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娘醒来还迷糊着,就看见自己的老伴和儿女都来了,果真不好意思继续闹下去。

    唐老爹消瘦的满是皱褶的脸带着不耐烦的瞪着她,没好气的呵斥:“你真不怕丢人是不是?那钱都给我拿出来还给人家。”

    “那钱……”唐老娘脸上白胖胖的,皱褶倒是不多,瞬间泪流满面:“爱珍就给了我伍拾元钱啊,剩下的都让她拿走了,说是要做什么生意……”

    唐老汉听了气的不行,涨红了脸破口大骂:“你个老糊涂,你又不认识字,当初的借条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老娘现在又羞又怕又恨,涨红着脸一脸难堪的抹着眼泪:“那借条就是爱珍给我念了,我就按了个手印。”

    又看着唐民忠哭:“老大,要不你去和刘家人说说?”

    唐明忠是很要面子的人,自己的儿子娶了刘巧月后,靠着刘家的关系现在才混的好,自然是只能叹气:“阿妈,爱珍是我的外甥女,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我哪有脸上门?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还钱吧?”

    他看了眼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开口道:“借条上是捌佰元,我们兄弟三都出壹佰捌,剩下的贰佰多元阿爹阿妈自己凑,行吗?”

    要不是这借条是刘家的,他才不会站出来说还钱,现在为了面子,只能咬着牙认了,要不自己的儿媳妇和自己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实在是太憋屈了。

    唐明伟也闷闷的应了一声,还看着唐老娘带着点不满的道:“阿妈,你以后也长点心,再要是遇到这种事,千万不要自作主张,钱我明儿早上给你送去。”

    唐明远也表示没意见,这件事能顺利解决,就再好不过了。

    唐明玉暗暗的松了口气,她家这几年还真没什么钱,前年儿子娶老婆造房子的钱还没还,去年儿媳生孩子又是难产,好在苏素帮忙,总算是母子平安。

    不过现在都说养儿防老,一般要是家里的兄弟有出息,自然是不会让出嫁的姐妹拿钱。

    唐宝在边上看着唐老娘拉着大儿子哭,心里松了口气,自己悄悄的离开房间,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

    说好了明儿早送钱的时间,唐老汉他们离开后,唐明玉倒是留在最后,一脸不好意思的开口:“明远,苏素,你们的钱我现在还不上,那个,那个我先前借了大哥的伍佰元,现在大嫂在催,你们要是方便的话,就先借给我们成吗?”

    唐明玉的爱人吴永刚也是老实人,红着脸接口:“今年我和晓峰的工资都会升一点,等年底我们一定还。”

    唐明远看了看老婆的脸色,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苏素笑着应下:“行,我这就去拿。”

    吴永刚松了口气,不停的道谢,又向唐宝要了纸笔,自己一笔一划的写下了借条。

    苏素也把一叠拾元的钱递给唐明玉,笑着问:“晓峰媳妇的身体好点了吗?有空来坐坐。”

    唐明远的这些兄弟姐姐里,苏素就觉得唐明玉夫妻性子好,人也不错,爱和他们打交道。

    “好,都好着呢,在家都和我说了,明儿来拜年。”唐明玉拿到钱,一脸感激:“实在是大嫂说话太刺人,我就说今年我也出去找点活,家里就交给晓峰媳妇,也好抓紧把钱给还了。”

    苏素听到她这话,就下意识的看了女儿一眼。

    唐宝瞬间明白她的意思,开口道:“小姑,要不你来帮我吧?今年我准备弄个小厂子,你来替我晒药什么的,就是工资不高,肆拾元一个月。”

    唐明玉赶紧摆手:“怎么能要你的工资,我替你干活不是应该的吗?我啥时候来都行。”

    “正月十六开工。”苏素对唐明玉笑:“你要是不拿工资,那我可不敢让你来。”

    唐明玉这下倒是惊喜了,说了些感激的话才离开。

    “真没想到明远现在能这么出息了,这办厂得多少钱啊?”唐明玉坐在旧自行车后面感叹:“唐宝也是大学生了,真是意料不到,小时候她呆呆的模样,我还担心她长大了日子不好过呢?”

    她很庆幸那个时候,自家不是很艰难,她每次看见弟弟,都是给他塞点好吃的。

    吴永刚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笑:“你到时候去了厂里可要好好干,不能仗着是唐宝的姑姑就偷懒。”

    唐明玉打了一下男人的肩膀,故作不满的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

    苏素在送走人后,看着唐宝道:“倒是我的疏忽,明儿你和行谨去几家走动一下,免得让人挑理。”

    虽然她和公公婆婆关系不好,自己不去倒是说得过去,可是女儿女婿不去,说起来倒是自家不是。

    唐宝一口应下:“那行,妈你给我们准备点礼物。”

    唐明远知道苏素不爱这些交际应酬,而且先前和大姐唐明霞又翻脸了,剩下的大哥虚荣爱吹牛,过年就干脆不走动了。

    可是唐宝却不能不去,今儿唐老汉说的那话外之意就是说唐宝和顾行谨过年都没上门不像话。

    可是他们怎么不想想,当初自己和唐明远被关起来,唐宝上门求助,他们还不是置之不理……

    苏素一想起来心里就来气,瞪了唐明远一眼:“你先前也不提,现在又要准备几家的过年礼。”

    唐明远自知理亏,陪着笑脸道:“年前杨毅他们不是做了很多奶糖吗?每家一斤奶糖再加点水果就好。”

    “我会看着办的。”唐宝可不想自家爸妈大过年的生气,挽着苏素往厨房走:“小姑拿来了番薯粉条还有番薯片,我们炸番薯片吧?”

    唐明远见母女去了厨房,暗暗的松了口气。

    哪怕他心里对于唐老娘也是没什么念想,可是这要是她闹起来,自己能怎么着?

    现在他只盼着自己的老爹比老娘长命,这样好歹还能压着她点。

    ……

    顾行谨他们下午才回来。

    顾少谨进门就忍不住欢呼:“婶婶,姐,过几天我们就能把车开回了,以后我们家也有车了。”

    苏素收起女儿给自己的几本古书,也笑:“那感情好,以后运东西也方便。”

    顾玉郡也放下手里的银针,自己去给他们倒开水。

    唐宝看着顾行谨问:“那车要多少钱?有小车吗?”

    “我要了一辆解放牌轻卡,还有一辆拉达尼瓦!”顾行谨凤眼带笑的看着她:“到时候我教你开车,这样想去哪也方便。”

    唐宝好奇的问:“轻卡是什么样的我知道,可是拉达尼瓦是什么?”

    顾行谨默了默:“就和越野车差不多。”

    唐宝不大在意的点头,自己对车没什么特别的喜爱,看着他问:“等下我给你拿钱。”

    她知道他没多少钱,先前他存下来的钱都被自己花的差不多了。

    “不用,我向诸葛青借了拾万当成启动资金。”顾行谨倒不是觉得自己花唐宝的钱不好意思,而是怕唐宝操心钱的问题,干脆自己先借了。

    听到这庞大的数目,大家都被晃了晃神。

    还是顾少谨弱弱的开口:“好多钱啊?大哥你要努力挣钱,要不然把你卖了都不够还债。”

    现在的人都觉得借钱有心理负担,苏素倒是没有,过后悄悄的自己提醒女儿一声,家里的那些金银现在已经开始流通了,这要是缺钱,完全可以卖掉一些。

    唐宝却觉得现在还不是好时机,先前她在古墓里留下了好些箱子,现在想起来还心疼。

    再者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挣钱了,一点也不发愁怎么还钱。

    第二天早上唐宝起来的时候,见唐明远还在客厅看机器方面的介绍书,很是惊讶:“爸,你不是要去爷爷家吗?”

    “去过已经回来了。”唐明远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你不是说要去拜年吗?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哦!我这就去……”

    ……

    唐宝的新年就是睡好,吃好,喝好,玩好。

    可是等到了正月十六,她就开始忙了,和顾行谨一起带着陈联大队挑来的五个男同志,和开始组装机器。

    顾行谨对于机械特别的了解,花了十来天就把四台机器给组装好了。

    随后大家把中药倒进粉碎机,再到超细磨粉,很快就出来超细粉碎的细粒子,经过打药机……再到成丸。

    苏素捏起一粒银翘解毒片放在嘴里慢慢的感受了一下,惊喜的道:“成了。”

    “没想到这玩意这么好使!”唐明远看着满满药粒也很惊讶:“行谨还在弄什么糖浆的机器,还有颗粒的机器,我得打电话再多定一些药瓶子。”

    现在的制药厂,连着自家人也不过是二十五人。

    原本在整理药材的唐明玉等人现在看着药丸出来也松了口气,说真的,他们在这上了十几天的班,就怕到时候制不出药,这么多的药材可怎么办?

    不是他们担心工资,而是担心唐家人要赔死。

    他们可是听说唐家的女婿为了这个厂借了十多万元钱。

    药材出来了顾行谨就送到药材鉴定所去鉴定,等通过后,就直接往京都的医院,还有一些贺池,贺知寒还有刘主任推荐的医院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