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二,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

    而且今天的风并不算大,但气温也不高。

    唐宝坐在三轮车上,悠闲的啃着苹果,感叹道:“我觉得出来了空气都舒坦了不少,就是爸爸骑得太慢了。”

    苏素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懒得理女儿的话,叮嘱唐明远:“你骑慢点,这路坑坑洼洼的,小心颠着你女儿。”

    唐明远无奈极了:“这路真的该修了。”

    “要想富,先修路。”唐宝来了精神:“爸妈,我们出钱把这路修了吧?修成水泥路怎么样?”

    巍阳市区里前年已经修了水泥路,可是现在水泥路还没普及,陈联大队又比较偏,自然是黄泥路。

    苏素一边骑车,一边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这路至少有五里,现在水泥又贵,除非你有本事让市长修。”

    唐宝一想到现在的市长还是不对付的余家人,余澄就是不想见他们这才选择在栋山市落脚,狠狠的咬了口苹果,嘀咕:“那除非他现在病的快不行了,落在我手里,才能要挟他。”

    唐明远被自己女儿的话逗笑了:“你啊,这世上哪来这么凑巧的事情呢?”

    “那也没事,等我下半年就能有闲钱修路了。”现在唐宝还真的没闲钱,毕竟自己男人那边自己肯定要资助一点,毕竟公司的法人写的都是自己的名字。

    苏素点头:“这倒是,我们在这住了这么多年,要是有能力,确实要做点回报大家的好事,这铺前修路都是好事。”

    唐宝咔擦咔嚓的咬着苹果,笑眯眯的夸自己:“我说我的心地为什么这没善良,原来是妈妈你思想觉悟高啊!”

    ……

    余中华现在真的很难受,这两年巍阳市发展的不错,他也算是将功折罪。

    现在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饭局更是多。

    这饭局上少不了好酒。

    当然,也没有人敢灌他酒,可是他自己好酒啊,闻到酒香味就停不下来,为止都进了好几回医院挂解酒的点滴。

    今儿中午又在饭局上喝多了,司机送他回家后,金秀娟一边骂人,一边照顾他。

    余中华吐了好几回,又喝了很多水,可是状况不仅没好,反而肌肉紊乱、皮肤发红、眼睛充血的嚷嚷着难受。

    金秀娟一看不对,赶紧喊在楼上陪着怀孕儿媳妇的儿子。

    “妈,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医院打电话,让救护车过来。”余建伟一看也吓了一大跳,赶紧和司机一起抬余中华上救护车去医院。

    现在的市医院已经是鸟枪换炮弹,不仅引进好设备,还有重建现代化病房,核磁光这些新进的也有从国外引进的。

    现在市长来了,很快就有医生接待理他们,初步判断是醉酒引起的。

    挂了解酒的点滴后,不仅不见好,肚子浮肿更大。

    这下主治医生吓得心肝都颤了颤,赶紧让市长去做各项检查。

    看着检查结果快哭出来了:“病人有高烧,先准备退烧药,还有他现在酒精中毒,浮肿是因为心脏病、肝病、肾病、内分泌等疾病引起的浮肿,先住院吧?我马上让同事过来会诊。”

    反正这病人不能砸在自己的手里,内外科的主任和主治医生都一起来才是最稳当的。

    刘秀娟一听到‘会诊’,心里就觉得不妙。

    看着十几个医生涌进来,说着她听不懂的专业语,看着病床上嚷嚷着难受的男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给他打针,让他吃药,又挂了消炎的药水。

    隔了一夜,余中华不仅没好,肚子反而肿的跟气球一样,血管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特别的吓人。

    偏偏这个时候,他#不出来,医生赶紧给他上了导尿管,还是不行。

    要是以前,余中华自己也不相信活人还能让尿憋死这句话,可是现在他体会到了,真的是难受的要死。

    因为他现在还是高烧不退,并发症太多,有些药现在是不敢用了,继续等着专家又去会诊。

    过了一会,副院长一脸为难的过来探口气:“余市长,您身体的并发症太多了,一时不敢贸然用药,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生理问题,我听说栋山市来了京都医院泌尿科的专家,要不,现在转院?”

    余中华躺在病床上,控制不住自己身体,非常痛苦的哼哼。

    听到他这话,瞬间明白他们是想甩掉自己这麻烦,气的眼睛都红了,怒道:“我们医院的设备和医务人员哪里比栋山市差了?这些医疗设备还是从栋山市的医院截过来的,你们把专家给我请过来。”

    副院长也觉得自己失算了,自己原本想忽悠他去别的医院,忘记这躺在床上这位也是忽悠人的祖宗。

    现在关系着余中华的安危,也顾不得事情传出去,自己这边的医生会受到栋山市医生的笑话了,他赶紧打电话过去求救。

    不仅是请泌尿科的专家过来,就连内外科的主治医生也请了,要是他们都没有法子,自家医院也不丢人了,还能顺势让病人去京都医院。

    等到栋山市的十来位医生过来的时候,余中华的肚子已经和快要临盆的孕妇差不大打了,身上宽松的病号服,现在已经完全遮不住肚子了。

    泌尿科的专家还是有几把刷子的,还是用导尿管,有技巧的在穴位上扎了几下,总算是成了。

    大家还来不及高兴,专家又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治标先治本,现在他高烧不退,下一回我也没法子了。”

    金秀娟敢松了口气,听到这话,心又提了起来:“那你们赶紧给他退烧啊?”

    “对啊,你们这么多人,还拿发烧没办法吗?”金秀芳和自己男人也赶来看妹夫,毕竟这两年,他们算是靠着余中华才能过上好日子的,就怕他出点什么事。

    其实医生多了不仅有好处,也有坏处,你提出来用什么药,另外的就能给你反驳了,还能有理有据的告诉你为什么不能用。

    而且病人也不是普通人,要是砸在自己的手里,说不准这医生就做到头了。

    “病人这肝源性水肿,由于肝功能异常、肝硬化而导致的水肿,伴有腹水;还有肾源性水肿,肾衰而导致的钠水滞留,现在还出现了下肢静脉血栓、甲状腺功能减退……”

    余建华一脸烦躁的打算医生的话:“医生,这些我们也不懂,现在我们只想你们尽快拿出治疗方案。”

    他觉得自己父亲的肚子已经比自己快要临盆的老婆差不多了,那鼓起来的肚皮上清晰地血管看的他头皮发麻,生怕自家父亲把肚皮撑破了,急的团团转:“你们赶紧的拿出治疗方案啊?”

    金秀娟这些年能过上好日子,就是因为自己的男人,现在握着他的手哭:“老余,你别吓我啊,你快快好起来啊,我看你这样难受啊……”

    专家觉得病人现在这状况,自己留下来也没有用,准备告辞,却被刘志华和金秀芳拉住了:“医生啊,你可不能现在走了啊,要不他会被憋死的啊?”

    专家一脸无奈:“该教的我已经教了,现在他这样就算是去京都也受不住路途的颠簸,要不倒是可以让我们医院的刘主任瞧瞧。”

    金秀芳眼睛一亮:“那我们不能去,就请刘主任过来一趟啊?”

    专家摇头:“刘主任现在有国际学术会议要准备,手里还有要紧的病人,这个月绝不可能走开的,我替你们问问他两个徒弟有没有时间,东方栎和唐宝能请到也不错……反正现在京都到栋山市有飞机航线!”

    “唐宝?”进门的余巧丹听到这名字,就斜了自己身后的男人一眼,似笑非笑的道:“郑威,你说巧不巧啊,有医生和唐宝同名呢?”

    郑威早几年被唐宝救了,心里就喜欢唐宝,恰好唐宝对他也有好感,偏偏自己的父母死也不答应这门婚事,后来兜兜转转,郑威还是和余巧丹在一起了,现在听到余巧丹这样说,不由皱眉:“你胡说什么呢?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赶紧给京都打电话找人要紧。”

    专家很高兴的告诉他们:“我都忙糊涂了,你们的运气真好,唐宝恰好在巍阳市,他们家今年办了中药厂,应该很好找的,你们赶紧去找人吧?”

    “药厂?那就是真的是唐宝?”余巧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难堪极了:“姨,你说现在怎么办?”

    她真的很想有人告诉她,巍阳市还有第二个中药厂。

    唐宝为什么就能这么有出息呢?

    正月里的时候,余巧丹也在街上偶然遇见过唐宝,她边上的男人看着高大英俊又沉稳内敛,他的手上还拎着很多小吃,可是看着唐宝的眼神却是带着宠溺的。

    唐宝还故意把糖葫芦给他吃,在他纠结的想咬一口的时候,却又快速的抽走,看着他得意的笑。

    笑容那么明媚。

    那一刻,她想到了如花美眷,神仙眷属。

    偏偏她还知道,人家现在不穷了,办了药厂,还有搞了什么物流。

    现在想起这些事,就让她的心里发堵,完全不想面对她。

    金秀芳也不愿看见唐宝,眼珠一转,低声道:“他们一家子不都是中医吗?这意思就是西医不管用,那我们去找中医就是了。”

    这两年华国的经济发展的很快,特别是医生这一块,不仅是西医很受欢迎,那些被打压的中医也有不少重出江湖。

    这边的医院里还没有中医科,不过外面倒是有好几个中医馆,不算是苏家医馆一人独大。

    余巧丹送了口气:“阿姨你说的对。”

    反正只有她们俩人跟着专家过来,就当没听到唐宝的名字。

    余巧丹和金秀芳很快去外面请了三个素有好名声的老大夫来看。

    三个人老大夫一开始还信心十足,想着要是治好了市长,也能扬名立万了,但是一看余中华的脸色和肚子,再给他一把脉,三个人的脸色全变了,没有一个说话的。

    余巧丹焦急的问:“三位大夫,怎么不说话呢?赶紧开药啊?”

    三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位大夫摸着自己的一点白胡子摇头:“这并发症太多,还是看西医效果更快啊,中医有些方面,确实不如西药快。”

    金秀娟现在是病急乱投医,红着眼睛,一脸焦急的道:“可是现在医生们都还没弄出治疗方案,要不你们先开点药?”

    三个中医脸色一变,开玩笑,这西医们医不好,就想把烂摊子扔给他们收拾,做梦呢?

    他们觉得医生太狡猾了,一般中医都是调理身体在行,现在市长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只能靠急诊啊。

    “我医术不够……”三个大夫都摇头往外走,后面的那位大夫落后一步,就被余建华给逮住了:“大夫,要不你再试试?”

    老大夫只恨自己腿脚不够快,无奈的道:“我是真的没把握,要不你们去找苏家医馆的苏大夫试试?他们一家子都是中医。”

    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金秀娟看着自己的姐姐道:“姐,你们女婿不就是唐明远的亲人吗?你替我让红军跑一趟吧?就说只要治好了我家老余,别的都好说。”

    金秀芳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拒绝的,点头道:“你放心,我这就去。”

    余巧丹气的咬牙,一点也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唐宝和她的家人,真的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金秀娟平时也经常听到自家姐姐说苏素和唐明远的坏话。

    当然,要不是金秀芳经常在她耳边说,她都不会记得这门亲事,现在生怕自家姐姐意气用事,追上去拉着她语重心长的道:“姐姐,就算是求,也要把人求过来。”

    余巧丹在一边叹了口气,是真的认命的感觉,自己原本想绝了唐宝来的可能,没成想还是被这几个大夫给提出来了,无可奈何的道:“姨,顺便把唐宝也请来。”

    就算是她看不惯唐宝,可是这病床上的还是自己的亲爸,看着他现在痛苦的模样,她还是希望爸爸能好起来的。

    反正现在找他们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要是他们看不好,自己就去砸了苏家医馆的招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