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我们是父子,我们之间是实打实的血缘关系!”

    顾修安涨红着脸,一脸失望的看着他:“该说的话我也说了,我终究是你的父亲,也是从小将你养大的,就算是我对不起你,我也道歉了,你为人子,怎么也得承担起你的义务是不是?”

    顾行谨在看见他的时候,就知道他肯定又要借着生恩说事,可是听到他厚颜无耻的让自己承担义务,整个人的气势瞬间锋芒毕露:“原来一个人一旦厚颜无耻不要脸,那真是没有底线的!你没有做到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凭什么让我承担义务?你给我出去!”

    “好,好,我这就做我这个老子该做的事情!”

    顾修安也早就有对策:“我这就带着宁谨和少谨走,好好尽我这父亲该做的事情。”

    在座的人听到这话,瞬间都沉下脸,宁谨现在正逢考大学的重要时刻,少谨也要考高中了,现在要是分心考不好,那就是影响一辈子的事情。

    顾行谨觉得自己真的被恶心到了,眉目含怒,眼神似刀的瞪着他:“你敢!”

    “你别威胁我啊,现在是法治社会,”顾修安明显是早有准备:“我已经和这边的报社记者联系好,准备登报致歉,想来你不会有意见吧?”

    他是真的不想和顾行谨闹起来,可是现在他更不想让赵琪琪好起来,这继女原本还是傻乎乎的,眼高于顶的模样。

    可是这两年几乎是脱胎换骨一般,变的能屈能伸起来,最可恨的是去年过年的时候,自己的儿子在玩耍的时候,脚下一滑,掉进没有盖井盖的井里淹死了。

    虽然他还要三个大儿子,却都和他不亲,还可以说有仇。

    那死的那个却是他最喜欢的宝贝儿子,小小年纪就死了,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一般,自然是不肯善罢甘休,后来查到出事的时候,赵琪琪也在,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人。

    他可不相信她的狡辩,反倒是怀疑她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虽然自己的小女儿当时也在边上,没看见赵琪琪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可是他却是宁愿和唐家人交恶,也不想唐宝出手救人。

    再者,要是可以的话,他心里也是真的想把二儿子或者是三儿子带回去养着。

    毕竟他现在已经五十多了,想要再生儿子已经不可能了,想着自己百年之后,这总不能断了香火吧?

    唐宝这时轻轻笑了笑,明媚俏丽的五官顿时显得格外灿烂:“记者来了也好,我这正准备了个陈世美的故事想发表呢?”

    她杏眼灵动的扫过他们的脸色,轻笑着开口:“我觉得华国真的是在大领导们的带领下越过越好,现在修订的婚烟法里,重婚罪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赵琪琪那蜡黄憔悴的脸上瞬间闪过喜色,忍不住看了顾修安一眼,却有赶紧挪开眼神。

    当初赵建华在井边的时候,她眼睁睁的看着同母异父的弟弟掉下去,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人,而是觉得这简直是老天都在帮自己。

    可是自己的亲妈实在是太没用了,在自己的指引下,明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闹过,哭过,两人又好上了。

    可是她也不甘心自己死了,只要自己活着,说不准赵爱华那个妹妹哪天也死了,赵家的一切就都是自己的了。

    “唐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赵琪琪现在是要两面讨好,自然是装做不懂的模样:“你想写故事发表了吗?”

    “都是一家子,我们有话好好说啊!”赵美香有点勉强的笑了笑,她也不知道自己老公为什么就和唐家撕破脸,明明来的时候,还是因为自己女儿的病。

    顾修安气的浑身颤抖,瞪着唐宝的眼神就像是匹饿狼一般:“你敢!”

    “你怎么知道我女儿敢?难道你觉得我们不敢?”唐明远也忍不下去了,哪怕他平时的性子再好,可是现在也只想用扫把把他们赶出去,起身没好气的道:“从我家滚出去。”

    顾修安的脸色瞬间酱紫,两侧紧绷的咬肌,才没让自己失态。

    他出生就是大少爷,后来虽然艰苦过一段时间,却很快又攀上赵美香,还真是第一回被人指着鼻子骂滚。

    他冷眼看着顾行谨,眸子里除了讽刺还有嫌弃:“这就是你现在的日子?寄人篱下,随时都会被赶出去?你后悔了吗?”

    顾行谨眼神凌厉的盯着他,对于他的出现更是怒火中烧,板着脸,阴沉的眸子盯着对方,怒道:“你说的是你自己吧?你要是再不滚开,别怪我动手把你扔出去!我家什么时候连畜生都能进了?”

    唐宝嘴角抽了抽,心想自己的男人也太狠了点,不过,她看着自己宽松衬衫里面还不是特别显怀的肚子,这好像有什么不对哦?

    “顾行谨,你别太过分!我是你老子!”

    顾修安脸色铁青的大喊起来,看着他的眼神,恨之入骨:“就算是你无情无义,你也不能代表你的两个弟弟……”

    说实话,看到这样的顾修安,唐宝还是不大适应的,他明知道顾家三兄弟对他没好感,为什么还要口口声声的认回儿子呢?

    她灵动的杏眼在赵琪琪的身上一转,觉得自己想要知道其中的内幕,可以从她身上下手。

    顾行谨也再也忍不下去了,伸手去抓顾修安的肩膀:“出去!”

    然而刚刚碰到他钳制住,赵美香就冲上来撕打顾行谨,哭喊道:“这是你亲爸啊,你怎么能对他动手,你这是要被天打雷劈的啊!你给我松手……”

    顾行谨快速的松开,他倒不是觉得对女人不能动手,而是生怕被外人听见,传出去的话,反倒是给岳父岳母惹麻烦。

    顾修安到底是要面子的,气的脸色又青又白,眼神狠狠的扫过他们:“你们很好!自己生不出儿子,就想拉拢我的蠢儿子是不是?我们走着瞧!”

    他气冲冲的大步离开,赵美香一脸焦急,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个人才好。

    赵琪琪是她的第一个女儿,自然是很疼爱的,特别是现在医院里中医这一块现在都是她负责的,效果和反响都很不错,让自己的亲妈都护着她,在自己面前不住的提点自己要对赵琪琪这个女儿好点。

    可是她是真的爱顾修安,特别是在自己的儿子没了后,她真的怕他受不住打击。

    只要他高兴,哪怕是想带走这边的儿子,她都能忍受养个闲人。

    当然,也是因为儿子没了,她心里怕他想把赵家的产业给这边的儿子,这才恨不得自己的大女儿能治好病,替自己守着赵家。

    不管她怎么爱他,可是赵家的两个大医院只能落在姓赵的人手里。

    相对于赵美香的焦急,反观赵琪琪的态度,更为淡定一些。

    对顾修安的嘴脸,她一早就清楚,以前他到底还因为小儿子,还要端着几分架子,现在,连那份虚势他都不管不顾了。

    “妈,你先去看看他吧?和他一起散散心也好。”赵琪琪很懂事的开口:“我等下自己会回去的。”

    赵美香也不想顾家兄弟跟着自己回去,现在顾修安不在,她也懒得敷衍,自己不痛不痒的对唐家人说了几句歉意的话,就三步并成两步离开了。

    顾行谨也怕他不知轻重的去打搅自己两个要考试的弟弟,低声的和唐明远说了几句,自己也随即离开了。

    唐宝这才对着赵琪琪一抬下巴,很是淡然的道:“坐!按着你继父的态度,我倒是觉得他是很想我和你们闹起来,免得我给你看病是不是?”

    “您这话说的太对了!”赵琪琪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很是谄媚的道:“他这回是真的想要把顾家小弟接去养在身边,年前建华不小心落水身亡,他想要儿子……”

    虽然她也不想在唐宝面前认输,陪笑脸,但是她现在只能忍。

    她过了小半辈子富裕的物质生活,现在自己又能掌握赵家的家财,她怎么能忍受得了自己死亡?

    唐宝听她说的仔细,了然的点头:“这就难怪了!”

    苏素担忧的问:“这可怎么着好?”

    要是这亲爸靠谱,她到不介意孩子回去,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回去就是跳入火坑一样,怕孩子的这辈子被他们给毁了。

    可是自家也没强留着的理由啊?毕竟顾少谨还没十八呢?

    赵琪琪可不管唐家人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唐宝谄笑:“要不您替我把把脉?开几个方子?我现在是真的很不舒服!”

    她见唐宝看着自己的脸色,又赶紧表态:“我一定不会同意他带走顾家小弟的。”

    “伸手!”唐宝给她把脉后,又示意自己的爸妈也给她把脉,最后才开口:“爸妈,她的心脏就是刘主任动的手术。”

    苏素对她这病症也很感兴趣:“那她现在的症状应该是心慌气短乏力,心悸引起的呼吸困难是吗?”

    “是啊!”唐宝点头叹息:“还有一咳嗽就会胸痛、胸闷是不是?还有心悸的毛病,心脏跳几下,感觉就停了一样?”

    赵琪琪自然是很相信唐宝的医术的,见他们说的都对,赶紧点头附和:“是啊,是啊,你们说的太对了,求求你们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