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茵唯一庆幸的是自己看清了他们,伤心的是被他们这样一闹,杨毅肯定是会觉得她不够好。

    也怕自己说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他却一口否认。

    “我是她的对象,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杨毅见姜茵气的小脸雪白的可怜模样,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很不舒服,他只愿看见她甜美的笑容。

    他这话一出,姜茵下意识的看着他,见他那满眼温柔的看着自己,原本白着的脸瞬间变红了。

    余世棠很愤怒的看着他,觉得他虽然高大挺拔,可是五官没自己俊俏,眼睛没自己的大,皮肤没自己白,穿着更是简单,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瞪着杨毅狠狠的道:“小子,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趁早给我离她远点,要不你后悔都来不及。”

    杨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就过去掏出皮夹,很有礼貌的问:“同志,我对象的裙子多少钱?”

    他觉得自己现在说了是姜茵的对象,就要做对象应该做的事情,幸好今儿出门的时候,他放了点钱在钱包里。

    营业员小姑娘有点羡慕的看了眼姜茵,觉得她的前后两任对象都很好,笑着道:“贰佰柒拾伍元!”

    这几年,华国发展的很快,比如营业员的工资已经从六十年代的叁拾元,到七十年代初的陆拾元,然后是壹佰元,到现在的叁佰元。

    而京都的好几个大商场,走的都是精品高端的路线,价格自然也是不低,一件衣服就能抵营业员一个月的工资了。

    姜茵有点担心他钱不够,虽然现在硕士生待遇好,可每个月也只有三四佰元的补助,看着他从皮夹里抽出三张百元的钱,这才放下心。

    营业员收了钱,又找了零钱,就有另一个营业员把姜茵试衣间里的衣服装好递给她,很有礼貌的道:“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杨毅神色自若的接过袋子,就招呼姜茵离开了。

    余世棠见他们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样子,心里更是气的要死,不甘心的追上去想拉住姜茵:“你是我的女朋友,不准你和他走!”

    杨毅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伸手拉住姜茵的手一用力,就让她在自己的另一边,顺势伸手钳制住他的手腕,小眼神很凌厉:“别逼我揍你。”

    余世棠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被他捏断了,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低下头,掩去阴狠的眼神。

    一直跟着他们的罗燕妮赶紧冲上去拍打杨毅,哭哭啼啼的道:“赶紧松开,不准你这样对他……”

    杨毅不想和他们纠缠下去,自己和姜茵离开。

    “对不起啊,我给你添麻烦了!”姜茵觉得今儿真是倒霉透顶,自己都不好意思见他,从包里掏出三百元钱递给他,很是歉疚的道:“谢谢你先前保护我!”

    杨毅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那你愿意做我的对象吗?”

    “你,你说什么?”姜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真的喜欢我吗?不是可怜我吗?”

    “你有什么好可怜的?”杨毅的嘴巴就像是抹了蜜一般:“你有父母的疼爱,自己又长的美丽,还这么聪明伶俐,要是你这样的女孩还可怜的话,这世界上还有不可怜的女孩吗?”

    他有点腼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再者我也很喜欢你的人,你的性子,还有喜欢看见你笑得模样,要是你不嫌弃我,就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好吗?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好吗?”

    姜茵听到他的话,瞬间心花怒放,伸手握住他的手,带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羞答答的应了一声:“好!”

    姜茵心细,觉得自己清清白白的,不能让他误会,就找了个咖啡馆,把自己和余世棠还有罗燕妮之间的往事说了一遍,免得他心里有疙瘩。

    现在这时候的研究生不多,因此待遇还不错。

    杨毅也分到了间单身宿舍,有二十平米左右,还有公用的厨房。

    姜茵很贴心,生怕和他出去约会,让他费钱,大都时候都是买了菜过来给他烧菜。

    当然,她自小娇生惯养,这厨艺还是跟着杨毅亲手教的。

    姜教授他们夫妻对杨毅也挺满意的,这小伙子性子好,处事有决断,就是他这条件差了点。

    也担心他家里人会有点拎不清,到时有事都找杨毅帮忙,这最后还不是自家跟着受累?

    而且他们是京都的户口,就算杨毅以后户口留在了京都,但在本地人眼里,他始终是外地人,要是买房的话,他家里人也要来住咋办?

    毕竟自家姑娘这条件是真不错,根本就不愁找不着对象。

    姜家父母在知道过年的时候,女儿要跟着杨毅回去过年见养父母,私下里叮嘱她要自尊自爱,也叮咛她要多长个心眼,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当然这也是因为姜家父母觉得杨毅这个小伙子很优秀,他就是足够优秀,才能让他们同意自家宝贝女儿跟着他回去。

    ……

    杨毅电话里也没确定自己要带女朋友回来过年,唐宝和顾行谨就带着儿女去了大西北,说是去看楼艳艳他们,其实是为着修炼遇到瓶颈的大白小白去找灵药。

    唐宝的空间虽然能种灵药,可是这前提是要有灵药种子啊?

    而顾玉郡的亲妈,这段时间老是来打搅女儿,就是想把女儿认回去,杨峥就干脆带着顾玉郡出国了。

    顾少谨早就想出国去溜达一圈了,一点也不在意自己是明晃晃的电灯泡,也跟着一起出国了。

    而顾宁谨早几年读的就是军校,现在还在部队里,也没有空回来过年。

    唐明远虽然很舍不得苏糖和顾晟这两个小的,可是又很喜欢和老婆两个人清清静静的过个年,干脆去了老家陈联大队。

    因此,姜茵第一次来到乡下,看到了活生生的鸡飞狗跳,牛羊散步的情景。

    特别是因为有村里人端着碗,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姜茵一不小心踩到了狗屎,觉得自己快哭了。

    自己这样狼狈?等下怎么好意思去见长辈?