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答应她!”

    病床上的余中华额头青筋直跳,脸色青紫,摘掉氧气罩,捂着胸口,万分痛苦,气息微弱的道:“我现在难受的想死!要是真的治不好,宁愿你们一枪崩了我,也不要受这活罪……”

    余建伟还是有点犹豫:“爸,唐宝真的能信吗?”

    金秀娟平时高高在上,可是现在心里却怕了。

    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是余中华,自己的儿子都在迟疑,这要是有天轮到自己,那是不是更会被怠慢?

    “别啰嗦,现在就去请。”刘秀娟的眼神凌厉起来,像是歇斯底里一样:“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答应她!要是你在不把人请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余建伟倒是不知自己的亲妈已经想到了她躺在病床上,自己不孝顺的模样,反而觉得她是因为爸爸生病压力太大导致的,只能继续去请人。

    他们这边是医院特意安排的病房,现在医生是不敢过来,生怕自己被逮住,被要求看病。

    不过,大家也怕市长突然之间就嗝屁了,也是让护士盯着这边不放,争取不行的时候冲过来抢救一下,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心力。

    可是,这知道他们把中医请到医院里过来的时候,大家的心里就有意见了。

    西医觉得中医是骗子,现在科技发达,望闻听切怎么比的上机器?

    当然,也怕他们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就像是有个人需要吃十个馒头才会饱,自己给他吃了九个,偏偏最后一个不是他们给的,被人摘了桃子。

    好在,人家也是像逃难一样离开,让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松了口气好,还是发愁好。

    等看到余建伟又领着唐明远他们过来,副院长心里倒是忍不住一咯噔。

    唐明远先前带着他女儿来跑业务过,可惜自己在那之前就已经接到金秀芳的要挟,不敢应下他们的药。

    却也不想闹得不愉快,为了面上过得去,意思意思的进了一点,也没留意疗效。

    现在唐明远都敢来,就不怕到时候闹起来吗?

    有些医生倒是觉得他们来了挺好的,这完全是现成的替罪羊啊。

    不过,副院长还是特意和两位主治医生来病房看个究竟,反正这事自己也避不过去。

    好家伙,等他来到病房一看,见到了唐明远和苏素把脉后都退下让自己的女儿上去诊脉。

    虽然他也听说他们的女儿是大学生,可是这念书厉害,不等于会治病啊?

    还是这种要命的病危之症!

    这要是真的出了事故,这姑娘这辈子就完了。

    他还是不想看见这国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就这么毁了,走过来道;“你们要是没有把握,就不能贸然动手,要不然病人有什么问题,这责任也承担不起是不是?”

    唐宝倒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这话说是警告却也是劝阻。

    “没事,这病症我有法子。”她是没法子的,可是这不是有自己的空间在吗?趁着她把脉的时候,给了她三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当然,完美的解决方案看看就好了,自己现在找不到这差不多绝迹的药材,她主要琢磨的是不算完美的解决方案。

    虽然病人会遭点罪,可是自己一点也不介意,只要能救活了就好了。

    后面的楼主治医生听到这话,只觉得唐宝是在吹牛,带着点调侃的道:“不知道医生你有什么好主意,这也和我们一起琢磨一下,要是真有个好歹,我们医院可承担不起责任啊!”

    金秀娟的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看着唐宝白净俏丽的模样,她也难免担心她是不是空有虚名。

    说不准她只是因为有个好老师,这才有人推崇她。

    万一唐宝根本就治不好呢?

    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余中华已经是晕过去了,可是就算是晕过去,现在还是难受的无意识的抽搐。

    金秀芳看着妹妹很担心,但是又不敢得罪唐宝的样子,心里气的不行,眼神不善的盯着唐宝开口道:“要不,唐医生你也给写个保证书?要是看不好,就人以我们处置?”

    唐宝看着她冷笑:“那是不可能的,你这个人坏的很,要是我写下这样的保证书,我就算是把人治好了,也会被你悄悄的弄死。”

    随即她又摇头叹息:“毕竟你没本事救一个快要死的人,可是你要是想在医院里弄死一个不能反抗的病人却很容易。”

    金秀芳气的人都快跳起来了:“你胡说什么?这是我妹夫,我怎么可能……”

    苏素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那这里是不是你做主?”说完看下病床上的病人,很是冷漠的道;“还要拖延时间吗?等到明儿人就没意识了,你们也不用纠结救不救了。”

    余建伟原本也在怀疑唐家人到底行不行,可是现在听到苏素的话,一想也是,要是自己的爸爸真的没了,唐宝她根本跑不了啊。

    他不耐烦的看了金秀芳一眼:“你们不要生气,我阿姨她只是和你们有矛盾而已,还请你们尽快动手。”

    杨医生觉得自己被忽略了,赶紧上前找存在感,一脸担忧的道:“他们没有正规的行医证书,这不能拿人命开玩笑啊?你们……”

    “我爸都在这里住了四天院了,你们不仅对病情毫无头绪,现在还来阻扰,你们想做什么?”

    余建伟性子真的不好,特别是自己答应又签订了三个条件才把人请来,没好气的怒喝:“如果你有本事就把我爸治好,那我这就让他们离开!要是没能耐,现在拦着别的大夫给我爸治病,如果耽误了病情,这个责任你能负责?你能负责?”

    杨医生也是有名的外科主治医生,现在被这小子毫不留情的一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难堪极了:“……”

    真是不知好歹,自己这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算他多管闲事了行吧?

    他忍气吞声的退到一边,就等唐宝治不好,看到时候怎么收场!

    唐宝在大家的注视下一点也不惊慌,反倒是很镇定的把脉,又拿出银针。

    副院长真的忍不住开口了:“要不你再等等?我让人给你整理一下他的用药情况?”

    都说文人相轻,同行是冤家。

    有些大夫在给人治病的时候,特别喜欢贬低之前的大夫,来抬高自己的身价。

    可是他倒真的担心唐宝,毕竟这身份不一样,要是出了事,余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唐宝对他一笑:“无事!”

    她神色很镇定的让人给他脱了衣服,亮闪闪的银针快速的往他的身上扎。

    虽然她的手法是行云流水,可是看着的金秀娟他们都睁大眼睛不敢深呼吸,这么多针扎在人身上得多疼?

    她这真的是看病,而不是让他趁早没命?

    过了一会儿,唐宝收回手,很是淡然的道:“好了,先等十分钟就会有效果了,让人准备温水,还有干净的床铺,衣服。”

    余建伟看着自己亲爹身上的三十来根银针,都替他觉得身上疼,现在听到唐宝的话,有点傻傻的问:“为什么要准备这些?现在不该是准备手术室救人吗?”

    “现在不就是已经在救人了?”唐宝见现场除了自己,没人相信自己,只是一笑:“那你们就等十分钟吧?”

    苏素生怕女儿累着,要扶着她去边上的椅子上坐下,唐宝赶紧摇了摇头:“不要,妈,我们去外面坐坐,这里面等下空气不好。”

    杨医生又忍不住了:“身为医生,就要记得自己的使命,你们中医不都说是医者父母心吗?你还嫌弃……”

    “闭嘴!”唐宝不乐意了,挺着自己还没显怀的肚子:“我现在是孕妇知不知道?你不知道女人是会孕吐的吗?你不知道行针要浪费我的多少精力吗?再说我又不是在医院上班,你管的着吗?”

    杨医生:“……”被她挤兑的不知道说什么。

    想说什么的时候,人家母女已经离开病房了。

    唐明远倒是没走,还在给他把脉,盯着病床上的余中华。

    金秀娟他们也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余中华瞬间没命,或者是银针掉下来了。

    这十分钟过得无比漫长,大家都盯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还有病人的状态。

    唐明远突然之间退后几步,难掩喜色的道:“好了,准备温水,准备药浴。”

    反正大家都很明星的闻到了臭味,金秀娟掀起盖着下半身的一角一看,赶紧盖上,惊喜的道:“还真管用,赶紧准备热水。”

    又担忧的问:“药浴要用什么药?”

    唐明远心想:我哪知道要用什么药?不过我女儿和我老婆现在不就是去拿药了吗?

    装的云淡风轻的高人一样:“药材这不用你们管,你们这病症的诉说,就知道大概要用什么药,来的时候已经带了,就放在外面车后备箱。”

    金秀娟下意识的看了儿子一眼。

    余建伟赶紧点头:“是的,我特意没有锁后备箱。”

    “那就好!”金秀娟才松了口,见自己男人身上的那些银针睡着他的呼吸在起伏,又担心的问:“这银针啥时候弄下来?”

    唐明远倒是随和的开口:“我这在盯着时间呢,还要十分钟,倒是浴桶和热水抓紧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