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手术?”顾修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指着她瞪着眼睛骂:“你就见不得我们家好是不是?蛊惑着她败光了我的家财是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这辈子都生不出儿子……”

    他似乎忘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孙子或者孙女,也或许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没期待着孙子或者孙女。

    唐宝顿时觉得自己的好心还不如去喂狗,她不过是想着那小姑娘毕竟是无辜的,这才给他提个醒,没想到他却只想着钱财,还这样咒自己。

    虽然她早就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就是两个女宝宝。

    她干脆转头对着一边喊了声:“小白,快带旺旺过来把坏人赶走。”

    小白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顺便骑着厂里的大狼狗显摆一下,就听到唐宝在喊自己,瞬间从大狼狗的背上跃下,步伐矫健的带着大狼狗过来,冲着顾修安就是汪汪直叫。

    当然,这隔着铁栏杆的大门,也要不到顾修安。

    可是,顾修安还是很气愤,也觉得很丢脸,想摆出公公的架子呵斥她,却发现她已经转身进去一段路了。

    他这又顾忌着自己的脸面,不可能像是泼妇一样破口大骂。

    可是这一刻,他却恨不得弄死她才好。

    等到他转身想离开的时候,却看见不远处,有一辆货车快速的过来。

    他一开始没有注意。

    直到那辆货车离他很近的时候也没有减速,他才察觉出这不对劲。

    他想躲开,想逃离,想要活下去。

    可是这厂门口很宽敞,都没有让他可以躲避的地方。

    就算是他想躲开,手脚已经发软的没有力气,脸色惨白,心跳更是快的离谱,下意识的瞪大眼睛,声音凄厉的大喊:“啊!不要!”

    眼看货车要撞上他的那一刻,车子发出刺耳的声音后才停下,而此时的顾修安,已经天色铁青。浑身颤抖的跌坐在地上,冷汗直流的大喘气。

    随即,车门被打开,再是顾行谨迈着大长腿来到他的面前,看他的眼神就像是蝼蚁一般,一脸淡漠的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对你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可能就控制不住……”

    “你……”

    顾修安大喘气的庆祝自己死里逃生,听到他的话,声音尖利的咒骂:“你这不孝的东西,当初我就该弄死你。”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已经老了!”顾行谨从兜里掏出根香烟咬在嘴里,并没有用火柴点燃,带着阴鸷:“而且你唯一的好儿子已经死了,说不准他现在一个人很害怕,很想你下去陪他。”

    顾行谨的眼神落在颜色不对的水泥地上,退后两步,一脸讥诮的道:“或许,你也可以努力一下,说不准还能再生个儿子出来。”

    顾修安抬头看着他乌黑的短发,小麦色的肌肤,冷漠的眼神,紧致的肌肤;想到自己黑发已经有了不少白发,自己的肌肤也已经松弛,自己真的已经老了。

    也已经没有奈何他们的能力了。

    可是自己还想活着,还不想死,这三个儿子自己已经奈何不了他们了,或许自己真的能再想办法生个儿子?

    顾行谨突然风一般的越过他。

    顾修安下意识的一哆嗦,还以为他要揍自己,可是却没有感到疼痛,转身一看,顾行谨已经很利索的攀爬进去,整个人笑得像傻子一样在里面和唐宝说话。

    “你怎么回来了?”唐宝是听到小白的告状,这才知道他差点把人撞死了,赶紧过来看情况。

    这要是他真的把人撞死了,自己也得帮着毁尸灭迹是不是?

    唐宝和地上顾修安的眼神对上,似乎有点意外:“还活着啊?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顾修安觉得自己已经快被气死了。

    他发誓,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遗憾。

    她是有多想自己死?他们都不是人,他们养大的顾宁谨和顾少谨也不会是善茬子自己也不用对他们抱有希望了。

    顾行谨对唐宝笑了笑:“没有,是他想碰瓷!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青天白日对他动手?”

    又握着她的手往里面走:“我想你了就回来了,外面的事情让宁谨他们去做就好,要不养他们有什么用?”

    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那几个小的要是在的话,老是缠着自己的老婆不放,现在就让她们跟着自己的人出去走走,不仅能让他们增长见识,还能让他们都远离自己的老婆。

    唐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点遗憾的道:“原本都说好了,暑假就带他们去京都走走,现在我……”

    顾行谨笑着安慰:“没事,以后多的是机会,现在他们也很开心啊!”

    小白在后面很愤怒的叫了几声,太过分了,唐宝都说了陪自己玩的,现在顾行谨那个坏人回来了,唐宝的眼里就只有他,没有自己了。

    而外面的顾修安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坐在地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尿了裤子。

    这一刻,顾修安恨不得能钻到地底下去,恨不得自己能长了翅膀,马上飞走,消失不见。

    ……

    “红烧排骨来了!”等到顾行谨吧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红烧排骨放在胖了一圈唐宝的面前。

    唐宝正想下筷子,就觉得一股油腥的味道瞬间散发出来,让她很郁闷的皱了皱眉,自己和家里人都夸自己肚子里的两个宝宝乖巧懂事,在三个月前后都没有孕吐。

    可是现在已经快五个月了,就突然来了这恶心的感觉。

    她咽了咽口水,自己是很想吃肉的,无奈肚子不配合,那股味道实在受不了,让她一阵反胃。

    顾行谨看着突然起身离开的老婆,赶紧跟上:“宝宝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爸,妈,你们赶紧来看看啊?”

    苏素听到干呕声传来,还是不动如山吃着菜,见自己的老公一脸焦急的要起身,一把拉住他,给了他一个白眼:“早上起来才把过脉,还是好好的,现在这就是孕吐,你去能有什么用?”

    唐明远还是很担忧:“那给她准备点酸梅汤什么的试试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