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杨毅也已经24岁了。

    苏素他们在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旁敲侧击的提醒他,上大学了,你就可以谈对象了。

    但是他23岁大学毕业,又留校读研,因为对物理很感兴趣,专攻物理学。

    这下,每一次回家,家里十几口人,都催着他该结婚了。

    特别是他的弟弟杨峥,在大学毕业后,就在唐宝的支持下,搞起来了房地产。

    这挣钱如流水就别说了,还和顾玉郡谈了对象,去年就结婚了。

    顾少谨今年也谈了个对象。

    这下,大家都更是觉得杨毅和顾宁谨是‘剩男’了,几乎是每个人和他打电话,最后都会叮嘱他不要成为书呆子,别想在书里找到颜如玉。

    “学长,”俏丽明媚的姜茵在大学的树荫下和他相遇,对他甜甜一笑:“星期天有空?我爸喊你去我家吃午饭。”

    初秋的太阳暖融融的,洒落在她白皙的脸上,越发显得她唇红齿白,水汪汪的眼里都带着笑意,美丽极了。

    她的爸爸是物理学教授,对杨毅很重视,知道他在京都是一个人,经常让他去蹭饭。

    实际上姜建文一点也不想见到他,看见就觉得他会抢走自己的女儿。

    可是因为家里的老婆和女儿都喜欢他,自己只能妥协而已。

    姜太太知道他们只有兄弟两人,而他的品行确实不错,要不自己的老公第一个不答应,因此经常让女儿来喊他过去吃饭。

    她现在也算是他的师妹,杨毅笑着点头:“那我就打搅了,正好我有论文想请老师帮忙看看。”

    姜茵看着他白衬衫领口和袖口都旧的像是要磨破了,眼珠一转,笑着道:“那星期天早上八点学校门口见?”

    “这么早?”杨毅温声问:“是有什么事吗?”

    姜茵故作生气的道:“我要买东西,缺个替我拎东西,你是不是不愿意?”

    她是去年才认识他的,当时是炎热的夏天,她中暑了却没料到会那么严重,晚上想去打开水的时候就晕倒在开水房里。

    幸好杨毅也来打开水,就赶紧把她送到医院,等她醒来才知道这是姜教授的独生女儿,也就和姜家亲近起来。

    这几年,家里人的风头太盛,主要是唐宝觉得她自己在京都有仇家,让杨毅不要暴露,有事就去找宋家或者是东方家。

    因此在大家的眼里,杨毅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自己和弟弟是在亲戚家长大的,弟弟现在娶了老婆,挣点房产的辛苦钱,在穿的方面也不是很讲究。

    姜茵想给他买衣服,却又怕伤他的自尊,只能借着让他给自己拎东西的借口了。

    杨毅好脾气的笑了笑:“好啊,那我八点去学校门口等你。”

    他在家里不算是最聪慧的,最机敏的,可是因为对物理感兴趣,家里也不需要他养家,这才继续读研。

    现在研究生也是有工资的,他自己倒是不用向家里伸手要钱。

    不过,家里顾玉郡现在弄了服装厂,现在他的衣物都是家里给寄来了的,除了吃的他也真不缺钱。

    至于吃喝的,学校里的伙食也过的去,要是想打牙祭了,就去四季春饭店,那也是顾行谨有股份的。

    因此,他还真没什么花钱的机会。

    ……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京都是发展的最快的地方,外面的大马路四通八达,各种小轿车争奇斗艳,真是车水马龙。

    杨毅跟着姜茵来到大商场里的时候,见她穿着粉色的连衣裙,白色的中跟皮鞋,外面搭着件白色的小西装,手里拎着个粉色的包包,在她想试一条浅蓝色的厚呢子裙时候,就很体贴的替她拿着包在外面等着。

    虽然他没有女朋友,可是却陪着苏素,唐宝,还有顾玉郡她们逛过街,知道女人买衣服的恐怖,这耐心也早就练出来了。

    这个时候,外面又进来了对小情侣,外貌出众,却很黏糊的搂在一起,很是亲热的进来。

    女的描眉画眼,在店里看了看,就挑了几件衣服问:“我穿这几件会好看吗?”

    这个时候,换了浅蓝色裙子的姜茵走了出来,笑盈盈的问:“我穿这件好看吗?”

    她的皮肤白,很耐看的鹅蛋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段又很苗条,这浅蓝色的裙子让她肌肤越发白皙温柔。

    杨毅那声“好看”就被人抢先了。

    那个男青年惊喜的开口:“好看,茵茵你穿这真好看。”

    姜茵看见他们,忍不住皱眉,脸上更是一点笑意也没有了。

    “茵茵,这是你男朋友吗?”罗燕妮最怕的就是余世棠对她旧情难忘,赶紧跳出来搅局,假惺惺的夸:“你们看着真是郎才女貌。”

    余世棠的眼神就落在杨毅身上,高大俊朗,哪怕只是最简单的白衬衫和蓝色的休闲裤配着回力鞋,也难掩那一身的书卷气。

    他就瞪着杨毅很不满的皱眉:“小子,茵茵是我的女朋友,你给我离她远点。”

    姜茵没想到他这么过分,气的脸都红了,怒道:“你胡说。”

    余世棠家是影视公司,这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了的,不仅拍电视还拍电影,可以说是很有钱的。

    而且这影视公司里,别的不多,就是美女如云。

    他们原本是高中同学,余世棠那时候就很喜欢姜茵,上了大学就开始追她,追了一年,又有姜茵的朋友罗燕妮在其中撮合。两人才算是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姜茵不是因为余家有钱才答应的,她喜欢的就是他的温柔贴心,又能说会道。

    余世棠的亲妈倒也喜欢姜茵,知书达理有气质,她的爸妈又都是知识分子,两家大人都一起见过面,准备着要订婚了。

    可是这个时候,姜茵无意间发现自己的朋友罗燕妮和余世棠一起出现在宾馆,这就让她警惕起来,随后就发现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这下,姜茵自然是不愿罢休,提出了分手。

    余世棠却不愿意分手,还说自己和罗燕妮之间并没有什么,巴拉巴拉的解释了一大堆。

    而罗燕妮也说自己是清白的,一直劝着她大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