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突破了苏素的底线,她缓缓眯起了眼睛,视线冷的像是裹了一层寒冰:“你给我出去!”

    唐宝生怕她把自己妈气坏,想过去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弄晕她。

    没成想唐老娘上次突然晕倒后,提防着她,指着她没好气的道:“你别过来,上回我莫名其妙的晕倒了,肯定是你捣的鬼。”

    唐宝觉得她既然知道,还敢来到自己的面前闹,也真的是缺心眼,毫不客气的道:“既然如此,我就和你明说,你来一回,我就让你晕一回。”

    唐宝这下也不耐烦和她纠缠下去了,快速的过去,手一翻,银针下去,唐老娘也晕过去了。

    就是唐明玉这个女儿也没说什么,只是上前扶着唐老娘,免得她摔下来,看着她们带着点尴尬的道:“那个,年纪大了,就可能会有点糊涂,苏素,唐宝你们不要和阿妈一般见识好不好?等下我就和明远把她送回去。”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老娘一直都很偏心,最喜欢的就是大哥一家子,然后是大姐,再到二哥,自己和明远就像是别人家的孩子一样,难得让唐老娘有个喜欢的时候。

    苏素接过女儿递给自己的茶喝了几口,这才觉得心口的那把火消了不少,对她苦笑:“我知道她老人家不待见我,等下让明远自己解决。”

    唐宝也给小姑倒了杯茶,笑着道:“菊花枸杞茶,明目消火,你们都多喝点,就算是天塌下来,不也有高个子顶着吗?”

    ……

    唐明远接到消息,骑着自行车急冲冲的赶来,看见她们三人都在喝茶,唐老娘躺在一边的躺椅上,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是怎么回事?”

    苏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让我们离婚,让你再娶个大姑娘,给你生一窝。”

    唐明远无奈的笑了笑,走过去就抢了她的搪瓷缸,把剩下的茶都给喝了,看着唐宝叹气:“宝宝,你说你的命多好,父母疼爱,生怕你哪儿受委屈了,再看看我和你妈,好的长辈都没了,留下的都是讨债的。”

    他这话倒是让苏素想起来,自己不仅有个不靠谱的婆婆,还有个仇人一样的亲爸。

    唐明玉可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哑谜,自己赶紧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发愁:“我估摸着是谁在她的耳边说什么来着了,要不阿妈也不会找上门。”

    唐明远皱了皱眉,对她道:“没事,我来和她说,姐你先去忙吧?”

    唐明玉见他那坚定的眼神,也不多说:“那你有事喊我。”

    唐明远见她走了,自己去锁了门,这才看着唐宝和苏素道:“你们娘俩避到后面的休息室吧?这离我来就好。”

    苏素点头,哪怕唐老娘再可恶,她也不愿自己和老人家吵,避开最好了。

    唐宝眼珠子一转,却留下来,对唐明远笑嘻嘻的道:“爸,我留下,我能吓唬她,你要是不心疼,那就让我来,一劳永逸。”

    唐明远神色紧张的看了女儿一眼,语重心长的道:“宝宝,杀人是犯法的,对付看不惯的人,我们有很多解决方案,没必要让自己的手里染上血腥。”

    “你想到哪儿去了?”唐宝无语的看着他:“我只是想威胁她一下而已,我是很善良,温柔,乖巧的唐宝,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唐明远有点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却也是赶紧点头附和,笑着道:“是,是,宝宝最乖了。”

    唐宝:“……”这语气,你哄三岁小孩子呢?

    可是,父亲疼爱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暖,可亲,让唐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即她又板起脸道:“爸你现在起不准说话逗我,我要是笑起来就没有气势了。”

    唐明远连连点头,自己很配合的沉着脸。

    唐宝用银针扎醒唐老娘,

    “哎呦唉!”唐老娘醒来后,看着唐宝站在自己面前。

    虽然对这个孙女她现在仍旧习惯性的看不顺眼,但是她现在嫁的男人好像很厉害,今非昔比,她来不是要惹怒她的,而是为了要好处。

    将心里那口窝囊气咽下去,才没有挥手一巴掌打过去,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人抢了话。

    “晕过去的感觉怎么样?”唐宝此刻的眼神很是阴森森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那你知不知道,我的银针再扎偏几寸,你就永远不会醒过来了。”

    她此刻的笑容就像是魔鬼一样,目光深邃又狠戾:“我也能保证,任何人都查不出你怎么死的,要不你试试?”

    唐老娘被她的话吓得浑身一哆嗦,觉得自己在她的眼里,已经是死人了,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儿子求助:“明远,你……”

    唐明远也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别逼我,现在苏素生我的气,她要是真的不原谅我,那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唐老娘心跳加快的看着面前的父女,总觉得他们想弄死自己。

    去年医院里出了一起事故,好好的人去挂点滴,可是点滴还没挂完,人就没了,后来说是医院的护士弄错了药……

    药,唐宝现在是大学毕业了,肯定知道很多害人的药,而且她往自己身上一扎,自己就晕过去了,要是哪一天自己让她发狠了,说不准自己还真的再也醒不过了。

    她急的眼睛都红了,现在是真的害怕:“你你你,我是你亲奶奶……”

    “要不是你是我爸的亲妈,你现在早就不会喘气了。”唐宝觉得既然她不讲理,自己肯定能比她更不讲理,眼神像是带着刀子一样凌厉:“要不要我给你弄点能治你偏心的好药?还是想试试我弄出来的毒药?”

    “该是长辈的慈祥和善我从来没在你身上看到过,你盲目偏爱也无所谓,不过事不过三,你千万不要晕倒第三回。”

    唐老娘到底也不是个傻子,唐宝的弦外之意,她不是没有听出来。

    可是这偏心自己也是没法子啊,谁让他们不如老大顺眼呢?

    她的心中没有悔恨和愧疚,但是却十分怕死,自己的好日子还没过够呢。

    眼看着唐宝要离开,唐老娘反应迅速的喊住她:“唐宝。”

    她急切的喊了一声,看着唐宝早已经变得冷漠难看的脸,连忙道:“唐宝,奶奶知道你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过去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以后我肯定不偏心了。”

    唐宝紧紧皱起了好看的眉,一双杏眸中充斥不耐和冷冽:“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让你不偏心,现在只需要你远离我,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能保证你不会出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我这就走,以后我再也不偏心了……”

    唐老娘现在觉得自己浑身发软,却只想快速的离开这让她害怕的地方,生怕唐宝一个不顺眼,又让自己晕过去。

    晕过去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再也醒不过来。

    走了几步,自己的脚就绊倒自己的脚,身子一软,整个人就倒在地上。

    可是这个时候的唐老娘,自认为自己的心里就和明镜似的,总觉得自己留在这会老命不保,手脚并用的想爬起来都难。

    说真的,这个时候她脑子已经开始胡思乱想,都怕唐宝已经给自己下了毒,要不自己怎么会浑身无力呢?

    还是唐明远看不下去,这毕竟是他亲妈,上前扶着她淡淡的道:“我送你回去。”

    唐老娘靠着自己的儿子扶着离开房间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走了一段路,才停下看着儿子的脸色,胆战心惊的问:“明远,你女儿没给我下毒吧?你们原谅我好不好?”

    唐明远听了真是哭笑不得:“真没有下毒,我看着呢,唐宝不是没分寸的孩子。”

    可是唐老娘很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就我这样对你们,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会偏着我,就算是你女儿把我给弄死了,说不准你还帮着埋尸呢……

    不行,这样一想,自己觉得这地方真的好恐怖,特别是这浓郁的药味,更是刺鼻,让她总怀疑唐宝已经弄死人埋在地底下了,吓得她推开唐明远,自己转身就跑。

    恰好不放心这边的唐明玉带着草帽过来,看见自家老娘这差点摔倒,赶紧上前扶着她问:“阿妈,你别急啊!”

    这么大的年纪要是摔一跤可不是好玩的。

    百分百会赖上唐明远。

    唐老娘紧紧的抓住她的手,简直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你扶我离开,我要赶紧回家。”

    唐明远也对唐明玉点头:“姐,你把阿妈送回去吧?”

    办公室里。

    唐宝看着苏素眨了眨眼:“妈,我过不过分?我爸会不会回来找我算账?”

    “没事,恶人就需恶人磨,说不准以后就能清净了。”苏素拎着外面是竹编的开水瓶往自己的搪瓷缸里倒好开水。

    “恶人?”唐宝不依的缠着她:“妈,你怎么能这样说你自己可爱美丽乖巧的女儿呢?”

    苏素被她逗笑了:“我看你最近是不是没好好洗脸?要不这脸皮怎么能这么厚?”

    唐宝正想说什么,听到电话铃声响起,自己就先去接电话了。

    厂里现在下班时间是五点。

    不过因为加班有工资,大家还是很乐意加班的,具体的表现是快要下班的时候,多往机器里倒点药材。

    唐宝一看快五点了,就和爸妈打了个招呼,自己先回家准备做饭了。

    现在家里的五个孩子都在上初中和高中,因为要上晚自习,虽然是走读,却只在家吃早饭,中饭和晚饭都在学校里吃的。

    不过今儿是星期六,他们都会回来吃晚饭。

    唐宝空间里的蔬菜水果多,自然是要早点回去拿一些出来先放好,免得被穿帮。

    顾玉郡和杨峥,还有顾少谨是初中的,他们三个先回来,看见唐宝在洗大苹果,现在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上前就一人一个开啃。

    “这苹果真甜。”顾少谨一边大口的啃苹果,又见唐宝在吃桃子,就含糊的问:“姐,是不是我大哥回来了?我们这还没桃子吧?”

    唐宝看着自己手里的大桃子愣了愣,真是要命,她一时不察起了吃桃子的念头,就把这大桃子混在苹果里从空间里弄出来了。

    唐宝大口的消灭了桃子后,才看着他们笑:“是京都的朋友给我寄来的,这些水果都是。”

    他们都一脸恍然的点头,反正自从姐姐回来后,新安省的,京都的,还有大西北的和好几个地方的包裹时常有来往,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了。

    唐宝和三个小的吃了水果就去准备晚饭,等到饭好了,高中的杨毅和顾宁谨也回来了,最后是唐明远和苏素。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家里有五个长身体的孩子,唐宝在星期六和星期天的伙食是特别的号,晚饭有一大盆酸菜鱼,还有猪脚黄豆,红烧肉和四个蔬菜。

    一大家子吃了晚饭,收拾好后,都在客厅里说了会话,这才改该写作业的写作业,该休息的休息。

    唐宝也不想看电视,免得打搅写作业的孩子们,自己回到房间用意识去收了空间的药材和蔬菜瓜果后就觉得困,滚到床上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之间,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忘了什么事?

    空间里的建木,大白小白都好好的在修炼,也没有别的变化,她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就先睡了再说。

    不知过了多久,唐宝听到有人进门的动静,就睁开了眼睛,半睡不醒的呢喃:“已经天亮了吗?该起床了吗?”

    顾行谨没想到自己还是吵醒了她,来到床边,眉眼带笑的看着她低声道:“还没天亮呢,是我回来了。”

    见她睡得小脸红扑扑的,杏眼水润润的勾人,忍不住低头去亲吻她的脸颊。

    唐宝却猛然推开了他,眉心皱了皱,很嫌弃的道:“怎么回事啊?你身上哪来的香味?很难闻!赶紧去洗澡!”

    顾行谨还以为她这是吃醋了,怀疑自己身上的味道是从哪儿沾染来的,赶紧道:“你别误会,这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