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开始生产的药材都是唐宝空间里种植出来的,还有唐明远从几处收购来的,完全不用担心药材的药性不好。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不仅生产了银翘解毒片,还有桑栀菊感冒片,板蓝根颗粒和感冒止咳糖浆。

    发货这边就是顾行谨和他找来的三个退伍军人,完全不用唐宝操心。

    就收到的货款,现在已经有了两万多元钱,反正唐宝看着存折上的钱,就是一脸姨母笑。

    二月底,唐宝也按着先前说好的给大家发工资。

    清洗和整理药材,还有包装的都是肆拾元一个月,看机器的伍拾元一个月,还给他们说每天超过八小时的都算加班,算贰角一小时。

    大家最后拿到手的,也都有伍拾元左右了。

    虽然现在国营企业的工资待遇都提高了,大都有六七十元一个月,好点的技工已经上百了。

    可是苏家药厂的活不累,这工资也不算低了。

    再者唐宝还说了,下半年还给他们加一次工资,干的越久,工资越高。

    唐明远挑的人都是本分的,对这待遇都很满意,主要是在药厂上班还有个大好处,家里人生病去医馆看了药费也只要一点。

    现在春天时冷时热,感冒的人多,要是没发烧什么的,喝几包板蓝根颗粒再吃几粒桑栀菊感冒片就会好。

    ……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是一年最美好的季节。

    不过早晚的气温相差也大,一不小心就容易感冒发烧,也是一些传染病的高发阶段。

    唐老娘一不小心也感冒了。

    可是她小气,舍不得花钱去买药,又不愿意找苏素去看病,琢磨了一下,就去了老大家。

    唐红军和吴巧月结婚后,小两口就有了自己的房子,现在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和一岁的女儿,小两口要上班,这孩子都是让婆婆带的。

    “老大家的,我身子不舒服,你陪我去医院看看吧?”唐老娘进门就对抱着孩子换尿片的大儿媳开口:“我这年纪大了,自己一个人去医院也怕弄不明白。”

    吴秀华知道婆婆的意思,是舍不得花钱,想让自己当冤大头。

    她自然也是不愿意的,眼珠一转就开口道:“阿妈你身体不舒服哪里用去医院,直接去找明远就好了,现在他们药厂里的药卖的可好了。”

    唐老娘一脸嫌弃:“我可不要喝苦死人的中药,还是去医院里好。”

    “你不知道吗?现在他们那卖的都是药片了,还说什么全中药疗效好,见效快,还安全什么的,就连京都的大医院都用他们的药……”

    吴秀华是很了解唐老娘贪便宜的性子,一脸羡慕的道:“每天都能做出上千瓶药,就算是壹元钱一瓶,也能有壹仟元一天啊!”

    “我的老天啊,能有这么多钱?”唐老娘激动的不行:“我得瞧瞧去。”又催着她:“你快点啊!”

    吴秀华却指着在院子里乱走的孙子,一脸的无可奈何:“我怎么走的开,他没一刻是安静的,里面还有一个在睡觉,等醒来又是要把尿,要喂奶粉。”

    唐老娘以前是很稀罕自己的大孙子,那是因为孩子是她自己带大的,现在不带孩子,倒是没那么喜欢孩子了,自己转身就离开。

    药厂离这边有点远,不过是在去往栋山市的公路边,现在客车多,唐老娘干脆花了贰角钱坐了公交车到了厂门口。

    还是崭新的大铁门是铁棍子的那种,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场景。

    唐老娘看着里面宽阔的地方都晒着中药,还有随风而来的一股中药味,眼睛都亮了起来,抬手就用力敲门:“来人,给我开门。”

    现在药厂里的十几台机器都集中在两间厂房里,空的厂房还很多,正好堆了些药材。

    现在地价便宜,院子也很大,都修了水泥地,几个人正在翻晒挑拣药材,还能一起说说笑笑,听到外面的嚷嚷声,大家都往外看去。

    唐明玉一见是自己的老娘来了,赶紧起身去开门:“阿妈。你怎么来了?有啥事吗?”

    “我来瞧瞧明远!”唐老娘不喜欢苏素这个儿媳妇,也不喜欢唐宝这个孙女,只能打着找儿子的借口。

    唐明玉一愣:“明远在苏家医馆啊?没来厂里啊?”

    唐老娘瞪着这个傻愣愣的小女儿,没好气的道:“我渴了!”

    “那去办公室喝杯茶吧?”唐明玉也很为难,她做不到把自家老娘赶出去,可是也知道她不喜欢苏素和唐宝,等下要是闹起来,自己可兜不住。

    她落后两步,拉着同事低声道:“麻烦你赶紧骑自行车去喊我弟弟过来,就说我阿妈来了。”

    ……

    办公室里,苏素看见唐宝放下电话,就好奇的问:“我们的药真的卖的很好吗?”

    “那是自然,”唐宝记下对方医院要的数量后,摸着下巴道:“按着现在的订单,都能排到下个月发货了,也不知道行谨什么时候把药材运回来。”

    现在顾行谨就带人在外面跑药材,他那运输的生意,现在大头就是运药材,不过现在货车不够,他又开始催着要卡车了。

    苏素喝了口枸杞茶:“幸好行谨在家,要不这药材就够我和你爸四处跑了。”

    “他现在自己先跑跑,以后熟了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他也能腾出手准备他的运输和安保。”

    唐宝伸了个懒腰,也觉得这一个多月顾行谨太忙了,嘀咕道:“余澄他们怎么还没回来?有他帮忙,行谨也能轻松点。”

    苏素凑过来看了看订单,问女儿:“要不要再买机器?或者增加人手,可以日夜倒班?”

    “先不急,倒班的话,怕机器出问题。”唐宝摇头:“现在先打开局面,我听说诸葛青那边已经有研究人员在研究这机器了,最迟年底我们就能有新机器……”

    这个时候,唐宝看见唐老娘进门,忍不住一愣,哪怕心里很不耐烦,却还是起身打招呼:“祖母,你来了,这边坐。”

    唐老娘还特意去机器制药那边看了一会才过来的,很满意的坐到凳子上,眼神热切的开口:“你们怎么能不看着他们呢?都不知道外面的人干活一点也不利索,反正我在家闲着也没事,以后我就过来替你们看着他们干活,每个月给我开个陆拾元工资就好。”

    苏素再也忍不下去了,硬邦邦的道:“我们这现在不缺人。”

    跟着进来的唐明玉也觉得自家老娘这话刺耳,想拉着她离开:“阿妈,弟弟们不是都给养老钱了吗?阿爹又在厂里看门,现在你就在享享清福就好了。”

    “你这是什么话,看你们干活一点也不用心,还在那说说笑笑的,可不就是需要人看着吗?”

    唐老娘对着苏素不依不挠:“我一边替你们干活,一边还能看着他们,你为什么要反对我来,这厂里也有我儿子的一份。”

    唐宝冷笑一声,语气中不无讽刺:“这是我爱人和我办的厂,和你儿子还真没关系。”

    真是受不了了,自己要是不出声,这厂长就要换人了。

    唐老娘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去,瞪着她的眼神又冷又僵硬:“你这不孝的,那是你亲爸。”

    “不去守着你的宝贝孙子,来我这里管东管西做什么?”唐宝可不愿意和她多说:“这厂里的事我做主,你不是唐红军才是最有能耐的吗?想进厂就让他这大孙子替你想法子。”

    因为唐老汉现在看厂子大门的活是唐红军找的,他们都满口夸这大孙子最有能耐,现在也能让唐宝用来挡一挡。

    唐宝的每一句话,都把唐老娘堵的哑口无言。

    可是,她却甘心自己盘算落空,干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耍赖:“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奶奶,你怎么能对我六亲不认!你这有妈生没妈教的小兔崽子……”

    这话让苏素气的不行,打断她的话怒道:“你很快就不是我女儿的奶奶了,我回头就和唐明远离婚,我们就什么关系也没了,现在请你马上从我女儿的厂里出去。”

    唐老娘一听要离婚,立即怒火上脸:“什么没有关系,就算离婚了,我是她的奶奶!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事实!除非唐宝不是我儿子的种!”

    唐宝没想到唐老娘的战斗力突然这么猛,深吸一口气,才没有当场揍人:“你好歹留点口德。”

    唐明玉也快给自家亲妈跪下了,这说唐宝不是自己弟弟的女儿,这不是骂苏素给自己的弟弟带绿帽子吗?

    赶紧想把她拉走:“阿妈,你别胡说。”

    唐明玉在家是做惯活的,这有一把力气,拉唐老娘的时候太用力,把她从凳子上拉起来,偏偏唐老娘又打了她一巴掌,疼的唐明玉松手后,唐老娘又想坐回去,就做了个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疼的她哇哇叫:“你们这是想害死我啊,你们这些没良心的!”

    又指着苏素骂:“就算是你们离婚了,分家产也有我儿子一份,你这个生不出儿子的女人,害的我儿子没人养老送终,现在离婚了才好,他还能娶个老婆给他留个后,你们苏家就是没有儿子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