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可怕自己的媳妇误会自己了,顺势拉住她推自己那暖暖软软的小手,宠溺的轻笑“真是小醋坛子,我们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有车翻了,就上前帮忙了,那车上有香水瓶破了就……”

    唐宝气的用力推他:“我才不是吃醋,还不赶紧去洗澡。”

    “好好好,我这就去。”顾行谨也知道自己的媳妇爱干净,只是自己太想念她了,这才先进来包抱抱她。

    反正他是认定唐宝这是吃醋了。

    男人离开了,唐宝翻身打算继续睡,结果一时之间却睡不着了。

    她心里就琢磨起去陈联大队租地种药材,或者是和他们商量一下,自己给他们药材种子,他们种了,自己再收药材。

    反正自己的种子好,有些中药种植和野生的药效相差不大。

    这样也可以回报乡里……

    她胡思乱想了一会,在床上翻了个身,却一下子翻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她瞠着杏眼看向身旁对自己笑的男人:“你没声没息的想吓死我啊?”

    顾行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漱完,如今正躺在床外侧,在她翻进他怀里的时候,伸手便揽住了她的腰,再轻轻一带,便将她带进了怀里,好脾气的道:“我可舍不得吓你,你闻闻我身上现在香不香?”

    唐宝吸了吸鼻子,眨了眨眼睛:“香喷喷的,好吃看的见。”

    他低笑,略带着暗哑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那你饿了吗?”

    他这苏苏的声音,配上他那炙热的眼神,很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唐宝那水灵灵的杏眼转了两圈儿,当即闭上了眼睛,身子往被子里缩:“我好困……”

    看着她那长长的睫毛颤了颤,顾行谨微微扯了扯唇,伸手将她重新捞了回来,放在她腰上的手像是哄孩子睡觉一般,轻轻地拍动着:“那就睡吧?”

    有那么一瞬间,唐宝是真的愿意马上睡过去的,可是她睡了一觉,现在精神好着呢。

    她翻了个身,好奇的问:“北边的药材真的多吗?你运了几车过来?”

    “很多,我这会跑了五个市,都和人家说好了,以后都给我们留着……”

    觉得不枉自己连夜赶回来,虽然还有很多话想和她说,不过这个时候绝对不适合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顾行谨就起来带着四个小的去厂里把草药卸下来,回来已经快九点了,见自己的小媳妇还没起来,担心她是不是生病了,赶紧进去见她还在床上,就喊了声:“老婆,该起床了。”

    “几点了?”唐宝微张着迷离的美眸,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的俊颜。

    ......

    顾行谨还真的不说,温声细语的道:“好了,我不说,你起来吧?身体没有不舒服吧?”

    她也觉得自己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平时早上都能自己醒来,这段时间却好像睡的格外的沉。

    “没有,春困秋乏而已。”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唐宝知道自己觉轻,平时有什么动静她都能很快的醒来,像今天这样的状况,以前并没有过。

    她心里一跳,眉头微乎其微的皱了皱,感觉自己肚子饿意明显,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都有些饿了,早上吃什么?”

    “那我去把饺子给下锅了,你洗漱一下就出来吃饭。”

    唐宝应了一声:“老公你真好,下回我跟你一起出门。”

    馅已经调好了,现在苏素在前面的医馆,唐明远和五个孩子都去厂里入库顾行谨这一回运回来的药材,家里就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顾行谨麻利的包了二十个饺子下锅,想着就算是她吃不了,自己也能解决掉。

    可是等唐宝出来吃的时候,那恨不得狼吞虎咽的模样,还是让顾行谨有点傻眼:“你是不是我不在家没好好吃饭?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吃饱,看把你饿的。”

    唐宝斜了他一眼:“还不是你让我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这娇嗔的语气,娇媚的眼神,让顾行谨眉一挑,脸上的笑意更甚:“那你再多吃点,我就喜欢把你养胖点。”

    “养胖点,过年准备宰了吗?”唐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有点鼓起来的肚子,好像是比以前胖了不少,这裤腰都紧了。

    这可真的是晴天霹雳,唐宝下意识的还是把碗里剩下的三个饺子吃了。

    嗯,吃饱了再减肥,没毛病。

    她趁着顾行谨在洗碗的时候,自己赶紧回到床上闭上眼睛,意识进入了自己的空间,嘀咕着:“赶紧弄点减肥药。”

    她心念一动,就已经到了建木边上喃喃自语:“番泻叶有了,我记得这里好像有金银花和绞股蓝来着?”

    建木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唐宝,有点疑惑的出声:“宝宝你来了,你有没有发现最近空间里的灵气更足了?不过你可别急,免得不小心动了胎气。”

    建木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将唐宝给吓住了:“什么?胎气?”

    意念采摘后漂浮在她面前的番泻叶瞬间消失。

    唐宝抬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你能确定我怀孕了吗?”

    都说医者不自医,唐宝自己和爸妈都是中医,现在自己怀孕了,却没人发现?

    这话说出去,不是很打脸吗?

    啊啊啊,还有,自己昨晚上还做了什么?

    她真的要疯了。

    建木虽然是一颗树,可是人家不是普通的树木,是上古神木啊。

    树干上的眉眼很诧异的看着唐宝:“你自己不知道吗?你有身孕了啊?你不是一直盼着有孩子了吗?空间里的变化就是从今年年初的时候有的……”

    唐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真的有孩子了?

    她赶紧离开空间,自己又惊又喜的抚着自己还算平坦的肚子,谁能想到,自己盼了这么久的孩子终于来了。

    现在,她的肚子里竟然已经有了小生命。

    这个消息对唐宝来说,是真的很意外,很惊喜。

    毕竟前段时间苏素给自己把过脉,自己还没有怀孕的症状,又想着现在要忙事业,那就别先不要急,等着药厂上了正轨再说。

    可是没成想,心心念念这么久的孩子终于来了。

    这可是她和顾行谨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好,只要能健健康康的就好。

    顾行谨收拾了厨房,一看自己的小媳妇又不见了,来到房间,看她又躺在床上,吓得他还以为她是生病了,三步并两步的来到床边,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色,大手就放在她的额头上,担忧极了:“有点热,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完全忘记是自己才洗了碗,手有点凉。

    唐宝笑得见牙不见眼:“我怀孕了!”

    顾行谨眼神落在她盖着被子的肚子上,震惊又惊喜的模样简直无法用笔墨形容,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突然之间浸泡在蜜罐子里一样,甜的冒泡泡。

    “怀孕了?我们有孩子了?”

    他微微颤抖的大手,隔着被子轻轻落在她的肚子上,嘴角翘起,凤眸里的笑意怎么也遮不住:“太好了,你好好休息,你现在想吃什么?”

    “傻子,我才吃饱了。”唐宝伸手拉住他宽厚温暖的手掌借力起来。

    他赶紧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腰:“小心点起,你起来做什么?好好躺着啊?”

    他脸上很少有此刻傻乎乎的笑容:“从现在起,你还得注重安胎,我得让妈来瞧瞧你才能安心。”

    唐宝翻了个白眼,推开他道:“没事的,我自己知道怎么安胎,我得去厂里瞧瞧你弄回来的中药。”

    顾行谨动作小心的扶着她:“别急,走慢点,还是问问爸妈更保险。”

    前面的医馆里苏素才把来调理身体的女病人送走,就看见女婿扶着女儿过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太监扶着皇后娘娘。

    做为丈母娘,她看着还是很顺眼的。

    这个时候就很庆幸女儿有公公婆婆就和没有一样,要不看见这情景,估摸着就很想虐待儿媳妇了。

    “你这起的可真早,”苏素故作不满的嗔怪两句:“行谨都忙活了几个小时了,你才……”

    顾行谨赶紧打断她的话:“妈,宝宝怀孕了。”

    苏素也双眼发亮的看着自己女儿的肚子,万分惊喜:“真的?那赶紧的,我给你把把脉。”

    ……

    唐宝有孕算是今年的大喜事了。

    估摸着是正月二十左右怀上的,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现在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不过她原本想带着顾行谨跑一趟西北的,这下泡汤了,苏素说了,前三个月不准她坐火车汽车。

    顾行谨每次离家更是依依不舍了,恨不得什么事都交给在栋山市的余澄管。

    他们觉得栋山市靠着火车站,物流这一块更好做,现在虽然才起步,生意却很不错,余澄正想招兵买马大干一场,听到顾行谨想让自己去西北,被他气笑了:“不去,你有老婆了不起啊,我也有老婆,说了不去就不去。”

    “可是我老婆怀孕了,”顾行谨虽然不想炫耀,可是嘴巴却很诚实:“我不盯着她,我这出去也不放心啊?”

    余澄一噎,余卿现在随了母姓,改成了楼卿,哪怕是心脏手术成功了,却也不敢让她生孩子。

    “那就再找靠得住的人。”余澄瞪着他没好气的道:“反正你认识的退伍的战友也多,再寻几个好的也不难。”

    他们现在的物流公司用的都是退伍老兵,他也觉得挺有纪律的。

    “你不是说准备保安公司吗?反正到时候准备优先考虑退伍军人,那现在就找一些靠谱的先培养着。”

    顾行谨听了他的建议也觉得可行,点头道:“那就辛苦你先把计划书做出来,这栋山市比巍阳市繁华,交通也便利,到时保全公司也落脚在这里。”

    余澄没有反对,却还是叹息:“我只是打工的,却被压榨到这地步,你们两口子真的好意思?”

    “到时候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顾行谨起身:“我先去联系人了,你爱人要是没事,就让她去我家住段时间,也好陪陪唐宝说说话,顺便替你爱人调养一下身体。”

    “真是奸商。”余澄看着他的背影笑骂一句,心里倒是没有一点怨言,要不是信任自己,他们又怎么会让自己管理者边的事情呢?

    再者,自己老婆当初开刀住院的钱全是唐宝垫的,更不用说现在还每个月给自己老婆调养身体。

    还有自己能完好无损的脱身,也靠顾行谨在其中担保。

    余澄对保全这一块还真的很有兴趣,他也认真的琢磨起来……

    唐宝也发现了,自从有了身孕之后,自己的待遇堪比大熊猫了,每个人都想让自己吃好睡好,别的也没啥要求了。

    可是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别的反应,就是比之前嗜睡了点点,贪吃了一点点,别的还真没特别的反应。

    就把自己让陈联大队种药的想法说了。

    唐明远和苏素琢磨了一下,也点头答应:“那行,这事就交给我去问,看有多少人愿意,你就把计划书弄出来就好。”

    “我也想去乡下住一段时间。”唐宝眼巴巴的看着爸妈:“我想吃山鸡,也想亲自去看看那边的地质。”

    唐明远不敢答应,看着苏素笑:“要不我们一起回去住几天?”

    “那也行吧!”苏素有点头疼的看着女儿:“我现在觉得你肚子里的有可能是儿子,要不你怎么会变得这么想折腾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