不安的眼神,温声道:“玉郡,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亲妹妹,千万不要因为别人的话胡思乱想。”

    顾玉郡的小心思被她一眼看破了,忍不住脸一红,乖巧的应了声:“我知道了。”

    “以后记住了,你是我妹妹,又是我小姑子,怎么会是外人呢?”

    唐宝见小姑娘越来越好看了,忍不住摸了摸她柔嫩青涩的小脸,愉悦的笑:“看你这小模样,我都能想象得到以后门栏被踩平的盛况了。”

    已经十六岁的顾玉郡瞬间被她打趣的面红耳赤,见她笑得更欢快,干脆板着小脸道:“姐,你还是去那边瞧瞧吧?千万不要让叔和婶婶恼了,我先去准备午饭了。”

    唐宝叹了口气,捏了捏她的小脸:“好吧,等下我来和你一起弄。”

    眼珠一转,带着坏笑,搂着她的肩膀低声叮嘱:“你去外面多买点豆腐,中午我们就煮一锅腌菜豆腐,再来锅排骨土豆,把剩下的冷菜都给热一下,多煮几个人的饭。”

    顾玉郡好像明白了什么:“好的!”

    唐宝去了客房,见自家妈在那训爸爸,忍不住笑:“爸妈,这年还没过呢,你们可别吵。”

    苏素见女儿进来了,无奈极了:“我和你爸有什么好吵的?”

    又斜了一眼唐明远,没好气的道:“还坐在这做什么?去准备三轮车,把人送回家。”

    唐宝笑了笑:“妈,要不还是让爸去请爷爷和大伯二伯小姑过来坐坐吧?我想奶奶会很开心醒来后见到儿女都在身边的。”

    苏素看着女儿脸上古灵精怪的笑意,瞬间明了,自己要是现在把人弄醒,唐老娘肯定会继续闹个不停,还不如让他们都来,看她愿不愿意在大家的面前丢脸。

    再者就算是她想闹,这有老爷子在,估摸着也能制止一下。

    华国重孝道,哪怕唐明远是上门女婿,哪怕之前有协议在,这唐老娘要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到头来苏家的名声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就像是道德绑架一样,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这亲人不是你想不认就不认的。

    唐明远也拍了拍女儿的肩膀:“那你们多做点饭,我这该打电话的就去打电话,该喊人的就去喊人。”

    唐宝对他笑了笑:“爸你放心,我肯定会照顾好奶奶的。”

    苏素见唐明远离开后,就催着女儿去厨房:“这都十点了,赶紧去厨房帮忙,别累着玉郡了。”

    唐老娘说自家养了不相干的孩子,可是这几个孩子懂事听话又知恩,苏素觉得自己在他们的身上花再多的钱也愿意。

    而且苏素也知道,唐明远过年的时候,给了两位老人一人一百,打死她都不信唐老娘的手里会没钱。

    ……

    唐明远给唐明忠和唐民伟还有唐明玉都打了电话。

    现在就算是家里没有装电话,可是附近的代销店都有电话,这找人就方便多了。

    至于唐老爹那,是他自己骑着自行车去带的。

    唐明远带着唐老爹先到,唐老爹对唐宝挤出个笑脸:“改天带上行谨去爷家吃饭。”

    另外的人很快就陆陆续续的来了,唐明忠是夫妻俩一起走路来的,手里还拎着一包红枣和一袋红糖,一斤核桃以及一包江米条儿。

    夫妻俩的话还说的很漂亮:“我们早就来看过了,你们都没在家,唐宝这些你留着吃,吃完了尽管去我家拿,这上门给我们拜年的人不少,吃的东西多的都快堆不下了。”

    唐宝端上白糖茶叶茶,笑着应了一声。

    真是亏他们好意思说,自家爸去他们那拜年拿的都是一样的,两斤奶糖,一条烟,还有苹果橘子各一网兜。

    没一会,唐明伟也骑着车独自来了,带了个猪脚递给唐明远,闷闷的问:“阿妈欠了多少钱?”

    唐大伯娘也紧张起来:“是啊,阿妈借那么多钱做什么用?阿爹你知道吗?”

    唐老爹抽着汉烟,皱着眉头没好气的道:“我还没见着人呢,啥也不清楚,这死婆娘真是嫌日子过得太好了,给我找事。”

    唐大伯就看着苏素开口:“阿妈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送医院?”

    苏素淡淡的应了一声:“阿妈只是收不住打击晕过去,等她睡醒了就没事了!要是大哥你不放心,那你就送去医院检查一下也没事。”

    “那不用,听你的准没错!”唐大伯娘生怕去医院检查要花很多钱,赶紧岔开话题:“你明知道吗?明霞之前处了个对象,两个儿子都不愿多个后爹,就没摆酒,不过我听说明霞和那男人还是在一起的,现在估摸着就躲到了那男人的老家,恍惚听说是山里的,也不知道该去哪找人?”

    唐宝给他们上了茶,听了一耳朵没意思的闲话,干脆去厨房帮忙了。

    十一点准时开饭,除了一瓦盆腊肉腌菜豆腐,还有一大盘排骨土豆,另外的是昨儿剩下的鱼冻和猪头肉。

    顾玉郡到底是怕菜太少不好看,炒了个萝卜,炖了个猪肉粉条。

    这也算是有鱼有肉,有荤有素了,拿来待客也算是无功无过。

    唐大伯娘一边翻找着豆腐里的腊肉,一边还鸡蛋里挑骨头:“这肉也切的太小块了,你们现在是有钱了,这也不多弄点好菜?”

    苏素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这是听明远说大哥大嫂就喜欢豆腐和土豆,再者今儿太仓促了,来不及去买鸡。”

    外面传来了自行车的声音,唐宝起身一看是唐明玉和爱人也来了,接过他们带来的一袋子番薯粉丝和番薯干,以及笋干什么的,客气的道:“这都是些自家弄的吃食,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唐宝倒是真心实意的道谢:“多谢小姑父和小姑,我正馋这些好东西呢。”

    又招呼他们:“小姑你们赶紧去里面坐,才开饭呢,就是家常小菜,你们千万别嫌弃。”

    这下五兄妹除了不知所踪的唐明霞倒是来齐了,唐宝在他们放下碗筷的时候,自己先溜到客房去给唐老娘扎了两针,这才装成没事人一样,又跟着他们一起去客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