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琪琪自然是很相信唐宝的医术的,见他们说的都对,赶紧点头附和:“是啊,是啊,你们说的太对了,求求你们救救我吧?”

    唐宝一脸惋惜的看着她:“我真的是没办法根治你的症状,只能给你开两个方子缓和一下,你想要根治,还是要西医。”

    这坏消息让赵琪琪瞬间失望之极,自己是医生,自然明白这心悸的毛病有多严重,要是哪天心脏停了,那自己就死了。

    可是她在医院各项检查都做了,各种进口药也都吃了,也去求了刘主任,可是他也没法子了。

    难不成自己就真的等死?

    不,还有一点最后的希望。

    她的眼神里带着点疯狂之色,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低声问:“你知道吗?听说国外有人换心成功了?到现在还好好活着?”

    唐宝冷眼看着她,这一个她有很强大的求生欲,整个人身上还散发着阴狠,让她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那是大手术,就算是亲人也不一定附和,你要慎重。”

    说着,唐宝站直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更冷:“再说你的性命是金贵,可是别人的性命也未必是草芥。”

    唐宝觉得她敢打这个主意,那最好下手的人就是赵家龙凤胎的那小姑娘,也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

    虽然她也不喜欢赵家的人,可是却不想那无辜的孩子死在她手里。

    她宁愿她对大人出手,也不愿她对没有还手之力的小孩出手。

    赵琪琪觉得自己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在唐宝锐利的眼神下无所遁形,不过她也赶紧否认:“我怎么可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呢?再说国外的医院现在也有一些意外有偿捐……”

    她越是这样说的天花乱坠,唐宝越能感受到她这个人强大的求生欲。

    最可怕的是她的家人把病恹恹的她当成小绵羊,不会以为她是狼。

    她给赵琪琪开了方子,就把她打发走,唐明远才担忧的叹了口气:“现在是他们考试的关键时期,也不知道行谨能不能把人送走。”

    苏素也很生气:“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父亲,真是太不要脸了。”

    唐宝倒是很淡定:“正巧现在行谨边上的人手多了,要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他倒是白当了这地头蛇。”

    苏素听了忍不住笑骂:“哪有你这样说行谨的!他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比你可伶俐有分寸多了。”

    唐宝这下不依了,缠着苏素,非要她夸自己伶俐乖巧,倒是把苏素和唐明远都逗笑了。

    顾行谨倒不是怕两个弟弟被顾修安气着,或者是哄着,可是到底不远他们在备考的时候遇上这添堵的人,招呼几个人跟着他们,在顾修安到学校去的时候,就被骑自行车的男人给撞到了。

    人家也很有礼貌,很热心的送顾修安去医院,检查后说是右腿有点骨折,先打了石膏好好养几天。

    顾修安一开始还真以为自己是倒霉才遇上这事,可是人家这医药费也出了,有没有逃逸,他还真的不能把人怎么着。

    自己不能去学校,又不放心让赵美香去学校,他就干脆给学校的传达室打电话,想让顾少谨他知道自己为了寻他出了事,这样下回再见面,他就不会对自己有敌意了。

    在他想来,自己现在有钱又有事业,而上回看见顾行谨在唐家却是穿着围裙收拾桌子,看来这唐家人也只是表面功夫。

    可是没想到他打电话过去,那边一听找顾少谨,很干脆的挂断。

    赵美香细心的照顾他,见他这气的青筋直冒的样子,赶紧安慰:“我们回去好好的培养爱华也就是了,你何必非要找少谨呢?他这年纪已经养不熟了。”

    “都怪你一心扑在事业上,一点也不知道照看家里。”顾修安觉得她就是不愿自己带少谨回去,很不满的看着她:“现在我们的儿子没了,以后谁给我们养老送终?”

    赵美香也不高兴了,毕竟儿子的死也让她很心疼:“家里还有女儿,到时候找个上门女婿不就好了?再说我们儿子没了,我也很心疼,可是我阿妈说了,那真的是意外啊,她在边上看见了就来急了啊!”

    顾修安心里最怪的就是自己的岳母,要不是她出来作证,说是赵琪琪没有动自己的女儿,自己就能借此把赵琪琪给赶出去。

    就是因为岳母的偏心,这才让赵琪琪一点事也没有。

    夫妻俩冷战了几天,等顾修安的腿好了,出院后才知道顾宁谨和顾少谨已经考完了。

    他正琢磨着自己再去顾家闹,猛然想到赵琪琪已经好几天没在自己面前晃了,赶紧问自己的老婆:“美香,琪琪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赵美香也不想和他冷战下去,就开口道:“前些天就回去了啊,我们都不在,医院里的大小事情多,她回去也能照看着点,还有她这次拿走的两个药方,也要尽快的研究一下……”

    顾修安很是不满的皱着眉:“那她回去也该和我说一声,我们是为了她的身体陪着她来的,现在她自己走了,也太没规矩了。”

    赵美香下意识的替自己的女儿辩解:“她和我说了,也想和你说的,是我拦着她的。”

    “她已经被你惯坏了!”顾修安不想和她吵,自己把自己捣鼓了一番,大背头上还喷了点摩丝,白短袖的衬衫,笔挺的灰色西装裤,夹着公文包又去了苏家。

    苏家只有苏素和唐明远在医馆给人开方子抓药,看见他来了,很是冷淡的道:“顾行谨他们都不在,去外省收购中药了,最起码十天后回来。”

    顾修安觉得他们是在敷衍自己,看着她冷笑:“那我过十日后再来。”

    一出门,就打听苏家的事情,然后自己就喊了辆人力三轮车,去了制药厂。

    唐宝正盯着厂里的人做止咳枇杷糖浆,听到顾修安要见自己,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一想到盯着他们的人说赵琪琪早就回去了。

    她还是出来见了他一面:“当初你那样对他们兄弟,现在想要让他们忘记已经不可能了,要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准你们医院都要变成空壳子了,毕竟做换心手术要不少钱!”

    “什么手术?”顾修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指着她瞪着眼睛骂:“你太无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