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唐宝很早的时候就说过自己怀的是两个女儿,因此苏素准备的小衣服和小襁褓都是一模一样的淡黄色,粉色或者是大红色,就那几件淡蓝色的已经算是素雅了。

    苏素亲自动手给两个孩子洗小身子,洗好一个就赶紧包起来递给等在一边的唐明远。

    唐明远很紧张的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我手里的是老大是不是?这姐姐妹妹可不能弄错!”

    “这姐姐妹妹就相差两分钟!”洗下一个的苏素突然间一愣,随即不敢置信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难不成我在做梦?这个怎么是带把的?”

    唐宝还很精神的在床上喝着早就准备好,放在空间里的黄芪鹌鹑蛋汤,听到自家妈的话,大吃一惊:“谁换了我的女儿?”

    回过头一想:不对啊,我这在家生孩子呢?孩子怎么可能被人换了呢?

    唐明远凑过去一看,忍不住傻乐:“哎呀,这真的是小子,我女儿真的太棒了,一下子就生了龙凤胎,儿女齐全了。”

    苏素一边笑,一边替啼哭的孩子洗好身子,给他穿上粉红的小衣,才放到床上的被窝里,兴奋的道:“明儿我再给孩子准备些男孩子的衣服。”

    “不用了吧?”唐宝看着自己边上两个红彤彤邹巴巴的小婴儿,眼神温柔极了:“这准备的小衣裳已经够多了,小孩子见风就长,等大点再买小男孩的衣服就好了。”

    “他们好像不大像我和唐宝啊?”顾行谨蹲在床边,看着只比自己巴掌大点的两个孩子,心里担忧极了:这么小又这么丑,以后女儿嫁不出去,自己倒是可以养一辈子,也免得嫁人了自己担心她过不过的好。

    可要是这儿子娶不到老婆,以后打光棍就不好了。

    这样看来,自己还是要多挣钱,希望看在钱的份上,也会有女孩子喜欢。

    苏素可没想到他已经在操心儿女二十年后的事情了,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喜欢,喜笑颜开的道:“是呢,这俩孩子聪明,专挑你们俩好看的地方长,却比你们更好看。”

    顾行谨低头看了眼两只红彤彤的‘猴子’,哪怕是自己的亲骨肉,也没法子说出这比自己和唐宝好看的违心话,但是未免自己的老婆伤心,不反驳还是能做到的。

    苏素也忍不住好笑:“其实我先前给宝宝把脉的时候,也觉得她好像是龙凤胎,可是我又觉得小木它们不会弄错,还以为是我自己号不准脉!”

    “难怪都说医者不自医呢?”唐明远也忍不住笑:“看孩子们长的多好!”

    唐宝已经忍不住把建木从空间里拽出来,盯着它皮笑肉不笑的道:“你不是说我肚子里是两个女儿?怎么还出现一个带把的?”

    建木离开空间的时候,很自然的缩成一人高的大小,树干上的眉眼看起来很是无辜,弱弱的道:“是大白和小白都说这样才是惊喜啊?”

    当然,现在建木也觉得这好像不是大惊喜,而是震惊的想收拾它们一样,很明白自己又被大白小白给骗了,难怪它们都在前几天就闭关了。

    苏素倒是挺喜欢建木的,主要是建木的树叶很有用,都是可以入药的,赶紧点头:“是很惊喜,孩子现在好好的就好,唐宝你不要吓着小木了。”

    唐宝笑的很是阴森森的:“敢骗我,胆子真不小,你们一个都逃不了,你先去院子里待上一个月。”

    建木不敢反驳,再者空间里再好,也没有日夜星辰,没有天道,自己就算是在外面待一年也没关系。

    于是,建木很听话的用树根幻化成两条腿,自己去院子里走了一圈,找到一个能被初升太阳照到的地方扎根,又把自己变的高大点,免得自己宝贵的叶子被人给顺手牵羊了。

    顾行谨见唐宝脸色还好,兴奋的像是不想睡觉的模样,自己看了看手表,温声道:“好了,你再睡一会,天还没亮呢?”

    “对,趁现在孩子们在睡,你也睡,等孩子醒来了,你也得醒来喂#奶!”苏素也笑着嘱咐了几句,就和唐明远回房了。

    唐宝没生之前就很小心的调养自己的身体,因此身体是格外的好,现在生孩子又顺利,还是龙凤胎,真的是被大白小白说中了,格外的惊喜。

    一脸温柔满足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老公,你看我们的孩子长的真好,这眼睑长,还有这小鼻子……”

    “是啊!”顾行谨心不在焉的敷衍,他横看竖看,都是红彤彤皱巴巴的,一点也看不出哪儿好了,这亏得是在家生,要是在医院生孩子,顾忌他都怀疑自己的孩子被调包了,忍不住要去大闹一场。

    不过,让他震惊的是才过了两天,两个孩子就慢慢的褪去了红彤彤皱巴巴的模样,变得白净起来,等一个多月他出了趟门,耽搁了半个多月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孩子们不仅大了好多,黑溜溜的眼睛,白嫩嫩的像是豆腐的肌肤,更离谱的是胖的连脖子都快找不到了。

    现在已经农历的十二月,宁谨和杨毅这两个大学生也从京都大学回来了,少谨和杨峥还有玉郡都是在市里读的高中,倒是每个星期六都能回家抱孩子。

    哪怕是唐宝说了现在不能经常抱,她可不想把孩子惯得离不了手,可是孩子们都觉得这两小孩子太可爱了,会哭会笑,抢着给换尿片,洗澡,擦珍珠粉,

    顾行谨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很高,进来就发现放了好几个炭盆,玉郡用手轻轻的托起小婴儿脸颊上的肥肉,这才看见了被‘屏蔽’的细脖子,把珍珠粉轻轻的拍到小婴儿的脖子上,小婴儿还咧着小嘴,露出了粉色的牙床,无齿之徒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可爱极了。

    而杨峥也抱着另外一个小婴儿依样画葫芦,边上还围着杨毅他们看得目不转睛,唐宝倒是坐在一边喝黑鱼汤。

    “你回来了。”唐宝看见他忍不住笑:“顾总,以后多多指教啊!”

    杨毅他们这才看向顾行谨,打了个招呼后,又继续看两个吐泡泡的小婴儿,哪怕是知道顾行谨这是登记了保全公司和运输公司,也没这两孩子重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