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短时间内,医院上下已经传遍了唐宝是京都‘留一半’的弟子,一出手就救了市长。

    其实就算是金秀娟他们自家人,也没有料到唐宝还真能医治好快要去西天取经的余中华。

    可是看着余中华在经过银针,又泡了个药浴,被重新扶上干净的病床的时候,那气色真的好多了。

    金秀娟当然开心极了,她原本真的很担心自己人财两失呢,现在只要他能好,自然是还能挣回来。

    她一脸感激的看着唐宝:“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医术这样了得,真是多谢你了。”

    当然,她现在看见唐宝的心情很矛盾,就这么简单的就把人治好了,她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她一想到那五万元钱的诊费,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疼。

    杨医生不甘心的看着病人现在的状况,笑都笑不出来,自己不敢动手的疾病,真的就给唐宝那小丫头片子治好了?

    他都做不到的事,凭什么唐宝就真的做到了。

    就因为她是大学生,因为她有个好老师吗?

    副院长倒是很激动,让护士过来检查一下初步情况后,自己也动手在他的肚子上有技巧的按了按:“还是肿涨着的,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好?”

    他倒是想跟唐宝讨教一下,毕竟他也是学医的,也很崇拜刘主任。

    唐宝浅浅一笑,自我调侃:“他要是一下子就能好了,那我就是唐主任了,而不是小唐医生,针灸配上药浴,还有中药,起码要七天才能恢复。”

    副院长笑着满口夸:“名师出高徒,小唐医生你现在就已经是专家了,很快就能变成像你老师那样的主任医师了。”

    副院长身后的另一个封主治医生见她好说话,就很谦虚的问:“小唐医生,按中医来说,病人到底是什么病症?”

    “就是酒后酒精中毒引起的癃闭水肿(小便不通),偏偏又因为高烧引起了肾肝源性水肿,肝功能异常这些并发症……”

    唐宝说的和他们的检查结果有八九分相似:“针灸治癃闭,药浴以三黄汤消炎使病人出汗,再加上等下给他用中药宣通肺气,肺气一宣畅,水道通调,小便自然就通了,水肿也就消了!”

    杨医生原本也听的很仔细,还想偷师来着,可是听到她开口闭口都是中药,自己听的头晕脑胀,又想起刘主任不是西医,带着点挑衅的问:“总所皆知,刘主任是西医,你这医术应该是另有人教的吧?”

    肯定是教她的人名声不显,这才借了刘主任的名声来扯着虎皮做大旗,扬名立万。

    “是不是又关你什么事?”唐宝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毫不犹豫的怼:“你不知道我爸妈都是中医吗?这个病是我来治,也治好了,比你行不就得了!”

    杨医生没料到这小姑娘前一刻还笑盈盈的,瞬间就能翻脸,自己的老脸挂不住了:“你……”

    “你什么你!”唐宝看着他冷笑:“你还不如管管你自己吧,看你颧红潮热,面部则色青白无光。

    这天气还盗汗、肯定是肾虚尿短赤黄;现在再不治,会越发神疲乏力、精神不振易疲劳,还会畏寒怕冷、腰膝酸痛、腰背冷痛、筋骨萎软!”

    杨医生瞬间就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她,像是不甘心,又带着点希翼的问:“那,那怎么治?”

    他今年已经四十五了,不甘心自己只有三个女儿,在前几年和前妻离婚了,娶了小了二十岁的貌美小娇妻,这自然是想生个儿子,晚上也不怕辛苦。

    可是这年纪到了,有时候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这就吃了很多人参鹿茸什么的,可是最近再怎么吃,也觉得效果不如从前了,而且唐宝说的症状也都有了。

    现在见唐宝能看出自己的毛病,自然是希望她能治好自己。

    唐宝对他伸出一个手指头,嫣然一笑:“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这个价你出不出的起?”

    杨医生下意识的问:“壹佰元吗?”那还不用自己一个月的工资。

    唐宝摇头:“不,差远了。”

    杨医生有点紧张起来:“难道要壹仟元?”

    这就有点多了,要自己大半年的工资了。

    唐宝还是摇头:“不,是壹万元!”

    “壹万元?”杨医生猛地抽了口气:“你怎么不去抢?你这是乱收费,你应该被抓起来坐牢。”

    现在卫生局已经开始对乱收费的状况进行严打,要是情况严重,还会取消行医证,还会坐牢。

    这一刻,十几个人的病房里,很多人的眼神都亮晶晶的落在唐宝的身上,呼吸都急促起来。

    唐宝眼神扫过他们笑了笑:“你怎么忘记我不是医院里的了?再者壹万元钱的诊费算什么?你们去打听打听,我在京都给船老大韦二爷看病,就收了拾万,真是大惊小怪。”

    随即盯着杨医生咄咄逼人:“你不知道我用什么药,就觉得贵,你想让我看,我还不给你看了呢!要是简单普通的病,那你们都这么厉害,自己看不就得了,还花大价钱找我干什么呢!”

    众人:“……”说的好有道理,让我无言以对。

    副院长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大惊小怪的人,把忍不住张大的嘴合拢,抽了抽唇角,琢磨着自己现在去学中医还来不来得及。

    封医生心想:这壹万元钱,都是我七八年的工资了!我要是有本事能治疑难杂症,我也不会想来医院,毕竟这拿了人家的工资,就要服人家的管。

    金秀娟他们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才忍住没有发出尖叫。

    这样一比较,自家花了五万元好像也不是那种要命的心疼了。

    特别是病床上的余中华,这几天真的是难受的恨不得自杀,现在觉得舒坦多了,心里也知道了医生是很重要的,特别是有本事却不在医院的医生更不能得罪。

    向来对人颐指气使的大领导,此时眼神亲切的看着唐宝,就像是看见自己的领导一样:“唐大夫一家子都是高风亮节,救人于苦难的好大夫,等我好了,肯定亲自给你们送锦旗感谢。”

    “那倒不用,你这疑难杂症也恰好可以编书而已。”唐宝和余家虽然有过节,可也不算是深仇大恨,现在她要的东西都要了,要报的仇也报了。

    而且锦旗不能吃,也没价值,他愿意送,她还不愿意收呢。

    苏素有点担心的看着女儿的肚子,觉得自己女儿怀孕后,就越发娇气了,这有气也不会憋着,当场就发了,也不知道女儿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脾气怎么样?

    第二天,唐宝就是在边上看着,让唐明远针灸,自己和苏素在边上说着穴位和深浅。

    第三天,她就干脆不来了。

    第四天,唐明远让苏素针灸,自己在旁看着。

    余中华觉得自己就像是实验品,可是他还不敢表达自己的不满,就算是原本板着脸,看家唐家人来了,也都笑脸相迎。

    等到第八天,唐宝倒是来了,给他把脉后,很有高人风范的道:“恢复的差不多了,再给你开半个月的中药,喝完了中药再来复诊,以后要戒酒!”

    想了想,唐宝决定此刻做个好大夫,主要也是怕砸了自己的招牌:“人体的状态,跟外来病毒和自身免疫力和抵抗力有关,不要一个感冒就去打针吃药,久而久之,这样身体产生耐药性的时候,打针吃药也就不管用了。”

    “所以,还是要多吃蔬菜多运动,少碰烟酒……”

    余中华很佩服的看着她:“是,是,我一定按你说的做,以后生病了我就请你给我看病。”

    唐宝很耿直的拒绝:“不是疑难杂症,你还是别找我了,毕竟我收的医药费不便宜,你要是为此去大肆敛财就会被抓起来,这华国法律可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命的。”

    余中华的笑容勉强起来:是啊,她的诊费真的不是普通的贵,自己这五万元起码是一年的正常收入和灰色收入,人家却是七天就够了,为什么就不能把她抓起来呢?

    ……

    医院上下虽然没有打听到余市长给唐宝多少钱的诊费,可是杨医生肾虚人家就要收一万,估摸着也不会少于两万。

    这话一传出去,还真的没人敢找唐宝看病,就怕倾家荡产。

    唐宝又继续自己吃吃喝喝的悠闲日子,想着很快就要到枇杷的丰收季节了,就顺便开始琢磨枇杷止咳糖浆。

    四月二十一这天,外面细雨绵绵。

    唐宝躺在床上吃葡萄,顾行谨正在帮她捏小腿:“老婆,辛苦你了,我们生了这两个,以后就不生了。”

    “只要政策允许,我还是喜欢再生一胎!”她觉得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自己就被他养得有些懒惰了,反正他的意思是自己能坐着就绝对不站着,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免得自己累着。

    顾行谨心里也很喜欢,觉得自己的老婆越来越会哄自己开心了,凤眼带笑的看着她:“我更喜欢生孩子的过程。”

    唐宝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