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芳坐着轿车来到苏家医馆一看,没人,和邻居打听过后,才让司机去了陈联大队。

    她现在坐的车是市里安排给余中华的红旗小轿车,很是舒适,再加上司机一口一个刘太太,莫名觉得自己现在很有优越感,就是说一不二的刘太太了。

    因此,在司机问了几户人家,来到唐宝家的时候,唐宝正在院子里收拾一些爸妈昨儿找来的药材,看见是金秀芳来了,又低头整理自己的药材,很是漠然的开口:“你来做什么?”

    “你!”金秀芳原来还等着她迎接自己进去呢,没成想她对自己这么冷淡,没好气的道:“收拾一下,跟我去医院看病,要是看好了,少不了你的钱。”

    唐宝带着点讥诮的一笑:“不去,请你离开我家。”

    “你,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讲理!”金秀芳急了:“赵爱珍卷了我家的钱走了,我都没追究,你怎么就这么不近人情呢?”

    唐宝不由好笑:“赵爱珍卷了钱跟别的男人跑了,那你去报案啊,和我说有什么用?现在可不流行连坐!再者我家和赵家早就闹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现在想起他们家那个傻儿子想娶自己,心里还觉得膈应的很,柳眉一竖,杏眼一瞪,没好气的道:“不知道自己讨人厌啊?还不赶紧走!”

    没让她滚,都是自己现在怀孕了,要注意胎教。

    按说现在还没三个月呢,不知道肚子里面是男女,可是自己昨儿晚上问过建木了,人家说自己肚子里有两个女儿。

    虽然她也有点郁闷,自己难不成前世今生都没有儿子的命。

    可是不能否认,她上辈子的两个女儿很孝顺,连带着女婿也很孝顺。

    有时候听到别人家里爆发的婆媳大战,她心里就很庆幸自己不用经历这些。

    而且,儿子和女儿还真没什么区别,就是看你自己是不是教育好。

    “你个没家教的,怎么和长辈说话的?”金秀芳也很生气,上前就想去拉扯她跟着自己上车:“现在赶紧的跟我走,要是不听话,就让你去监狱里待着。”

    唐宝没成想她这么粗鲁,自己赶紧从凳子上起来,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就往后退,怒道:“没听到人话是不是,说了不去就不去。”

    “你,你还敢顶嘴!敢这么嚣张!”金秀芳干脆让司机一起进来:“小吴,赶紧来搭把手!”

    唐宝正在琢磨自己要不要进屋去避避,这光天化日之下,自己也不能弄死他们啊。

    恰好,这个时候,出去做走访工作的动员大家种药材的苏素和唐明远回来了,听到家里传出来的动静,吓得赶紧跑回去,夫妻俩顺手拿起院门口的铁锹和扫把就对着想去抓女儿的两人打过去:“跑到我家来欺负我女儿,当我家没人是不是?”

    金秀芳挨了一扫把,觉得都是灰,还有鸡屎的味道,真是恶心死了:“哎呦,别打,别打,都是误会,我们是来请你们去给市长看病的。”

    唐明远手里的铁锹不敢乱打,怕把人打出个好歹,可是苏素却挥着扫把对着金秀芳打了好几下,这才觉得解气。

    唐明远瞪着他们:“还不走,赶紧给我离开。”

    “不是,我们真的是来请你们去给我妹夫看病的啊!”金秀芳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凭什么受到这样的委屈。

    可是她却知道自己这事要是办不成,绝对是没好处,因此赶紧把余中华的病说了一遍,很委屈的道:“这要是治好了,对你们不是也很有好处吗?这是给你们苏家医馆扬名立万的机会啊!”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今儿真是好心喂了驴肝肺,这几个蠢货实在是太不讲理了。

    唐明远却一口回绝:“这病我们不去看,这扬名立万的机会你留给别人吧?”

    开什么玩笑,当谁是傻子呢,两个市医院的主治医生都没法子,这明显是怪病,要是好人,自己还真的去瞧瞧,也算是尽了自己的心。

    可是余家,刘家和自家之间,可是不止一笔账要算。

    苏素也冷笑:“当初余建华把我和明远关起来,你还想陷害我女儿,我们凭什么去给他看病,你还要不要脸,滚出去!”

    金秀芳气的脸红脖子粗,很想让人把他们弄死,可是想到余中华现在的凄惨模样,还是自认为自己顾全大局,忍气吞声的道:“那都是误会,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揪着不放呢?但是你们现在是医生,开了医馆,这就要有点医德,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唐宝挑眉一笑:“那我们现在就把医馆给关了,那现在我们就是遵纪守法的华国公民了,就算是市长,也不能强迫我们吧?”

    金秀芳实在是想不通,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你说什么?眼前就有名利双收的好机会,你们为什么就不抓住呢?”

    “千金难买我高兴啊!”唐宝对这她嘚瑟的笑:“你不要和我说什么医德,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我向来觉得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又带着不屑的斜了她一眼:“这么个好机会,就留给你吧!”

    金秀芳铩羽而归,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回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气的余建伟这暴脾气亲自开车过来。

    可惜,唐家人早就觉得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大门紧闭,一起去和大家商议种药材的事情了。

    余建伟越等越心急,还接到了金秀娟的电话。

    金秀娟很着急的道:“儿子,你爸现在更难受了,这边的医生都没见过这病例,现在只能指望他们了!

    你就算是跪下去求也要把人求来,只要你爸好了,你也能秋后算账,要是你爸不行了,树倒猢狲散,我们家就玩了……我现在已经让你妹夫和唐明忠他们也带着礼物过去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余建伟也不是几年前的愣头青了,也明白了现在的局势,虽然很是不甘心,却还是咬牙应了下来。

    他们不是这里的人,现在又是快到换届的紧要关头,自己现在还没顺着自家亲爸铺好的路走到最后,这个时候自家老爸千万不能倒下……

    等郑威他们带着礼物过来,在村主任家找到他们的时候,唐宝看见自己大伯也来了,就知道自家要是不答应,下回可能是唐老汉他们都要过来了。

    不过,现在没看见唐老娘出现,唐宝的心里很安慰,看吧,自己手段虽然狠了点,可是却让她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

    郑威虽然没和唐宝走到最后,可是当初确实是好几回帮过自己,哪怕现在他是人家的女婿了,唐宝也不能一起抹去他的好。

    但是她也不是白去的,当场就提出了三个条件:“如果你们能答应我提出来的条件,她我们就会给他看病。”

    余建伟咽下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勉强的扯着唇角笑了笑:“不是唐医生有什么条件,只要不是太强人所难的,我们都能答应。”

    唐宝笑的眉眼弯弯:开什么玩笑,要是不让你们为难,我何必说条件呢?

    她眉眼带笑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你当初无缘无故的抓了我爸妈,你自己也去里待五天五夜。”

    “第二,给你们一个行善积德的机会,我们村到市里的这黄泥路要在三个月内修成水泥路。”

    “这第三嘛,我家不是慈善机构,不做慈善业务,我的出诊费可不低,这人要是好了,一口价,五万!”

    大家听着她这条件,都睁大了眼睛,心里有着同一个念头:除了第一不要钱,后面的就全是死要钱,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郑威对于唐宝的三个条件可不敢多说什么,看着自己的大舅子问:“你说这个事怎么着好?”

    余建伟咬牙,一开始他听到第一个条件,觉得很好笑,凭什么自己要去坐牢?

    后来听到要修路,现在他们这虽然没有修路的指标,可是他爸要是能好,这上下活动一下,就算不是上面给的指标,这边大小的企业也能凑一点,大家赚个好名声。

    可是听到唐宝的最后一个条件,一开口就是五万,就连他都是觉得心疼。

    他家要是不收好处,那还不可能的,可是现在这一口价五万的,这是他们家一年的灰色收入,这简直就像是割肉一样啊。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比起最后这个条件,他都不觉得第一个条件很为难了,要是能把第二个第三个条件都换成第一个条件,他都宁愿自己在监狱里多待几天了。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就算是再监狱里,那也是逍遥自在的,绝不会受到什么不好的对待。

    唐宝看他不甘的眼神,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要是觉得为难,那就算了吧!慢走不送!”

    余建伟满腔火气都忍不住,看着她神色不善的道:“那要是你治不好呢?”

    “你们也不是慈善机构吧?”唐宝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我们要是治不好,你能把这给我们吗?”

    事关重大,余建伟那边也不敢拿主意,再一次的灰溜溜的走了。

    村主任在他们离开后,这才激动的看着唐宝:“宝啊,你现在可真的出息了啊!要是真的给村里修了路,全村的人都受了你的恩惠啊!”

    唐宝笑得很腼腆:“叔,这是我应该做的,那笔钱我也能买药种子!”

    村主任觉得唐宝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大家都不是傻子,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自己和村子里的人不用担心种药没钱。

    村主任的心里明白的很,要是唐宝真的能治好市长的怪病,以后想挣钱就容易的很了,一出手就是几万元,足够收自己村子种的药材了。

    一开始大家确实有点犹豫,就是怕药厂不能长久。

    毕竟现在私有企业少,这关系到大家的口粮。

    可是现在一听唐宝这话,就在也不用担心了。

    门外的几个人听到里面的话,心里五味陈杂,合着病还没治好,这就先道谢了,连着钱的用途也准备好了?

    余建伟想的更深一点,觉得自己现在出现在村主任家,好像还替唐宝撑腰了一样,让村主任明白了唐宝挣钱多容易,自己这市长家的公子都得在他们面前低头哈腰……

    真是见鬼了,不能再想下去了,要不自己会被活活气死。

    这边,唐家三口回到家,苏素就满脸慈爱的看着自己女儿……的肚子,满口夸:“我的宝贝真是小福星,你妈在路上还说要修路,没想到这就有影子了。”

    唐宝觉得自己失宠了,坐在摇椅上,喝着爸爸递来的热茶,嘟着嘴巴道卖乖:“妈,我还给你们报仇了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般不用十年就能报仇,谁也跑不了。”

    一边的唐明远忍不住的笑,笑过之后不免又担心:“宝宝,你连人都没看过,能治好吗?”

    唐宝忍不住臭美:“我这么聪明,怎么会治不好呢?爸妈你们要比我多努力些才行,我是天资聪颖,你们再不努力,我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唐明远:“……”

    苏素:“……”

    这个死丫头,她早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好不好?

    唐宝见爸妈都被自己噎住了,忍不住嘿嘿笑:“这医生多了,都有主意,另外也都是但求无过就行,因为他的身份,也不敢贸然用药。”

    “可是按着我他们说的症状,就是酒精中毒引起的,中医不是说:腰以肿肿,当利其小便,于是以泽术汤化裁……”

    ……

    医院这边,专家离开后,医生按着泌尿科专家留下的手法,前几回倒是顺利,后面却再也不行了。

    金秀娟看着病床上爱人难受的直哼哼的模样,心如刀绞。

    少年夫妻老来伴,现在儿女都成家了,自己的男人才是陪着自己走到最后的人。

    他们或许都不是好人,可是他对自己却是很好,在外面没有拈花惹草,对自己也没有几回矛盾。

    要是他真的没了,自己以后能靠谁?

    要是他真的没了,自己的天就真的塌了。

    因此,她听到儿子的回话后,逼着自己忍了忍,叹了口气:“她也太贪心了,也还真是睚眦必报的主,性格刁钻,难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